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10月20日

康和健 顧小培

〈鹿鳴〉這首詩

屠呦呦因青蒿素而得諾貝爾獎,可說是異數。我稱之為「異數」,可不是說她靠的只是運氣,而是指其中像是冥冥中有天意;「天意」見於她的名字,有「一語成讖」的味道。她名「呦呦」,那是形容鹿的叫聲,出處顯然來自《詩經》。原詩三段,每段起首一句都是「呦呦鹿鳴」,第二句則有分歧,曰「食野之苹」、「食野之蒿」、「食野之芩」。湊巧的是,「食野之蒿」竟然與她得獎題目青蒿素的「蒿」字吻合。 我愛翻書。那有別於「讀書」。所謂「翻」書,只是在興之所至時,把一本書隨意翻開來看;不求嚴肅學習,只取其中之趣。《詩經》是我間中翻看書本之一。因為其中用的都是古人之詞,不易理解,所以買了多本有註釋及白話文對照的,以便參考比較。 早陣 ...

(節錄)全文共758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