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6月25日

閱讀生活 張灼祥

招牌菜

星期六晚上九時半在藝穗會看過表演走出來,范說很久(該有十多年了)沒有去那間名店吃招牌菜了,剛好路過,「吃消夜」,看看十多年前吃得滋味的一頓,是不是真的(我們都同意,記憶不可靠,當年的好,如今不一定是好)。 進得酒家門,有近二十名顧客拿着字條在等候叫號入座,問樓面職員,要等多久,職員說:半個小時就可以了。 有食客說已等了一個小時,八時半到來吃晚飯。「你們香港人愛說八時入席,九時才有得食,原來真有其事。」說的是普通話,一眾等吃的,也是講普通話。其中一對年輕男女說剛到過蘭桂坊,站在街頭喝了兩杯啤酒,然後過來這酒家吃廣東菜。 酒家已不是原來的模樣,十年前哪會有那麼多人等着吃第二輪、第三輪晚飯的呢。酒家 ...

(節錄)全文共509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