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7月30日

醫三百 區聞海

人在鐘擺時代

放大圖片
新書《醫院筆記:時代與人》面世讓我得到一些認真的讀者。久違的長者李先生從加拿大電郵來尋書。他與昔日廣州嶺南大學有淵源,我告訴他此書恰巧也有篇幅略述上一世紀三十年代至四十年代,廣州嶺南大學與香港嶺南大學的歷史連結。 另有3位讀者細閱之下,發現5個校對上的錯漏,有些是誤植,有些書寫筆誤。此書的校對其實已做得很小心,百密還有一疏。有記者來訪問時,閒談中提到醫療事故,我以此作為比喻,有些醫療事故並非因粗心大意所致,與密密麻麻的工作模式有關。 蛟龍潛藏 上星期更高興收到一位不認識的澳門老讀者小字來函,讀之令我嘆服:民間多有潛龍在。有些時代,社會表面上看似缺乏才識之士,其實也許只是時代的問題,蛟龍潛藏了。 ...

(節錄)全文共83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