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3月14日

建築思話 鄭炳鴻

白做園記 枯土再生

放大圖片
農曆年正月初六,與北京藝術家宋冬先生在北角油街的「白做園」上,一同拾起種子,往空中撒去, 祈求落在泥土上,藉春風化雨,讓大地再生。本是農村傳統,在立春時分覆土復耕,但種子落在城市中的混凝土上,叫人「不做白不做、做了也白做」。不禁令人反思,我們是否也正如這句說話一樣,在做着白做的事和物呢?藝術家卻叮囑我們「白做也得做」。 這種無可奈何的虛無感正泛淹着我城的日常生活,或許我們不斷努力建設的城市,正漸漸成為失去意義的枯土,即使種子撒落地上,也難遇生機,何況開花結果。那麼我們一直嚮往高樓聳立、萬家燈火的繁華景象豈非海市蜃樓,南柯一夢嗎?那究竟我們的城市是為了市民而建設抑或為了「發展」而白做一場呢? 在 ...

(節錄)全文共145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