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7月22日

獅子山學會 徐尉珊

Uber,我等你

放大圖片
作為一名樹仁大學的學生,每天上學下課,總會經過繁忙時段永遠擠塞得水泄不通的銅鑼灣百德新街;在恒隆中心前的路口,紅綠燈前有幾十米長的「樽頸位」,左邊是專線小巴站,右邊是的士站,中間只剩下兩條狹窄的行車路供其他車輛行駛。無論是的士或小巴,上客後司機都要「插隊」出中間兩條行車線;如是者,一道本來有四條行車線的路,每次綠燈只容許十數輛車通過,路面擠塞在所難免。 專線小巴無可奈何地有其固定的車站和行車路線,佔據一條行車線有其道理。但為什麼連的士也要有的士站?的士這種交通工具,本來應該是可以在路邊截得到、點對點的交通工具吧。不過,讓的士司機整天在路面上兜,漫無目的地希望遇上截車的乘客,就更加浪費珍貴的路面 ...

(節錄)全文共160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