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2月20日

周伯展

楊岳橋緣何助暴亂被捕者

年初一的旺角暴亂,令每一個人愛香港的人都感到傷感痛心;事後部分政客為暴徒開脫的歪理悖論,則令每個明事理的人都感到憤怒難平。 今次的暴亂,可以說是個別政客鼓吹助長及社會各界姑息的必然結果。打從2008年10月激進派議員黃毓民在莊嚴的議事堂內向時任特首曾蔭權掟蕉開始,暴力便逐漸在議會內外蔓延,且不知由何時開始竟然合理化、常態化。 議會內,掟雞蛋、掟饅頭、掟道具、掟水樽……到後來的掟玻璃杯,都未有受到全港各界齊心嚴辭責難,即使引起一片譴責之聲,最後也還是不了了之;議會外,上街遊行時的粗暴辱罵已屬小兒科,到了前年佔領中環行動爆發,連串的衝擊、違法堵路等,竟然仍有一些人覺得沒有什麼大不了。 「是其是」固 ...

(節錄)全文共126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