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購買服務

李子衝| 觀潮篇

2019年3月16日

今年《財政預算案》比較特別的一項,就是購買社福設施物業。預算案第171段:「我們在增加社福設施時,經常面對場地不足的問題,尤其是人口稠密的地區,但這些地區對社福服務的需求又往往特別殷切。我會撥款200億元,購置60個物業,以供設立超過130項社福設施,包括日間幼兒中心、長者鄰舍中心、到校前康復服務,預計約8.6萬人受惠」。

上述一段文字擲地有聲,的確今屆政府是與市民同行,用盡方法,解決困難,為社會提供貼身服務。但是公共政策與公共財政有一種跨局效應,即是所謂漣漪作用,社福設施可以做,其他設施是否一樣跟隨。上述財政司司長的說話,若把「社福」兩字改為「房屋」,情況相同,政府應否撥款購買私人單位,安排給公屋輪候冊的等待者呢?

公屋嚴重不足是有目共睹的。根據政府目標,一直希望輪候時間為3年,可是事與願違,以2018年年底數字看,申請公屋數字達26.7萬多宗,平均輪候時間為5.5年,加上預計未來5年的建屋目標難以達成,如果沒有其化措施,輪候時間只會延長。曾有意見指政府提供租金津貼,減低租住私人樓宇的租金壓力;可惜政府並未接納,今日社福政策有新意思,房屋政策又能否跟隨呢?

這裏有兩個重要的公共政策:一是購買服務,一是土地批約。政府一向都為市民提供基礎服務,從醫療、房屋、教育和福利等,但時代不同,社會富裕程度不同,政府的服務會作出調整,重點在於政府定位,以財政狀況決定服務水平。香港一向堅持小政府、大市場、低稅率、自由經濟,以維持各種均衡服務。

首先,政府並不包辦所有服務,雖然早期有很多以政府部門、公務員提供的社會服務,但漸漸地轉給非政府機構、教會、志願組織,甚或私人公司營運,政府提供資源,包括資金、土地、人才培訓等以維持服務,即構建軟件,讓服務延續下去,很少整個硬件買回來。

教育方面,政府並不是把所有學校定為官立學校,有補助學校、有津貼學校、有私立學校,而官校是少數。在上個世紀七十年代,香港推行9年免費強迫教育,所有適齡學生都要上學,學位嚴重不足,政府向私校買位,但並不是向私校買校,因為隨着政策改變,或政府和資助服務足夠,便不需要這些服務,無必要連校舍也一起買回來。其他如醫院床位、安老宿位,不足時,也有買位,主要是購買服務而非購買院舍。

醫療、教育、社福、體育批地近期惹起社會關注,因為這幾類土地都是近乎無地價的形式批予營運者,一定是非牟利和不能更政土地用途的。例如粉嶺高爾夫球場便鬧得熱烘烘,有人認為這些貴族玩意,只會造成特權階級,並且輸送社會利益予一小撮人,形成不公義,因此政府定出以三分一市值批出將來的合約。

私家醫院的土地契約亦有人提出批評。因為公營醫療供應緊張,社會日漸富裕,內地有產階級亦跨境使用香港私院服務,部分醫院形成可觀利潤,經營方式出現變化,有各種醫療「中心」,變成「院中院」,審計處亦關心到這方面,要求有關部門注意並且跟進。社福機構亦然,因此政府購置社福設施物業之前,應該檢討這些土地批約。用地,可能要在剩餘校舍中動動腦筋。

李子衝_時事評論員

 

上一篇填海可按世貿標準招標 程序嚴謹、公開、透明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