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2月17日

紙上聲色 安娜

殺人者走進議會

放大圖片
「暴力,天地不容」──真的是這樣?在那些較單純的日子裏,我們尚且可將暴力與惡/罪行直接等同,並把它看成和平/正義的對立面。但當世道日趨複雜,時局動盪,我們就再不能對暴力/和平這個二元對立背後的權力關係視而不見,又或者把「非暴力」當作是一種絕對、永恒不變的價值來擁抱。所以在旺角騷動後馬上就有人質問為什麼孫中山、毛澤東的武裝起義不是該譴責的暴力?為什麼我們可以容許議會與制度內不見血地扭曲公義,但不能容許街頭上的短兵相接?也有人借馬丁路德金的說話來提醒我們,「騷亂是被忽視者的語言」。 在暴力與文明的議題上,尊福有一部傑作《雙虎屠龍》(The Man who Shot Liberty Valance, ...

(節錄)全文共1292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