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返回前頁列印

2015年4月3日

國際隨緣家書 沈旭暉

經歷李光耀葬禮 — 另一種雨傘運動?

放大圖片
上周到了新加坡,為了感受李光耀的國葬,也去了排隊到國會瞻仰遺容。我從來認為,他是我們在香港讀國際關係的偶像。 新加坡朋友一早警告,排隊時間可能很長。有一位在國葬前一日排了十個小時,到了天明還進不了去,被告知「起碼要多排八小時」,惟有回去上班。到了我那天,相對還好,「只」需要四個小時而已。 不少新加坡人形容,那數天的經驗十分「surreal」。新加坡人與香港人差不多,一向以務實、不對公眾人物流露感情、大小事務都愛投訴、乃至自我中心著稱,雖然存在國民教育,但連政府也沒有想過,會有數十萬人這樣排隊道別一個政治老人。政府中人私下笑說,要是李光耀還在,見到這條長龍,應已勃然大怒說:「排什麼隊?不用上班? ...

(節錄)全文共1045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