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2019年7月11日

程翔

習近平應該果斷「揮淚斬馬謖」了!

林鄭月娥從7月1日露面後又神隱一周,昨天(7月9日)再見記者,承認這次修例「完全失敗」,原因是工作做得不好、對社會脈搏掌握不足、對民意未能完全掌握。她說,現在已經徹底停止修例工作:「今天我在此再次清晰地講明,《逃犯條例》的修訂工作,甚至這條條例草案已經壽終正寢。」她隨後用英文說,「The bill is dead」(法案已死)。雖然如此,她對於「反送中」民眾提出五項訴求卻無一答應。

林鄭為什麼可以宣布修訂條例「死亡」,卻就是不肯順應群眾的要求之一用「撤回」的字眼,更遑論答應其他四項訴求,筆者下文將有分析,現在先看看她昨天的回應會產生什麼影響。

第一,群眾反抗不會停止。從昨天虛擬世界的線民反應看,大家是不會接受她的所謂「管治新風格」,也不會相信她有治港新思維,更不相信她有誠意。因為她連前終審法院大法官李國能提出的成立獨立委員會(這正是群眾五大訴求之一)仍然拒絕,仍然堅持由警監會來做的辦法最好。她的這種態度,我們在過去條例諮詢的過程中已經非常熟悉,這樣怎教人對她的「誠意」有信心呢?現在港九各區都在策劃它們當區的遊行活動,各區都在建設他們的「連儂牆」,足見林鄭昨天的講話毫無平息民憤的作用。

第二,她無法避免建制派的分裂。由於她遲遲不肯回應市民的要求,已經造成建制派內部嚴重分裂。建制派的分裂,從麥美娟對林鄭爆粗開始,到昨天(7月9日)《東方日報》以前所未有的強烈措詞狠批民建聯,其實,狠批民建聯,實際就是狠批中聯辦,因為民建聯的一舉一動都是聽命於中聯辦。此外,自由黨田北俊等四位榮譽主席也聯名去信該黨主席張宇人要求他請辭行政會議成員一職,因為他在6月9日百萬人示威後仍然盲撐政府,因此實際上是做了「幫兇」。一向反對向群眾讓步的葉劉淑儀,也撇清自己的責任(她聲稱自己在行會裏的角色只是顧問性質)。建制派分崩離析已經十分明顯。

第三,林鄭一手造成的問題已經開始延燒到習近平。在7月7日九龍廣東道、彌敦道遊行中,有人已經打出「暴君維尼熊、帥眾妖害人」(維尼熊以漫畫顯示)以及「中港群眾 團結鬥爭 打倒習帝」。由於這地區是大陸遊客必到的地方,所以香港遊行的訊息會很容易被大陸群眾接收到。林鄭一手掀起的怒火已經開始燒向習近平。

為什麼林鄭擁有「不下台」的優勢,有不答應群眾訴求的能耐呢?筆者相信這不是林鄭的個人強悍或者戀棧權力,而是北京當局不容許她辭職,至少不會在當前風頭火勢的時候讓她辭職。原因何在?我覺得有習近平個人面子的問題,也有因為中共從一開始就錯誤定性這次事件,才出現盲撐的問題。

先說習近平個人面子問題。當初是習近平本人欽點林鄭出任特首的。當時符合資格出來競選的有曾俊華和胡國興。競選活動才剛剛開始,北京就放話說中央只支持林鄭一個人。即使其他人當選,中央也不會任命。這固然是一個北京操控香港特首選舉的典型個案,但同時也證明林鄭是習近平欽點的。那麼現在林鄭犯了這麼嚴重的錯誤,首先丟臉的是習近平,所以,要林鄭馬上下台,就等於狠狠地刮習近平一巴,所以習近平絕對不會答應現在就讓林鄭下台。

除了習近平個人面子外,還因為政策的誤判。中共對整個反送中運動出現的原因、如何定性等出現嚴重的誤判,為什麼說中共對整個反送中運動的原因及其定性等出現嚴重的誤判從而得出錯誤的政策呢?

自從2003年香港出現反《基本法》23條立法的50萬人示威遊行後,北京派了各路人馬來香港做調研,從軍隊、安全部、公安部、宣傳部、統戰部、組織部,甚至政治局常委私人都派自己親信及聯絡員來港做調查研究,規模之大、涉及部門之多,蔚為大觀,所以當年中共黨內戲稱之為「全黨辦香港」。筆者曾經協助這些來港做調研的人士聯絡他們想見面的人和想了解的事,所以他們也樂意與我分享他們的調研所得和準備向上滙報的心得和見解。當然,這些都是他們正式形成報告之前,一旦提交報告後,就成為「國家秘密」而不得與人分享。

從交談中,我發覺大多數來港調研者準備呈交的報告都帶有很多固化的「定型觀念」(Stereotype)甚至可以看為「成見」。這些成見舉其犖犖大者包括以下幾點:

一,香港人長期在殖民地下生活,缺乏國家意識、觀念和認同,因此必須推動國民教育、培育國民意識。

二,回歸後因為主張「河水不犯井水」,沒有及時對香港進行「去殖民化」改造,以致出現「只有主權回歸,沒有治權回歸」、只有「法律上的回歸,沒有政治上的回歸」、「只有名義上的回歸,沒有真正的人心回歸」等一系列亂象。

三,北京和香港的反對派出現一個「爭奪管治權」的鬥爭。例如這次反送中事件,香港市民有五大要求,其中之一是「撤回」,但林鄭只答應「暫緩」。她和很多官員表示無限期的暫緩就實際上等於撤回,但就是堅決不用反對派的字眼。她叫反對派不要咬文嚼字,但事實上最頑固堅持咬文嚼字的是她。為什麼會這樣呢?在北京看來,話語權不可放棄,否則就等於是向反對派讓步,等於是被反對派搶奪了治權。話語權之爭尚且寸步不讓,更何況其他四大訴求。

四,一旦香港的管治權落入反對派手上,他們就會借香港顛覆中國,使香港成為西方對中國進行「顏色革命」的基地,直接威脅到中共在大陸的政權。

五,香港事實上成為中國與西方全面較量(包括政治、經濟、文化、意識形態)的前沿基地,所以不能隨便讓步。

這些結論嚴重脫離香港的實際,自然對香港十分有害,也無助於中央掌握香港的實情,從而制定合理的政策。筆者曾經在2003年末隨一個交流團到上海,就提出要他們注意不要誤判50萬人示威的原因,更不要誤讀香港。可惜的是,內地官員學者固然對這些謬論篤信不疑,香港的建制派學者對顏色革命之說更是言之鑿鑿,加深了北京的憂慮。2003年之後中共的治港政策,基本上是受這五點思維特點來制定的。由於這些論點沒有一項是對準特區內部管治問題,以及切實檢討中央在落實「一國兩制」的過程中有什麼錯誤,而是把特區的問題「外因化」,以致同樣的錯誤不斷重覆。2014年的「雨傘運動」及這次「反送中運動」的爆發,就是基於對問題的錯誤分析,從而得出錯誤的對策。

正是基於以上錯誤的認知,使北京不能讓林鄭現在就下台。因為這樣下台,就等於向反對派讓步,被反對派搶奪了管治權,而且這樣下台,就會產生一個客觀的效果:顏色革命局部成功。按照這個分析,林鄭短時間內一定不會下台。最大的可能性是北京等待她任滿時自動求去不謀求連任。這樣既保存了習近平的面子,也向「西方敵對勢力」顯示顏色革命失敗。可是香港社會各方面的發展也就只能停擺了,因為實在看不出林鄭可以怎樣管治下去。

習近平:你不是口口聲聲要「為全球治理貢獻中國的智慧」嗎?請你現在先學學古人的智慧:揮淚斬馬謖了!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