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6月18日

閱讀生活 張灼祥

潮退

「原來一離開了屬於自己的圈子,就什麼都不是的了。」鄧如是說。 鄧說的不是感慨之言。只是說出他的感覺來。這等道理,誰都明白,只是親身經歷了,那感受才見實在而已。 這幾年,見過幾位算是認識的朋友。有主動提前退休的(他們的心理狀態比較好,因為主動權在自己手裏,走得自在,退隱後,絕足以前工作地方,與相關人士不再來往。亦有遠走他鄉的,移民去了。他們一走了之,別人怎樣看他,不重要了)。有夠鐘才走的(他們多少有點捨不得,在歡送晚宴上,一眾昔日工作夥伴竟沒有半點不捨之情,讓他們明白:你走了,他們才高興,多了晉升機會,新人事,新作風,舊的不走,新的不來)。 「其實,不管是怎樣離開工作崗位,走了就是走了,應該是揮 ...

(節錄)全文共57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