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選戰敲響 你準備好了?

李道|

2021年10月14日

作為特首林鄭月娥任內最後一份《施政報告》,而她又僅當了一屆特首,外界難免在報告內找尋她會否爭取連任的痕跡,包括質疑為何作出一系列長期政策倡議,例如發展新界北部都會區等。

想連任嗎?還要問嗎?

必先釐清一點:譬如一位合約員工,誰不希望續約?除非無法連任,如受法律所限不能永續,又或有感坐得太久,好像默克爾當了16年德國總理,以至自覺功成身退,好像曼德拉落實了南非民主;否則,無病無痛、無事無幹,再問是否有意連任,份屬多餘。尤其作為政治家,為了施展抱負,當然希望任期愈長愈好。換作其他地方的總統,幾乎肯定競逐連任,競選對手亦會一早於此基礎上部署選戰,這是Default一般的預設設定。

換言之,希望連任乃是人之常情、合理之至,絕非一件值得質疑甚而貶低之事。畢竟,政治家倘無政治野心,不如回鄉耕田好了。只不過,基於「一國兩制」的政治現實,以及香港選舉條例所限,各路人馬才不方便在現階段過早公開參選意向。因此,再糾纏林鄭會否爭取連任,與其說是某些人的一廂情願,不如說是無必要的庸人自擾。引咎下台?都是在野黨和反對派的口號及施壓手段而已。

所以,林鄭想參選,並透過最後一份《施政報告》爭取支持,絕對可以明擺着的事實觀之。相信其他有意參選者,必然已視林鄭為對手看待,不會再停留思考她究竟想不想連任。觀乎今次《施政報告》,也相信無人覺得她已被勸退,毋須再問是否參選來打探端倪。

北部都會區的一舉多得

事實上,這份報告儼如一份競選政綱,一方面告訴大家她連任的話會幹些什麼,另方面也針對比較了前屆政府──前朝往往是競選對手──的政績,以及往後5年將為香港帶來什麼。

房屋是港人最關注的問題,而林鄭亦將未來選戰的議題制定(agenda setting)聚焦於此。房屋或屬某陣營強項,林鄭此舉是否失策?若論具體執行力、及對政府運作的熟悉,後者無疑較紙上談兵更勝一籌;特別是,目前坊間發展宏圖眾多,但能予以落實的卻少之又少。

作為《施政報告》的重中之重,北部都會區是個一石二鳥的超大型商住項目,既會建屋,又會建設創科中心;惟這個願景的一舉多得,還在於能夠籠絡其支持者及倡議者。過去一段時間,發展新界成為藍營大熱話題,大灣區規劃及前海方案出台後更是熱上加熱,許多具體研究及建議紛紛湧現。林鄭現在吸納相關意見,亦等於向相關人士及團體招手,釋出善意;畢竟,意見獲領導接納,不單不容易,也是一種光榮、一種「成功爭取」。有人或問,北部都會區的興起,是否等於明日大嶼變得次要?當明白到前者的統戰作用,那麼,先把份屬個人意願的後者束之高閣,把眾人力挺的隆重其事搬到前台,無疑更有利於爭取支持。

也莫說,北部都會區比較明日大嶼,更能切合融入國家發展的需要了。國家給予香港的任務不少,民生上告別劏房、籠屋自是其一,經濟上則要求加強兩地融合程度及對內地的依賴程度,並將香港打造成為國際創科中心,結合香港所長與國家所需──北部都會區絕對是此中最佳答案。某程度言,港府過去對創科的投入近乎誇張,已創立的各項支持基金動輒數百億元計,還推出了許多輸入人才和放寬措施;在有錢已出錢、有力已出力的基礎上,還有什麼可以加大支持?北部都會區的創新,就在有地出地,於擴建科學園、數碼港及發展落馬洲河套之外,居然尚能變出新土地專作創科用,這裏且是毗鄰深圳、前海的處女地,所能產生的協同效應肯定大於偏遠的明日大嶼。

針對前後五年的競選政綱

其實,與北部都會區綑綁一起的,還有兩城三圈的概念,這在港人眼裏容易忽略,但對北京而言則非常悅耳。除此以外,報告還多少活用了兩地「文化差異」,可以雙臉待人:向港人推銷時,盡可強調北部都會區的住宅部分,事實上,這也是港人較關心的,而向內地推廣時,則可包裝成為創科項目,着力配合大灣區建設。

由此可見,北部都會區的經濟民生以至政治含金量甚高,而林鄭的大局為重、知所進退──指的是將親生仔計劃放到國家任務後面──也充分反映她的智慧與能耐。

今次《施政報告》的另一特點,乃再次附設「附篇」;對比前朝的「施政滙報」,林鄭的任期總結不單內容更加豐富、版面更加精美、表達更加易懂,更重要是房屋、教育、醫療及各個經濟領域等,都處處針對比較了本屆政府和上屆政府的政績。

例如,以圖表清楚列出較諸五年前,公營房屋單位增了44%、教育經常開支增了26%、安老服務經常開支增了85%,以及金融方面管理資產總值升了44%、港服市值升了38%,以至PM2.5、二氧化硫等的空氣污染物如何大幅改善了……其中,林鄭豪言未來10年的公營房屋供應量將增至33萬個,在闡述數字時進一步指出,今屆任期建屋量達9.65萬個,比對上一屆政府增多3萬個;當然,以上不排除是「前人種樹,後人乘涼」的結果,這裏無意探討實際歸功問題,要突出的是,這份《施政報告》怎樣一而再地把前朝視為針對比較的對象。

不僅如此,《施政報告》還多提到,未來5年林鄭連任的話,大家將會見到什麼成果;因為,她若無法連任,不排除措施會被繼任者一筆勾銷。在林鄭主打的土地房屋政策,報告表示已覓得未來10年的公營房屋供應地塊,共33萬個單位的興建量就以兩個5年作出劃分,指5年後可提供三分之一,再多5年才可提供餘下三分之二,即所謂「頭輕尾重」分布。這固然是一張供應期票,明確順利連任就可於5年內交出11萬伙公營房屋,幾乎倍多於前屆政府任內的6萬多伙,且還做了期望管理和作出事先聲明:連任後5年的供應量只會循序漸進而不會一下子猛增,而再多5年後的建房增加亦須歸功自己,至於若然連任失敗,以上政策能否貫徹則沒有保證了。

報告內的5年大計,尚包括《基本法》23條立法。《施政報告》並無清楚寫明,究竟何時展開立法工作,但及後政府消息人士透露,期望於下屆立法會會期內完成,換言之是4年內將會落實。不在正式文件白紙黑字提出,而使用非官方途徑發放,林鄭顯然獲得了轉圜餘地,但這對北京來說仍是一項重大政治承諾,假如連任成功肯定有兌現落實的壓力。除5年計劃外,報告提出的重組政府架構、提升政府訊息發放和對外解說能力等,則是連任後馬上能夠落實的政策。

值得留意的,還有關於《收回土地條例》與土地共享先導計劃的部分。眾所周知,現時社會上不少鷹派人士,均要求當局多用「尚方寶劍」強徵發展商土地;過去兩年,政府已收回90公頃的新界地,比前屆仍未突破強徵樽頸時的20公頃多,惟毫無疑問,林鄭出劍已屬輕手,換作別人或會揮刀如麻。土地共享先導計劃的出現,亦形同投降輸一半的出路,讓土地持有者在承包公營房屋之餘,保留若干私營牟利發展空間。一旦其他人當上特首,共享計劃未必蕭規曹隨,收回土地或成主流手段,那麼手握土地者就面臨龐大風險了;在強徵增多風險,與共享輸一半的權衡,不難作出理性妥協的選擇。同一道理,也適用於其他新界土地,其中放寬祖堂地的發展限制,便為相關土地持有人的救生圈;須留意,《施政報告》指出,這項政策將於一年內完成檢討並制定具體修訂建議,即林鄭不連任的話措施可能泡湯。

黃營仍有相當「造王者」作用

作為反對派和在野黨,難免要站於對立立場批判當權者的施政。問題是,政治選舉往往涉及二擇一的抉擇,又或「兩害取其輕」揀選「the lesser of two evils」;既然如此,黃營對《施政報告》又應如何定位?昔日黃營可推舉自己營內或心儀對象競選特首,所以可肆無忌憚地貶低對手,從而為自己添加爭取民心籌碼;然而,在接下來的特首選舉,在勢必缺乏黃營屬意參選人的前提下,黃營應否繼續全盤否定全部參選者呢?抑或是,可多少發揮一點政治力量、可多少扮演一點造王者(kingmaker)的輿論導向操作,對不同參選者親疏有別一番?這不是說,要黃營站在某藍營參選人背後搖旗助威。有謂小罵大幫忙,只要批評力度不對稱點,已夠對造就某人勝選或防範某人當選產生一定影響。

畢竟,如果黃營幫忙太過着跡,亦不排除是個死亡之吻──當然,逆操作也是一種操作。港澳辦主任夏寶龍說過,管治者要有「五個善於」,其一是善於團結方方面面的力量,在愛國愛港的旗幟下促成最廣泛的團結;黃營如何理解及回應這項要求,或是主宰下任特首人選的一個關鍵。

說到底,黃營的直接參政權力或今非昔比,但肯定仍在政治舞台上佔一重要席位。不要低估自己的能力,更不要誤用自己的能力,黃營尚可左右香港政局以至經濟民生的發展方向。如前文述,現在黃營感到迷惘,政治無力感前所未有,惟不代表要消極應對,而應當在後國安和後選制的新時代,盡快找出一套新政治論述,不要繼續落後形勢,甚至抱殘守缺已被證實不妥當、不成功的舊執念。

新一輪特首選戰的戰鼓已經打響。有人正積極厲兵秣馬,而各位由心態上以至言行上,又準備好了嗎?

上一篇《施政》點評:需遠水更要救近火

下一篇初探香港養漁業困境與發展前景

活動專輯
更多內容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