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10月27日

藝文評論 鄧蘭

少了遊牧民族色彩

放大圖片
早前看了第30屆澳門國際音樂節的「馬頭琴的詠唱」與「悅樂四海」之大師薈萃音樂會。前者由蒙古國馬頭琴大樂團演出,後者之演出者來自澳門中樂團、廣東民樂團、台北青年國樂團及香港樂樂國樂團。「悅樂四海」集澳中港台音樂家演奏4地作曲家的作品,新舊兼備。來自大漠的馬頭琴演出更是中原樂韻以外的一種極富民族色彩的音樂。不過在人類文化的進程中難免邁向現代化的演出模式,原始的馬頭琴音調相對減少,樂團在有指揮下選演的樂曲展現的大漠風情並不強烈。 節目中有不少全樂隊演奏的曲目,加入不少中樂器樂,在擴音下更像民樂模式的演出。新編作品多為現代色彩較強之作,馬頭琴的獨特音色在全樂隊之中並不特出,也幾乎不再是主角。大合奏的樂 ...

(節錄)全文共106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