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羅定邦中學校長 奉行快樂教育

吳雄| 校長訪談

2017年6月26日

快樂學習,開心校園,怎少得歡樂校長?羅定邦中學校長譚淑賢,天生是個樂天的人,這要多得有個開通的爸爸。她深信學習毋須死抄硬背,更嚮往北歐教育模式,希望把學校變成芬蘭校園,讓每位學生發光發亮。理想校園莫過於開心的氣氛,又能學到真才實學。

「爸爸從小就教導,罵完要開開心心離開,要是不服可繼續討論,笑不出來就代表不服。」譚校長說。學習也一樣,每日所學要即日評估,別把疑問帶到明天,這樣的學習才輕鬆,「我致力建立歡樂的環境,這樣對學習很重要……」

譚校長是陽光的樂天掌舵人,她帶記者繞着校園影相,所見所聞均是笑聲。比如圖書館裏拍片做功課的學生、西班牙文課室裏的狂牛色彩,還有牆柱海報上學生入學時的相片,「很多學生畢業後都靠牆合照,與當年的自己相比較。」譚校長說。還有校務處外的紅色大郵筒,讓學生和家長透過書信為老師打氣。

記者感受到校園的英文語境,也注意到這位前英文老師的笑容。「我是個很開心的人,這要多謝爸爸。我生於小康之家,下有2個弟弟,父母很愛錫我們。那個年代他們的教育很難得,強調凡事講道理、開心。要是和弟弟晚上吵架,睡覺前一定要解決。爸爸說要笑着出門口,不服氣就留下繼續談,笑容對我而言是自然的。」

成長於開心的環境,她自然覺得開心對學習很重要。「我2008年加入本校,翌年做校長,決心建立快樂的環境。快樂不代表只是玩,最後要得到成果才快樂。孩子在學習過程感受快樂,將來長大必然記得中學時光,我們最記得的從來不是成績表上的數字,而是快樂的片斷,不是嗎?」不少香港家長既嚮往外國教育,卻又擔心功課太少。

「另一個經驗是女兒,她小時候在澳洲讀書,我覺得她好像沒學到什麼,沒抄沒寫的,卻總能清楚明瞭當天所學,對閱讀也感興趣……我總覺得如果學生都能培養這種習慣,會是很好的發展方向。」她過去教書時努力消除學生怕英文的心態,後來明白教書最多影響幾班學生,當校長卻能影響上千學生。

親往芬蘭取經

有自己的教育理念,還要不斷學習外國的模式,近年備受稱頌的北歐模式就是譚校長所嚮往的。她以前去過美國考察,也送過老師去受訓和請專家過來培訓,幾個禮拜前剛從芬蘭回來。說起這趟考察之旅,她更掩不住面上的笑容,「我很想找到魔法所在,為何人家在那麼開心的環境下,PISA(學生能力國際評估計劃)成績那麼好?」譚校長說。

她發現芬蘭的學生功課不多,放學也沒補習,「我跟不同學生聊過,當問他們將來想做什麼時,我預計答案會是醫生等,但問10個都異口同聲:我只想做自己喜歡的,或者簡單一句:I just want to be a better me。」芬蘭小學讀6年,然後是3年基礎教育,就像香港的中一至中三,學生可以選修感興趣的科目。

「最少能選4科,有個同學竟選了11科之多,我問為何選那麼多,是否為將來入大學?他說完全不是,全部都是他喜歡的。讀完高中還可以停一年才入大學,希望自己掌握更多知識。我們卻覺得大學畢業就工作,他們很有自己的想法。」譚校長戲言在香港成長,難免代入香港家長的角色。

「我問一個幾乎拿滿分的學生,問他將來要做什麼,他說攀石!我立即問他媽媽怎麼看?他說沒有啊!她鼓勵我,每次比賽都來支持我。有時候我自己也想,如果我的兒女明明年年考第一,不要說攀石,就算去做職業球手,我都要勸他是不是該先把大學讀完?我們好像很扼殺小孩的個性、理想、創意。」她說罷不禁嘆氣。

已行北歐模式

芬蘭學生做很多projects,這些功課由學生主導,「比如我訪問的學生題目是自尊,分別訪問自我形象很高的人,記錄他的生活習慣,然後又訪問自我形象很低的人,又了解他的生活。做完後不是評完分數就算,他們還找形象低的人聊天,告訴他們如何提高自我形象。」譚校長回味地說。

羅定邦中學很多模式已很「北歐」,比如推行專題研習,近的去長洲做海水污染調查,生涯規劃的功課則去公司考察,甚至參觀內地企業,遠的會去日本、南韓、西班牙。學校不同樓層有不同主題,比如中文老師集中在一層,學生要上課就自己前往課室,很像大學的模式。「一開始他們都嫌累,現在習慣了,多走動反而更精神。」

「英文語境也是我校一大特色,全校有20位外籍老師,學生到那裏都自然講起英文。我們還主張生動學習,老師少說,讓學生多講多做。老師把教材、資料放上網,讓學生預先準備好,上課時就可以多討論互動,課室也規定要分組坐。此外,我們還希望讓他們多想,帶學生去外國,開拓視野。」譚校長分享學校的幾個特色。

評估學生很關鍵,不能嘻嘻哈哈卻空着腦袋回家,絕對不能幾個月後測驗才發現沒學好知識。「我當時特意請美國的專家來培訓,比如每一堂都要有明確的學習目標,而不是教學目標,究竟你要學生學什麼?就像不能單單說學植物,而是植物如何適應天氣變化。那樣,學生就有更清楚的目標,能更好掌握課堂所學。」

每堂進行評估

每一堂課都有評估,沒掌握好知識的學生,利用午飯時間補救。「中一至中三留校吃飯,老師可在期間教同學。所以,在這樣的制度下,學生理論上是不用留級的,因學不好能及時補救,不會影響到下一課學習,如果什麼都等到測驗考試才發現,那就為時已晚了。」譚校長解釋。不開心不能帶過夜,學習也不能拖到第二天。

做校長少了機會與學生接觸,但也有幾位學生令她很難忘。「溫靖賢5年級已跳升中一,我們發現他數學很好,有老師提出放學幫他補課,然後去考IGCSE,一路考一路拿A,接着再考GCE,結果中三已經循Non-JUPAS獲城市大學錄取,直接就讀大二。」她說。直資學校有更多自主權,對非一般學生能更彈性處理。

「還有一個學生本身有自閉,表達能力不太好。中一二的時候比較麻煩,媽媽每次來都感謝我們,說要是在其他學校讀,很可能備受欺凌。今年3月中六考試最後一天,他走進來說:『Miss Tam,今天是我最後一天穿校服。』然後就哭了起來。我們和他一起走過這6年,大家都很開心。其實,芬蘭這方面做得更好,有專人陪他上課。」譚校長說。

羅定邦中學不光教育學生,還積極培訓老師。「我們很重視教師培訓,就算他們要離開學校,起碼也是在教育界,能夠把學到的東西服務社會。很多人覺得我天真,但我覺得這樣才是做教育。我丈夫經常說,我們這把年紀可退休,但如果覺得能影響到人就繼續吧!他做商界的,每天追求商業利益,講意義肯定是我的工作大。」

話不可以亂說

她回想當初做校長的決定是對的,也很慶幸同事們都願意一起發夢。「我跟所有人都這麼說,要有開心的態度。開不開心是你自己選擇的,每天都那麼多工作,開心要做,不開心也要做。這個社會也一樣,一定要有正面樂觀的態度,不要過多計算,不要跟其他人比較,這點我真要感謝我的父母,是他們潛移默化我的。」學校有69位老師和4位顧問,照顧673名學生。

作為學校的領導者,譚校長也不忘以員工的角度看事情。「我爸爸還說過一句話:『講每句話前要想想人家聽了開不開心,不然就不要說。』他還說過除非人人是我自己,永遠不要要求別人像自己那樣。這個真的很重要,作為校長不能說:我做得到點解你做不到?比如我不能跟英文老師說:我以前改很多篇作文,你怎麼改得幾篇?」

父母的教導更加令她明白,教育孩子不只是學校的責任,「家庭教育很重要,我總跟家長說:你們要加油,不能只靠我們。」確實,任何教育制度都有利弊,只要學校、家長、學生能相互配合,自然給學生快樂的學習環境。芬蘭的學生和制度,要是遇上追求分數的香港家長,恐怕也未必理想。

譚校長相信每位學生都像天上的星星,一直高掛在浩瀚無際的宇宙裏,就看我們能否把它們一一發現,然後再取一個獨一無二的名字,教育工作者就像哈勃太空望遠鏡……

 

譚淑賢小檔案

家庭狀況:已婚,育有一女

學歷:香港大學教育學碩士、 香港大學教育文憑、香港大學文學士

執教科目:英文

興趣:閱讀、攝影、烹飪

喜愛書籍:《心靈雞湯》

座右銘:Be happy

 

 

 

羅定邦中學

成立年份:1991

學生性別:男女

類型:直資

校訓:誠正思行

學校佔地面積:約9321方米

地址:香港新界大埔馬聰路8號

 

 

 

撰文:吳雄

[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沙田循道衛理中學 校長重植校樹意義重大

下一篇鄧鏡波學校校長 帶領長跑消師生隔閡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