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確立施政目標 還港人幸福未來

何喜華|

2020年10月8日

過去兩年,本港社會民生、經濟等各方面均遭受全方位打擊。2019年反修例事件引發社會嚴重衝突,警民之間的不信任、不同政見人士的對立、市民與政府之隔閡等等,早令本地經濟及社會發展如陷入泥濘。惟低處未算低,2020年新冠肺炎疫症蔓延,至今仍未受控,各項防疫抗疫措施令經濟活動及社會近乎停擺,失業率大幅攀升,大眾惶惶不可終日。面對各項挑戰,特區政府已先後推行各項中短期措施;而按照慣例,本年10月行政長官將公布新一年的《施政報告》。此時此刻,如何為市民大眾建立美好的願景,應帶領香港走向什麼方向,是新一份《施政報告》必須回答的問題。

不論是哪一屆的政府、哪一位的特首,同樣需要完善政策,引領大眾走向幸福安穩的社會。早至前任國務院總理溫家寶,近至現時主管港澳事務的國務院副總理韓正,均多番重申香港需要解決住房、教育、收入差距擴大等三項的深層次矛盾。

矛盾一:貧富惡化 扶貧欠目標

舉例來說,貧富差距一直是本港社會持續存在的深層次矛盾,然而特區政府一直未能有效應對以上社會矛盾。根據政府公布《2018年香港貧窮情況報告》,2018年本港貧窮人口多達140.6萬人(政策介入前),貧窮率高達20.4%,貧窮人口創2009年以來新高,貧窮率創2010年以來新高;縱使政策介入後,2018年貧窮人口仍超過102.4萬人,貧窮率仍高達14.9%,情況令人憂慮。

過去歷史證明,持續經濟增長並未能解決貧富兩極化的問題;要縮窄貧富差距,除了發展經濟,更要訂立滅貧綱領及目標,制定滅貧指標導向政策發展。例如爭取在特定期間內(例如︰5年)減少本港貧窮人口至指定水平(如不多於50萬人)、為避免跨代貧窮,將兒童貧窮率減至低於10%等等,務求令各項政策更具針對性,以收預期之效。當局亦要完善財富再分配機制,包括強化勞工保障(一次財富再分配)(例如:改革最低工資水平及調整機制、建立具前景的就業晉升階梯、適時失業和經濟援助等)和社會保障制度(二次財富再分配)(例如:綜援制度、在職家庭津貼、學生資助計劃、出租公屋、交通費津貼、醫療收費減免機制等)。

矛盾二:建屋老大難 宜檢視長策

房屋問題亦是回歸後各任特首提出要處理的迫切議題,雖說政府一直強調房屋是施政「重中之重」,惟近年房屋供應愈見不足,輪候公屋時間更屢創新高,逾20多萬戶家庭在輪候冊上苦候編配公屋,超過20萬人居於劏房、板房、籠屋等不合適居所,期間要承受高昂租金和惡劣居住環境。

再者,「十年建屋目標」亦未能有效回應當前社會需求,中短期公營房屋的實際建屋量更低於「長遠房屋策略」的要求,令基層住屋問題更趨嚴峻。按運輸及房屋局估計,政府已覓得可供在未來10年(2020/21至2029/30年度)興建約27.2萬個公營房屋單位的土地,仍大幅落後於30.1萬個單位的10年供應目標。

縱使如今3年上樓無期,當局能否另行訂立可行的輪候公屋目標?在成功上樓之前,又能否參考聯合國有關房屋權利的標準,爭取在指定期間內改善不適切居所居民的生活?當中可包括租金管制、租住權保障、租金津貼機制等。此外,籠屋床位自回歸前至今存在數十年,居住環境惡劣至極,當局又會否爭取在可實行的時間內取締籠屋?

房屋土地供應方面,去年土供組已就增加土地方案向政府提供報告,政府亦已全面接納報告內容,當局會否訂立增闢土地儲備的目標(例如:10至15年內增加1000公頃土地)以回應各種土地需求?近年熱議的「明日大嶼」計劃,議會和民間反對聲音激烈,前期研究撥款仍未通過,惟若增加土地供應是硬指標,當局和各部門便要積極覓地,甚至以破格思維,考慮是否需要與中央政府合作,包括在香港以外水域發展土地。

矛盾三:社福乏規劃 供應遠遜需求

近年每當提及社會福利服務,特區政府總會以相關開支總額的增加,說明有多重視社會福利。然而,近年社會福利開支增長的最大部分,主要為長者提供長者生活津貼的現金援助,其他社會福利範疇的開支增幅並不顯著。不少弱勢社群急需的社會服務,服務量未有大幅提升。舉例來說,輪候資助院舍長者人數已增至近4萬人,輪候津助護理安老宿位時間更長達3年半(42個月)、供健康較差長者入住的護養院亦長達兩年半(29個月)。在兒童服務方面,幼兒託兒服務持續供不應求、等候使用兒童院舍的兒童須輪候逾一年多;身處社區中患有嚴重精神病康復者逾1.6萬人,惟參與個案管理計劃的個案經理人手比例竟高達1比46,遠高於澳洲的1比12!

上世紀九十年代中以前,政府在社會福利規劃方面有較系統而較高透明度的持續規劃,包括定期透過發布《綠皮書》諮詢規劃發展方向、制定《白皮書》以落實有關政策承諾、透過每年滾動式的5年規劃目標及數據等資料,讓公眾更容易掌握整體社會福利的規劃發展並作出回應。然而,過去20多年間,類似的整體社會福利規劃不再公布,這不利於政府對改善社會福利和服務作出長遠承擔。

政府應恢復社會福利規劃,定期諮詢市民意見,並以制定滾動式的規劃大綱、服務需求及資源配套等,有關規劃綱領亦應每年予以滾動式作5年發展預測並修訂相關服務和數據,以更有效回應社會變化(如人口老化發展、人口結構變化、經濟社會情況轉變)令服務需求的影響。

疫症揭示社會制度多項危機

除上述三方面的深層次矛盾外,過去大半年疫症對本港社會帶來的打擊,多少亦反映本港制度積習多年的問題。首先,疫症下於舊區中生活的貧苦大眾、 蝸居狹小劏房和床位等居所的基層市民,缺乏衞生和充裕活動空間,一旦鄰居確診染病,住客亦無處隔離。

再者,疫症一旦在社區中爆發,本港醫護人手、床位和隔離設施等軟件和硬件均供不應求,醫療系統亦隨時崩潰。汲取是次疫症的教訓,政府應全面檢視本港醫療服務,擴大醫療系統服務供應量,同時應改革衞生服務架構,強化預防性醫療衞生服務中的角色,並以發展全民健康為醫療服務的目標。

另方面,疫症亦反映社會福利各種問題,疫症蔓延期間,不少福利服務均因疫情而停止提供服務,弱勢家庭及群眾最需要援手時,相關服務單位因不屬「緊急服務」而「關門大吉」,試問又何以急市民所急?此外,居於安老院舍的長者及長期病患者均屬疫症高危組群,感染後死亡率亦偏高,奈何院舍環境欠佳,買位院舍居住環境細,衞生條件差,個別更出現老鼠出沒,照顧人手又不足,入住長者每天提心吊膽,擔心成為下一位確診者。另外,照顧弱智人士的展能中心等日間康復服務,又因疫症而停止服務,智障人士及其家人頓失倚靠,心力交瘁,在已缺乏援手下更雪上加霜,可謂屋漏兼逢連夜雨。

更甚者,由於疫情仍未受控,本港經濟遭沉重打擊後,復甦能力亦極低;過去多年政府一直只強調本港屬外向型經濟,在外圍市場風高浪急下,本港經濟發展便變得異常被動。香港實在需要思考是否全面依賴自由市場發展,抑或是自行發展本地經濟,讓本地經濟活動能持續於提供就業職位,支援勞動就業。

增加投放公共資源造福未來

經歷今次疫症,原有制度各種問題進一步浮現亟待解決。在後疫情時期,特區政府應思考如何全方位改善市民的生活,包括強化社區抗疫力,改善基層市民的基本生活水平。雖然今年政府已動用逾3000億元抗疫,打破了「公共財政金剛箍」,增加投放公共資源,惟服務供應與需求仍相差甚遠。面對上述各項問題,當局仍繼續投放資源,讓市民直接受惠。

說到底,就是再好的政策,亦需要執政者具長遠目光和毅力,持續施行和發展政策。寄望特首和下任特首能下定決心,確立以上施政目標,還香港人幸福的未來。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

上一篇再論明日大嶼

下一篇劃一假期商界轉軚 藍領加假遙遙無期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