«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11月9日

藝文評論 佛琳

16年之變

放大圖片
2000年10月18日,我曾在《信報》評論潘惠森編劇、蔡錫昌導演、眾劇團的創團作《親愛的,胡雪巖》。那年頭,潘氏的創作劇「昆蟲系列」以荒誕見稱,於是我在《信報》撰文「既以特定故事作為藍本,潘惠森是次當然並不能天馬行空,在現實與超現實之間任意馳騁。不過,《親》劇仍有潘氏的慣性筆觸和意象描寫,其中分場『黑洞』和『雪溶』,更是上下半場之間,既具前後呼應,也有破格變奏效用的寫法,令《親》劇在敍事之餘,仍保留潘氏的個人風格。」 16年後,香港話劇團將《親》劇重新搬上大會堂劇院舞台,劇本所述100多年前清裝人物的故事,與現代世界的人與事竟仍有所關聯:「做百姓難,做中國的百姓更加難。」展現了劇本跨越時空的獨 ...

(節錄)全文共1091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