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6月9日

閱讀生活 張灼祥

雨,從天而降的雨,委實下得太大了,巡場說你們還是到小賣亭坐坐,待會要封場,打球的人都會湧至,我們只能在球車上避雨了。 聽從巡場指示,把球車駛至小賣亭,已有人滿之患了。球車只能停在露天球道,我們走進亭內,只能站着等雨停了。 「噢,你也來打球,很久不見了,近況可好。」過來打招呼的球手該有好幾年沒見。幾年前曾一起打過一場慈善盃賽,那位球手那天說了不止一次:「你我都喜歡打球,日後該在球場多見面,一起打球。」 幾年過去,他並沒有約我打球,我卻是不想找他,說「得閒打球」的是他,不是我。那一次同場作賽以他的球技,名列三甲(已經按照他呈上的差點計算)機會不大。他在場上再三強調:「這一球開得不好,再來一次。」在 ...

(節錄)全文共576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