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9月20日

藝文評論 梁慧珍

世代鴻溝千秋萬載

放大圖片
Noise是我在德國杜塞爾多夫前衞劇場藝術節中,給我很多省思的演出。那8名少年在Noise內使我明白,不論在香港或在歐洲,新舊世代的爭論有其必然性。 在香港看演出,我已經領教過「企足」全場和跟着劇情徒步走的滋味,當我知道Noise也是沒有座位時,心想又來這套!不過,這走與那走卻大有分別。 挑戰成人能耐 當進入偌大的劇場裏,空無一物,觀眾面面相覷,我倒意識到自己的希冀。未幾,演出者那股碰碰撞撞的「蠻勁」,撕破喉嚨的叫囂與震耳捶心的音樂,不就是當下少年時刻處於好奇、困惑、苦悶的狀況嗎?幹嗎場內周遭的長輩/成年人大多是皺眉和搖頭? 劇場內的觀眾,忙於吸收,忙於關注刻下發生的一切,包括視像/覺、文字、 ...

(節錄)全文共94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