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5月19日

鈴感日記 金鈴

誰最重要?

這天早上,當我在手術房幫忙同事打點好一個常規腦科手術的開始,我便把握20分鐘空檔,打算在護士長室完成每月購貨報表。這時,一個已經接受了6年訓練的醫生,從另一急症手術房,直奔而來。 她一進門,就問我可否給她幾分鐘。我見她神情有異,放下手上的大堆文件,問她發生什麼事。原來,她剛剛被老闆責備。大部分人聽見這句,可能都會嗤之以鼻,心想:被老闆罵,是人工「包」的。也許這時候,一句「返工係咁㗎啦」就可以打發她走。 但,我見她快哭出來的樣子,望一眼打開了熒幕上的Excel報表,千萬不願意地暫存檔案,問她究竟。聽她說了十多分鐘有關處理一個病人的方式,說到底,她並非怪責老闆,而是擔心,之後有理說不清,更被其他同 ...

(節錄)全文共54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