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4月26日

林行止專欄 林行止

政壇新血為流血? 京港行走幹什麼?

放大圖片
一、 回歸未足二十年,那時年方十八九,現在極其量亦不過二三十出頭的年輕人,三二成群組黨,搶攻政壇,想在各級議會,取得席位。看他們的政見,既有推動連同港人自決選項的二○四七公投,復有與大陸劃分界線的本土主張,連獨立於中華人民共和國的考慮,亦毫無忌憚地寫進工作綱領,那是不知死活、糊塗大膽?還是清醒高昂的意志?真把年長比較世故亦對中共有深刻認識的好幾輩香港人,看得昏頭轉向、瞠目結舌。一方面嫌他們少不更事,說他們不會獲得大多數港人的支持;一方面卻憂慮後生可畏,過火言行會累己誤前程外,還將禍及全港,使「香港居」從「可以居」、「不易居」,淪為「不宜居」、「不可居」! 「香港眾志」是其中一個周前成立的新政黨 ...

(節錄)全文共250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