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疫苗猶豫還是系統性種族主義

Tian Johnson、Stephaun E.Wallace、Maaza Seyoum|

2021年6月28日

今年早些時候,當美國開始推出新冠疫苗時,黑人社區的接受率落後於白人社區。許多人認為這是選擇的結果:據說是針對非洲裔美國人的醫療虐待史讓他們不信任公共衞生干預。然而這種敍述只不過是混淆視聽而已。

可以肯定的是,少數民族社區和發展中國家人口可能會謹慎對待衞生服務──並且有充分的理由。從十九世紀對被黑人奴隸婦女的婦科實驗,到長達40年的塔斯凱吉梅毒研究(對受感染的黑人男子進行觀察,但不治療),歷史上充斥着對非裔美國人進行醫療虐待的例子。

但是,分析師和衞生保健提供者將新冠疫苗低接種率歸咎於疫苗猶豫,實際上是在利用這段歷史再次傷害同一群人。不應允許決策者通過回顧醫學界過去的不人道來逃避對未能給邊緣化群體提供充分服務的責任。相反,過去這些可怕的事件應該突顯出今天普遍瀰漫在醫療保健行業的根深柢固的系統性種族主義,並促使採取行動解決它。

不要搞錯:醫療保健中的種族主義絕非過去式。在美國和其他地方,少數民族和少數族裔感染新冠狀病毒或死於新冠的風險要高得多。非西班牙裔黑人佔美國人口的12%,但冠狀病毒死亡數佔了34%(在分種族和民族報告死亡人數的城市和州)。

這顯然不是一個選擇。相反,它反映了少數民族和種族社區在獲得醫療和治療方面所面臨的障礙,以及影響健康結果的其他領域的不平等,如教育、財富、職場環境和住房。

使少數民族和種族社區更加脆弱的障礙和不平等也正在破壞疫苗接種。芝加哥的疫苗推廣計劃就是一個例子。該市想通過社區藥店提供疫苗。但這將排除大部分是非白人居民的「藥房沙漠」社區。這些社區也不太可能有可靠的互聯網接入,這使得他們很難註冊接種。同樣,聲稱非洲人拒絕接種疫苗其實忽視了富裕國家的冒犯。事實上,大多數非洲人沒有選擇是否要接種的奢侈,因為富裕國家一直在囤積疫苗。

雪上加霜是,為了保護公司利益,以美國為首的少數富裕國家花了數月時間阻撓世界貿易組織(WTO)關於新冠治療和疫苗知識產權規則的緊急豁免談判。知識產權豁免可迅速擴大生產規模。

Johnson是非洲聯盟主席;Wallace是弗雷德.赫奇科學家;Seyoum是人民疫苗聯盟非洲協調員和非洲聯盟夥伴關係負責人。

Copyright: Project Syndicate, 2021.

www.project-syndicate.org

上一篇中美疫苗外援對全球利大於弊

下一篇變種病毒攻城掠地 東京奧運更傷腦筋

活動專輯
更多內容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