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混血足球小將 陳嘉宝踢出阿根廷腳法

吳雄| 非凡學子

2016年11月25日

踢球的方式萬變,起源自阿根廷探戈舞步的Rabona,因球王比利和馬勒當拿而走紅,至今仍經常出現在頂級賽事。東華三院黃士心小學的6年級學生陳嘉宝,爸爸是香港人,媽媽是阿根廷人,繼承了外公的拉丁足球天賦。

陳嘉宝10歲那年飛了30多小時,從南半球的布宜諾斯艾利斯,抵達北半球的香港。廣東話、中文通通由零開始,幸好足球是最佳的溝通語言,他很快就融入校園生活,中文水平也突飛猛進,現在還是U14香港隊的成員,有望實現外公未竟的職業足球夢……

陳嘉宝的故事得從爸爸陳育秀說起, 陳爸爸3歲從福建省的福清市移民來港,在荔景的陳南昌紀念中學畢業後工作了幾年,1999年遠赴阿根廷幫開雜貨舖的親戚打工。「那裏地方大,生活悠閒,就過去了。」陳爸爸說。他在當地邂逅了阿根廷小女孩雅耶拉(Ayala Nerina Cecillia),婚後生了嘉宝和弟弟利安,逍遙快活。

陳家住在布市北部較富有的區域,距離著名的河床隊主場館只有幾百米,陳爸爸不是熱血球迷,竟一次也沒去聖地朝聖。「那邊球賽時常出現暴亂,所以我一般在家看直播。」海外華人都懂得遠離是非。陳媽媽雅耶拉是小保加球迷,她父親曾効力當地區隊,後來為工作放棄足球。

這個「尋找他鄉的故事」很快也畫上句號。阿根廷前女總統克里斯蒂娜(Cristina)2007年上台後,經濟持續萎靡不振,通貨膨脹、貪污等無日無之;2011年連任後動盪加劇,警察罷工,治安不靖。2013年初全國各地出現暴亂,華人的雜貨店、超市成為目標。「學校門口常發生綁架案,為孩子着想決定回港。」陳爸爸說。

「那天是2013年5月22日。」廣東話頗流利的陳嘉宝肯定地說。何以這樣清楚到港日期?記者感到很好奇,他徐徐道:「因為那天是我生日!哈哈!」陳爸爸笑一笑說:「是的,我故意的。」華人都講究意頭,他希望兒子在香港展開新生活,就像重新出生一樣。陳嘉宝很幸運,表哥是黃士心小學舊生,9月1日展開香港小學生生涯。

重新開始留兩級

阿根廷的教育較自由和輕鬆,加上父親讓他讀私立學校,就像香港的國際學校, 功課少,重視課外活動。陳媽媽說:「在那邊用西班牙語,連英文也要自己出去學。小學可選全日制或半日制,很多課外活動,學生們坐上車就去農場體驗。功課也沒香港多,很少人補習,一般都是發展孩子其他才能。」

陳嘉宝因完全不懂中文和廣東話,只好留兩級從二年級讀起,他說:「第一天上學很害怕,幸好學校有中文輔導班,讓校內的外國學生一起學中文,小息、午飯、放學都有。」薛老師當年教他中文,她回憶說:「可能他年齡較大,很懂事,我第一天教他講1到10,第二天學10到20。」

父母也有為陳嘉宝請補習老師,陳爸爸說:「老婆在阿根廷領事館認識一個委內瑞拉人,既會西班牙語又會中文,於是找她上門補中文。香港學生個個補習,如果什麼都不做,總覺得不太好。」他慨嘆自己讀書的八十年代,不怕功課跟不上,就怕打風落雨無波踢,時代真的不同了。

一星期踢足7日

時代轉變也不全然是壞事,比如陳嘉宝現在學中文,就有很多好幫手,比如翻譯軟件Google Translate。當年普通學校的外國人佔少數,現在卻沒有這樣的孤獨感。黃士心小學的中文補習班就有德國、比利時、日本等地的學生,他們還邀請本地學生參與,一起透過活動學好中文,當然本地學生也能學到其他外語。

也許是阿根廷人較外向的緣故,陳嘉宝在中文輔導班很積極,「經常問我廣東話怎麼說,當然也有些文化差異,比如大家看到畫中人在喝東西,本地學生覺得在喝茶,他卻覺得那人在喝咖啡。哈哈!他是很好學的人。」薛老師笑一笑說。除了性格有助他融入學校外,足球也是與同學打破隔閡的關鍵。

學校與阿仙奴足球學校合作足球培訓,校方把熱愛足球的陳嘉宝選入隊。踢球之人不用多說話,簡單的肢體動作,一個助攻配合,就能令兩個陌生人變成知己。陳嘉宝的好拍檔黃孔馳就是他的老友記,「他經常教我們踢球,球技非常好。」黃孔馳說。兩人在田徑、球類活動也表現出色,為學校立下許多汗馬功勞。

要兼顧學業和足球不容易,兩人經常互相鼓勵和督促,有時一起在車上趕功課。 「他們會互相提醒溫習和做功課。」教常識科的朱主任說。陳嘉宝同時代表校隊、阿仙奴足球學校和港足青年軍,每周5天放學後要訓練,周六日還有各種比賽。繁忙的集訓令陳嘉宝更自律,陳媽媽說:「他很懂得安排時間,不用我操心。」

陳嘉宝和媽媽用西班牙語交談,兩人的眼神交流也頗多,記者問他們平時談什麼話題,陳嘉宝卻顯得有點惋惜:「我一般練波到8時,回到家10時,洗完澡吃晚飯都已經11時,相處的時間不多。」香港的足球水平遠不如阿根廷,但論生活節奏卻快百倍,也許,這是在阿根廷住過9年的他最不習慣的事情。

媽媽是小保加迷

兒子忘了母子談話的內容,媽媽卻牢牢記住,「一般問問比賽打得怎樣,或提醒下周有哪些重要事。」陳媽媽輕聲說,她是家中獨女,3年前隨夫來港,留下年邁的父母在家鄉,曾回去照顧患病的母親,自父母往生後再也沒回去。陳家住在阿根廷時吃中國菜,來到香港更是如此,不過偶然也來一餐阿根廷烤肉。

陳媽媽沒見過爸爸踢比賽,不清楚兒子是否有外公的風範,畢竟兩爺孫在阿根廷踢街波時,陳嘉宝年紀還小並未形成球風。她的偶像是小保加的指揮官列基美(Riquelme),速度不快、技術好,她當然也是Rabona的愛好者。陳嘉宝在訪問當天還即場表演,右腳繞過左腳後跟,射出精準的一球。

Robona除了是探戈舞步的一種,在西班牙文裏還有「逃學」之意,反映出阿根廷足球的特色。陳爸爸陳媽媽很支持兒子的足球路,這點與香港父母不太一樣。「他喜歡的我們就支持,一切讓他自己選。」陳媽媽說。不過,就像當年外公選擇工作放下球靴一樣,陳嘉宝也懂得平衡足球和學業,甚至不惜拒絕職業球隊的邀請。

原來,過去南華青年軍曾邀請他加盟, 但他沒有答應。「就算給你加入南華,裏面的競爭也大。而且今年升中都要看成績,中英數都很重要。」陳嘉宝說。像他這種有足球天分又會西班牙語的學生,必然獲很多名校青睞,但黃士心小學的鍾家明校長卻覺得:「名校是好,但學習也要跟得上,因為小朋友的將來更重要。」

成績好加上性格好,將來才有更好的發展。陳嘉宝近年球技進步的同時,性格和打法也在變,他承認過去是個「獨扭王」,往往一個人獨闖龍潭建功,現在身為隊長更有大將之風。「足球不能靠一個人,全隊的組織更重要。我身為隊長,不但要照顧自己,還要照顧其他人。」他認真地說。

過去他是前鋒,現在則擔任中場,為隊友黃孔馳助攻。最近陳嘉宝跟隨「東華三院有品足球大使計劃」赴日本交流,有份帶隊的鍾校長說:「他過去喜歡個人突破,這次則居中策劃,比如這次日本之旅對手的實力強,他就負責中場發動進攻。球隊的表現不俗,與對手踢得旗鼓相當。」

陳爸爸打算在香港落地生根。「當年我們一家決定回香港前,曾帶他們回老家福清,他們覺得那邊發展得不好,覺得香港更好。」陳媽媽的廣東話還不太靈光,畢竟中文是最難學的語言之一,不過為兩個兒子的將來着想,香港無疑是最好的城市,視碧咸為偶像的陳嘉宝,將更如魚得水。

撰文:吳雄

[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新風之后」麥卓穎拜師向奧運出發

熱門主題
更多內容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