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8月21日

教育評論 程介明

不考不教?不考不學?

放大圖片
上周談到公開考試的牽引作用。考試的方式,可以造成教學不必要的負擔(例如「通識」);考試的體系,也可以深入影響學校的學習生活(例如校本評核,已經作了改變);也有一些領域,考試可以影響教學的整體。 最顯著的例子就是中文學習。DSE(中學教育文憑)2012年實施開始幾年,輿論形容中文卷是「重災區」。原因是全港的及格率低。教師普遍的反應是不知道如何教學生答卷。深究下去,是因為中文的考試,着重學生的語文能力,不再設規定的範文,雖然在網上也提供了大量的範文(500篇),教師反而覺得「沒把握」。在種種輿論壓力之下,也由於一些學者的力主,於是在課程大綱加進了12篇文言文作為範文(2017年開始)。 這裏面其實 ...

(節錄)全文共240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