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12月1日

花都拈花 高潔

答香港電台問

《信報》這個小專欄,寫了大約13年,讀者神交已久。你們聽到我的聲音,也許還是第一次——11月中旬某天「香港電台」國際新聞中…… 那日突然接到陌生廣東話女聲電話,要我講講這次巴黎恐襲的輿論與朝野反應。噫,法國歐洲時事通訊,乃是我本行。惜乎不彈此調久矣;哪裏輪得到我在沈旭暉世姪(他媽是我老同事)面前,月旦國策,臧否人物?電台小妺妺,倒甚誠懇:「我很辛苦才通過鄧達智找到你的電話!」 實際上,我只能反映某一政治傾向的觀點。天天聽到極左、極右、溫和中右翼、魚子醬左派輿論。「滿紙荒唐言」:要不鼓吹「零移民」;要不泣涕陳詞,呼籲收容全宇宙難民,好像法國有挖之不盡的金山銀山。喂,你為什麼一開口就談真假移民?香 ...

(節錄)全文共70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