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5月2日

閱讀生活 張灼祥

真有「話不投機半句多」這回事的。 這個晚上,主人家請客,請的都是同門師兄弟,按理來自同一個成長之地(我們稱之為奧林匹克山),在那裏度過我們的鎏金歲月。雖然多年不見,甚至當年在山上也沒見過,即使見過,也沒有談過話。硬要拉上點關係,從何說起。 主人家好客、健談,對出席飯局的人,皆一視同仁。話題一個接一個,俱是由他引申出來。其實只是一個熱門話題,已可讓席上諸君談個不亦樂乎。想擦出火花來,更是易過借火(如今借火比較困難,大家都不抽煙)。 這樣的悶局不常有,席上食物皆屬超水準之作,一眾赴會者亦是獨當一面人物,某方面的專家。只是大家沒興趣高談闊論,不想發表意見。當主人家停下來,不說話了,大家竟然無話可說。 ...

(節錄)全文共56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