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6月28日

女播天下 李家文

最放不下的人

沒有想過這麼突然,上月好友才抽空陪她媽媽外遊散心,在社交網站看到的相片,60來歲的Aunt清減了不少,依然明艷照人。周日手機傳來好友的短訊,一時間呆住,生命無常、生命只須好不須長,腦間還有很多句安慰說話,只是,對着最熟悉的親友,一切盡在不言中。上次獨自處理伯父的後事,由認領遺體、到他家執拾遺物,與房署、警方跟進餘下安排,每格畫面,難以忘懷,當時深信某一天,身邊有深交面對白事,最需要的該是有個冷靜的伴兒在旁支持,隨時遞上紙巾,借出手臂與肩膊,讓傷心者有個依偎就可以了。不必裝堅強,流淚也是表達情感的方法,只是不同人面對悲傷,如何抒發出來、何時到哪個創傷階段根本不由自主。 曾經,在喪禮上,友人提到: ...

(節錄)全文共100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