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4月29日

教育評論 程介明

應試文化何時了?

放大圖片
在香港,很容易聽到家長埋怨孩子功課太多,考試壓力太重。這也許是筆者稱的「筷子文化」(華、韓、日、越)社會共通的特點。人們在不滿考試壓力的同時,卻又無可奈何地(甚至有意識地)努力參與公開考試的競爭。假如考試壓力是一樣負面的東西,如何減少甚至消除考試壓力呢?怪誰?怪考試?怪教師?怪家長?怪大學收生?好像還沒有一個社會有一個有效的答案。香港也一樣,年年抱怨,年年如是。真的就無法突破? 在中國內地,詬病「應試教育」,少說也有30年了,幾乎是一開始開放改革、恢復高考,就開始了。在內地,相對於「應試教育」,是「素質教育」。提倡素質教育經年,但是實際上,往往是「轟轟烈烈素質教育,扎扎實實應試教育」。 ...

(節錄)全文共240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