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3月19日

何漢權

學童自殺 傳媒有責

大、中、小學學界的持份者少說過百萬,對這百萬群眾來說,這個3月是灰色的憂心、是紅色的恐懼。20多名的青少年是生無可戀、是直覺死亡恐懼遠大於生存的恐懼,排隊採取自殺方式,結束短暫的人生之旅。死者已矣、死者為大,任何自殺的「新聞」,總不能、不會、不應該再責怪自殺的人,但新聞故事總有多角度的敍述,青春生前死後都有價,只要故事能矚目、能引人入勝、有賣點、有受眾,橋段不怕舊,社會能夠接受,頭版報道,再加圖文並茂都可創造出新聞價值。 從嚴謹的學術研究立場看,青少年自殺的原因當是錯綜複雜。每輪自殺風潮暴起,各媒體新聞與評論版自有多種原因的分析、總結和建議。日光之下難有新事,學校、家庭與社會教育失效,再加上朋 ...

(節錄)全文共161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