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眼科醫生秦學瑩 天橋底贈醫施藥

譚淑美| 非凡女子

2017年5月19日

秦學瑩,是一名眼科醫生。

祖父母大富大貴,百年前已是大學畢業生。到她父母一代,因戰禍移居香港,變得一貧如洗。父母雖然是藍領階層,但生活踏實,加上祖父母從旁督促她的功課,到她這一代,又回到中產階級去——她憑拔尖升讀中大醫學院。但秦學瑩不想離地做人,自幼生活在貧窮線下的她,數年前跟志同道合的醫生,成立睛彩慈善基金,定期為露宿者、低收入人士、智障人士等贈醫施藥。

問她花這麼多心機做義工,何不依照港人原則——花多點時間搵錢?

「錢,視乎你點睇。我當然未搵夠,但我知足,做醫生點都唔會餓親。」

秦學瑩早年入讀中大醫科,受美劇《仁心仁術》(ER)影響,一頭栽入急症室。「我做了9個月,但真的很悶。香港急症室有六成時間都是處理傷風感冒!病人濫用得很厲害!此外,我喜歡跟病人聊天,但急症室的人來去如潮水,人人只是過客。在我離開急症室之際,正值眼科擴張年代,我就加入了眼科。」

她說,眼科還有另一好處,就是不用常常目睹生死。

「我是個感情豐富的人,有些病人,我照顧了很久,當他們終於要離世,我很傷心的。譬如我一定不能加盟腫瘤科,否則我會由朝喊到晚。」她談到2個公公婆婆來看病,有個突然不再來,猜到那人離世,她說着已熱淚盈眶。

然而,病人若日漸步向失明,前景灰暗,也會要生要死吧?

「對,因此我要做很多心理輔導工作,令他們變得正面。」病人有她的手機號碼,可隨時致電給她。「我在公立醫院做過青光眼部門主管,有些病人真會跟我說:秦醫生,我想自殺。記得有位5字頭女士,沒結婚,在7-11上班,由朝做到晚,只能賺到餬口的薪水……」她現時是私人執業。

因無錢打針失明

另一個病人,「男仔,20多歲,他是資深機電技工,有天去檢查儀器,突然儀器在他面前爆炸,他在醫院昏迷了數天,醒後看不見東西。他雙眼除了出血,晶體又受破壞。我為他做手術,第二朝他跟我說:『秦醫生,乜你咁後生嘅!』手術後,他一度看得很好,我們在餐廳吃飯,他還自行看餐牌。但是近期眼睛又退化了,有隻眼出現白內障,熟到就快爛,排公立醫院又未輪到佢。他很傷心,來搵我做手術……」她憂心地說:「他的家人我全部認識,我還睇住他跟女朋友結婚呢!」

「這幾年,他的情緒很不穩定。舊公司沒幫他報工傷賠償,他不忿氣。案件由勞工處幫他處理,不久應該會有結果。我帶過他去慈善步行籌款,行了2小時,希望他把沉重心情放下。」

在香港,有沒有貧窮人士,因沒錢負擔藥費而終於失明?

「有,多年前,我在公立醫院有個伯伯病人。他很早驗出有黃斑病,所以還可以治療的,我跟他說要注射一種藥物,但他沒再來覆診。輾轉下我才知道他沒有注射到這種藥物,直到他再見我時,雙眼已完全失明。我問他為何不打針?他說太貴了,負擔不起。這種藥物在公立醫院是自費藥物,每針要8000至9000元。這是公立醫院價目,不要提私家醫院了,私家還要貴。」

她道,「此藥每月打一針,打多少次因人而異。因這病會不停復發,有些病人真是打到破產。但若要政府完全負擔這筆錢也不公道,我們惟有望專利權快些過去,藥物的專利權是10年,還有數年就完了。」

藥物名稱叫做Lucentis,後來新加入Eylea,還有一種舊藥名為Avastin。「最初Avastin是用來治療腸癌,但科研人員發現連病人的黃斑病也有改善,於是醫生嘗試把Avastin打入眼,結果真是行得通!Lucentis其實是拿了Avastin的配方,再篩選出最能治療黃斑病的成分。Avastin較Lucentis便宜,前者只需要4000元。港府本來想試行Avastin,但病人組織反對把抗癌藥打入眼睛,再加上某些議員反對而作罷——其實全世界醫療人員都會用Avastin治療黃斑病,但想不到香港遇到這種政治問題而束手就擒。今天,香港只能用Lucentis及Eylea,兩者價格是叮噹馬頭。無錢的病人就死得快啲。」她嘆氣道。

她擔任副主席的睛彩慈善基金,有見及此,與仁濟醫院合作,向低收入黃斑病患者提供免費藥物,名額有限。該計劃目標是向至少100名病人,提供最少300支眼內藥物注射。

這個基金,亦跟社區組織協會合作,到深水埗天橋底為露宿者義診。他們亦去過扶康會,為智障人士做外展眼科服務。「在深水埗天橋底做服務時,那是冬天,我們帶備茶水和食物,希望吸引到露宿者過來。若是白內障手術,我們試過免費幫他做。但有時個案太嚴重,也要轉介去公立醫院。」

另一些服務對象是新移民家庭。

「我們為小朋友驗眼,若能及早察覺和治療,是可以改變他一生的。」此話何解?「最簡單莫如弱視,一隻眼有400度近視,另一隻眼是正常。若及早治療,只要戴合適的眼鏡就行。但這事要在6歲前進行,否則他的腦袋已發展成熟,日後再不能跟該隻弱視眼睛『搭線』,它日後看東西永遠都會矇查查。」

她說,港府有學童驗眼計劃,最好在4歲驗眼。「最慘是一些中產家庭,他們不跟公營系統走,不去母嬰健康院,到孩子上小學即差不多6至7歲,才發現有問題。患有弱視的人,在長大成人後,因立體感差,很多工種都不能做,包括機師、醫生等,也看不到3D電影。」

爺爺嫲嫲好學識

秦學瑩中五會考成績彪炳,以暫取生(即今天的拔尖)資格入讀中文大學醫學院。「成績不算最好,但面試過程很好。」她自言爺爺嫲嫲出身書香世家,「1900年代出生,但2人都是大學畢業生,嫲嫲讀法文,爺爺念日文。」後來秦家因戰亂逃到香港,由富貴人家變成一貧如洗,秦學瑩的父親沒有接受良好教育的機會,在五金廠打工,秦媽媽則是製衣廠女工。「我的功課是由爺爺和嫲嫲督促下完成的。」

秦學瑩有一個哥哥及一個姐姐,父母做藍領工作,要養活一家七口,「我爸爸很節儉,他有10年沒入過戲院。」

父母理財有方,早年在荔枝角道買了一個洋房單位,但舉家搬到元朗鄉村居住,把洋房轉租給別人,增加收入。「在元朗,我們只需每年交300多元的地租而已。我們自行搭建木屋,有數千呎地方。我們種滿黃皮樹、番鬼荔枝……」洋房約有800方呎,他們在1997年已賣掉,「40多年樓齡,現在升至萬元一呎,儍的,我們買入時才20至30萬元,1997年賣出,大概是百多萬元。」

父母努力養家,終讓下一代重回白領階層,她是醫生,哥哥從事保安系統工作,姐姐做核數。子女生性,父母感安慰?「嗯,他們都很安慰。」

義工是舉手之勞

小時沒有大志願,倒是目睹2次交通意外,令她想行醫。「第一次,我在村屋二樓,聽到轟然巨響,原來有架的士撞到一個踩單車的女孩。第二次我們樓上的婆婆,她下車後被車撞倒。這2件事,令我覺得自己愛莫能助。」

做義工,與出身草根有沒有關係?

「有!」她用力地點頭。「我出身寒微,深深明白基層人士如何艱難地生活。對我來說,做義工都是舉手之勞。我也會帶孩子去深水埗天橋底做服務。她們在國際學校讀書,同學非富則貴,這樣的成長環境,可令她們不懂得謙虛。」

她特別提到師父賀澤烽是一名仁醫,有病人告訴他沒有錢,他居然不收錢。他也是睛彩慈善基金的董事會成員,常常跟秦學瑩落區做義工。「他的醫術很高明,坊間有些醫生遇上複雜個案,向他求救,他常常不收錢就去幫助別人。」那豈不是《流氓醫生》的梁朝偉……

丈夫也是醫生,是放射科的陳寶年,2人在大學相識。2個女兒,分別13及14歲。「我把她們訓練得很獨立,她們在2歲要學懂自己吃飯,在5歲已被送入camp,而我和爸爸不會同去。若她們在吃飯途中突然離桌,我會把飯倒落垃圾桶。你大可說我很嚴厲,但這令她們十分自律。」

 

 

秦學瑩小檔案

職業:眼科醫生

家庭:已婚,與夫育有兩女

學歷:中文大學醫學院畢業

義務工作: 睛彩慈善基金副主席

 

 

 

撰文:譚淑美

[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5屆包山后黃嘉欣 備戰奧運暫擱生育

下一篇永明金融高層 區張明儀划龍舟20年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