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香港國安法不影響司法獨立

王禹|

2020年7月3日

司法獨立的基本含義包括司法機關獨立於立法機關和行政機關,法院的審判活動獨立,不受任何干涉,以及法官獲得充分的法律保障等內容。這些內涵在香港《基本法》裏都有明確的規定。香港《基本法》規定香港特別行政區各級法院是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司法機關,行使香港特別行政區的審判權;香港特別行政區設立終審法院、高等法院、區域法院、裁判署法庭和其他專門法院;法院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司法人員履行審判職責的行為不受法律追究;法官由當地法官和法律界及其他方面知名人士組成的獨立委員會推薦,由行政長官任命,並規定了法官免職的嚴格程序,等等。

關鍵在法官獨立審判

司法獨立的核心要義不在於法院有多少權力,而是在於法院怎樣行使其權力,即法官獨立進行審判,不受任何干涉。涉港國家安全立法規定行政長官指定一批適合審理此類案件的法官,至於具體案件由哪一名法官審理則按照現行司法規則辦理,沒有違反司法獨立原則。

國家安全犯罪是一類特殊的案件。外籍法官在審理國家安全案件的過程中,容易發生利益衝突或雙重効忠問題。

澳門2019年在修改《司法組織綱要法》時,考慮到危害國家安全的犯罪行為關乎到國家的獨立、統一、完整、內部及對外安全等較為敏感的事宜,因而規定審理法官應由法官委員會在確定委任且為中國公民的法官中預先指定,有關指定為期兩年;參與上述訴訟的檢察官由檢察長從確定委任且為中國公民的檢察院司法官中指定。

司法獨立是有前提的。香港特別行政區司法獨立必須在「一國兩制」憲制架構和以行政主導為主要特徵的行政長官制下運作。

香港回歸23年來,香港某些司法中人一直以「司法獨立」為旗號,不恰當地片面擴大法院管轄權和法院在整個政治體制中的功能地位,甚至在為反中亂港之人提供保護傘問題上出現「捉放曹」等「司法獨大」的不正常現象。這種「司法獨大」不是香港《基本法》規定的真正司法獨立。

孟子有云:「徒善不足以為政,徒法不能以自行。」在當前的情況下,針對香港出現的極端社會運動,發揮國家法律的震懾力,從而更好地維護香港的社會穩定和保障香港有效行使高度自治權力,涉港國家安全立法規定中央對香港社會無力處理的嚴重危害國家安全案件有一定的管轄權是必要的,並不違反香港《基本法》規定的司法獨立原則。

王禹 中山大學港澳《基本法》中心主任、全國人大常委會澳門《基本法》委員會委員、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上一篇國安法實施和BNO平權的影響

下一篇學校教育要正視國歌法及港區國安法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