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6年2月6日

麗都美識 陳頌紅

年夜飯

每次聽到朋友說,要回家做冬、要吃年夜飯,就有點羨慕。當阿姨還未回加拿大,當伴侶的爸爸尚健在,還有做節這回事。這幾年,做冬也好、吃年夜飯也好,就只有我和伴侶二人。 記得小時候,年夜飯是一件大事。雖然祖父母早已離世,外公外婆又不准出嫁女兒在大節正日回娘家,說不吉利,所以我們也不過是一家四口做節,但媽媽依然會一早起來準備:燉冬菇雞湯,煮紅燒鯉魚,炆海參和蠔豉髮菜,還會自己揉麵粉,用攪拌器自製芝麻餡料包湯圓。到吃飯的時候,桌上還有一個中間有煙囪的金色涮涮鍋,一直煮着菜、豆腐和豬肉片。 印象中,小時候的農曆年很冷。我們住的公屋單位,有一個露台。本來關上露台的門,還可以擋風。但因為門後掛滿雜物,加上媽媽嫌 ...

(節錄)全文共677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