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6月6日

閱讀生活 張灼祥

台上台下

李就是有此能耐,人一走上台上,開咪,台下的嘉賓就會靜下來,是想聽聽,她要說些什麼。 「一咪在手,射燈照着我,我就變成另一個人,說那是一場騷,而不是在做司儀,那可是我在台上的心態。做司儀,一板一眼,依書直說,nothing more,nothing less。交足功課,就可以了,這樣做,太沒個性了,台下嘉賓,可聽可不聽,知道你說的皆是擬定好的台辭,沒新意可言。做騷,卻不同了,你要給坐在台下的『觀眾』一點驚喜,但又不可以過分,不能喧賓奪主,畢竟,我做的是大會司儀,不是開個人棟篤笑的騷。」 李是出色的司儀,她一站在台上,很有個人魅力,很能壓場。「還有,做司儀,不能虛假,不能吹捧主禮嘉賓,要是那是一場 ...

(節錄)全文共570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