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7月26日

程翔

中共出兵香港不太可能

中國國防部發言人吳謙在7月24日舉行的《新時代的中國國防》白皮書發布會上表示,中共密切關注香港形勢發展,特別是7月21日發生的示威遊行及暴力事件,以及激進分子衝擊中聯辦的事件。吳謙說,部分激進示威者的行為挑戰中央政府權威,觸碰「一國兩制」原則底線,是絕對不能容忍的,「東方之珠」不容玷污。 至於「如何處理」,他表示,關於具體問題,在駐軍法的第三章第十四條有明確規定。他此語一出,馬上引起本港各界人士的關注,有人認為這是國防部第一次就出兵香港問題作出宣示,擔心這是否意味着中共將出兵鎮壓香港的反政府示威活動。

對此筆者想提出兩點看法:第一,對吳謙此言不必太過在意,它屬於宣示立場性質而不是實質部署;第二,對香港在中國全國整體格局中,儘管經濟體積比例日漸減少,但很多功能仍然是中國其他城市在未來三十年都無法取替的,因此中共不會輕率地出兵來摧毀香港,我們要對自己有這個自信。現詳釋如下。

關於第一點,吳謙的發言,僅僅是回應香港記者的提問,剛剛發表的《新時代的中國國防》白皮書,沒有一隻字提及香港,所以不表示現階段中共會改變香港的狀態。事實上他所說的出兵的可能性,早在30多年前制定《基本法》時已經預設在內。當年中英談判時,鄧小平堅持要在香港駐軍,就是不排除他日有需要出兵的時候。所以制定《基本法》時就已經預設了這個出兵的機制,例如《基本法》第十四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在必要時,可向中央人民政府請求駐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駐軍人員除須遵守全國性的法律外,還須遵守香港特別行政區的法律」;此外,第十八條規定,全國人民代表大會常務委員會決定宣布戰爭狀態或因香港特別行政區內發生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不能控制的危及國家統一或安全的動亂而決定香港特別行政區進入緊急狀態,中央人民政府可發布命令將有關全國性法律在香港特別行政區實施。萬一香港進入緊急狀態需要戒嚴時,當然也就可能出兵了。

在《基本法》這些規定下,中共制定了《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駐軍法》,該法第三章第十四條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根據香港特別行政區基本法的規定,在必要時可以向中央人民政府請求香港駐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請求經中央人民政府批准後,香港駐軍根據中央軍事委員會的命令派出部隊執行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的任務,任務完成後即返回駐地。香港駐軍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時,在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安排下,由香港駐軍最高指揮官或者其授權的軍官實施指揮。香港駐軍人員在協助維持社會治安和救助災害時,行使香港特別行政區法律規定的權力。

吳謙引述的就是《駐軍法》這一條,而沒有其他新意,所以筆者認為,他只是陳述一個既定政策而已,我們沒有必要太過緊張。

在這個是否出兵的問題上,反而更值得注意的是7月9日中國解放軍駐港部隊司令員陳道祥少將邀請美國國防部印太安全事務首席副助理部長海大衛(David Helvey)訪問中國駐港部隊總部,並向他主動表示,解放軍不會違反長期以來不干涉香港事務的原則。根據路透的獨家報道,「陳道祥少將從一開始就明確表示,解放軍不會違反長期以來不干涉香港事務的原則。」路透引述消息來源說,「令人吃驚的是,陳道祥主動提出這個問題。在這個敏感的時刻,這是一個明確的訊號」。美國國防部一位不願透露姓名的官員證實了陳道祥和海大衛的會晤。這位國防部官員說:「陳將軍在上個星期的會晤中的確提到這一點」。這個明確的訊息,應該是直接來自中央軍委(因為一個少將級的軍官無權向外發布涉及重要軍事決策的訊息),這個訊息應該比吳謙泛泛而談的原則性講話更有信服力。

除了駐軍司令陳道祥少將這個非常明確直接的軍事性質的宣示外,還有間接的政治性質的暗示,7月22日《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在個人社交媒體微博呼籲當局要冷靜處理。眾所周知,胡錫進經常反映了中共高層強硬派的態度,他提及解放軍駐港部隊介入的三大前提:一是香港出現對「愛國力量」的大清洗,香港「倒向」美國,真要變成美國遏制中國的橋頭堡;二是香港因為嚴重政治動盪出現人道主義災難,譬如不同派系相互大規模仇殺,城市陷入完全無政府狀態,出現民不聊生;三是極端分子搞武裝暴亂,極端分子控制香港中樞機構,建立事實上的政權。換言之,他不認為香港已經出現了這些出兵的前提條件。他這番分析,事實上反映了黨內高層極左派也不贊同出兵的看法。

與此同時,有一則小新聞不為大眾所關注的是中國解放軍陸軍第74集團軍某旅在湛江某海訓場模擬了一場突發暴力恐怖事件的處置演練。此消息最早在「鋼鐵先鋒號」的微博上發表,並引述軍事評論家、退役上校岳剛分析,指出這次演習顯示,如果香港情況升級,大陸當局在必要時或會調動解放軍進入香港,完成所謂「維持治安」的任務。這條消息發表後不久就被刪除了,很明顯當局雖然在做「兩手準備」,但現階段無意實施,所以不能發表引起外界擔憂。

綜合上述動態,筆者認為不必要因吳謙的話而過分憂慮。

關於第二點,大家知道,中共一旦出兵香港,就等於宣布「一國兩制」壽終正寢。有很多論者認為由於香港對中國來說其重要性已經愈來愈低,所以即使出兵終結「一國兩制」摧毀香港,對中國損失不大,因此中共不會「姑息」香港。對這個論述,筆者認為是欠缺對香港價值的認識。篇幅關係筆者無法在此詳細論述,姑且列舉幾點以資說明:

一,在人民幣尚未能自由兌換之前,中共保有香港(因此保留港元與美元的聯繫),就等於有一個可以自由兌換的人民幣,這對中國經濟來說是十分重要的。

二,在中共的經濟體制未有進一步朝市場化方向發展前(這是它當年加入WTO時的承諾),它仍然面臨各國關稅的限制,而香港仍然會是它繞過貿易制裁的重要通道。

三,在中共仍然是處於西方政治體系的對立面時,它仍然面對西方對高科技的禁運,而香港不受這種禁運,所以香港仍然是它取得西方高科技的重要的途徑。

四,在中共的外交工作仍然立足於與西方對抗的情況下,香港仍然是中共對國際協議實行陽奉陰違的渠道,例如中共可以表面上執行聯合國對朝鮮、伊朗的制裁,但暗地裹卻通過香港繼續與這些受制裁的國家通商往來,這些事實都曾經在過去被揭露過。

五,在中共內部各派系林立的情況下,各派系在香港均有他們各自的利益。因此保持香港的現狀可以說是各派系之間的共同利益所在,在「反送中」一役,很多太子黨在幕後出錢刊登「反送中」廣告,即是明證。太子黨的共同利益所在,可以約束一些極端魯莽的行為,上文引述即使是政治上代表「極左」派的胡錫進,在出兵香港問題上也呼籲要審慎,就是這個原因。香港不期然成為一個太子黨可以互相和平相處共同維護此地區原制度不變,確是一個意想不到的發展,她之所以能夠做到這點,恰恰就是她是一個自由、開放、崇尚法治、各方都能公平競爭的地方。

基於這五點,筆者認為香港仍然是中國未來三十年無可代替的一個城市,對此我們應該有充分的信心和底氣去爭取《基本法》承諾給我們的各項政治權利。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