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6月7日

專業為公 郭榮鏗

六四晚上 我到了維園

放大圖片
當一些理所當然的事情受到質疑的時候,通常有兩個原因:社會背景轉變了,或人的思維改變了;所以,當近年有年輕人質疑為什麼還要悼念六四時,或許也是一個讓我們反思悼念六四的機會。 有年輕人說,香港的民主進程和前途問題,與中國大陸無關。一方面他們認為自己不是中國人,二來他們認為他們沒有責任,也沒有能力「建設民主中國」。 認為自己屬於什麼人、自問自己有無責任或能力去做一些事,是很主觀的,難以質疑,也不必勉強;可是,若然認為香港的民主進程和前途問題與中國無關,則是屬於客觀事實的問題,須作探討。 「雙查方案」成主流方案 近日翻看《基本法》草擬的歷史,讀到第45和第68條,即有關行政長官和立法會產生辦法的條文演 ...

(節錄)全文共105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