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要法院意識形態至上 反對派才破壞司法獨立

季霆剛|

2020年6月29日

根據近日公布的「港區國安法」草案說明,日後將由特首指定若干名法官審理涉及國家安全犯罪的案件。消息一出,個別香港法律界人士表示,此舉有可能「破壞司法獨立」。終審法院前首席法官李國能亦在報章撰文,就「港區國安法」表達其意見,文中主要提到兩點憂慮:一是特首可以指定法官處理危害國安的案件;二是中央在特定情況下,對極少數危害國安案件行使管轄權。

所謂司法獨立要看3個層面,首先法官是獨立於政府或政治機關進行審判;二是法官審案時獨立於政治意識形態或政治壓力;三是法官不會受到上級法官的影響,以至於可以獨立審判每宗案件。

在不少國家,國家元首都有權力委任法官,有時候是需要通過國會投票才可以確立任命,不過與香港的情況不同的是,這些國家利用政治機制來委任的都是新任命法官,而在國安法的案件則由行政長官指定法官處理。

指定法官無損專業審訊

在美國最高法院的法官任命,完全由總統提名,由國會通過確認,但總統一般都是委任在政治上志同道合的人;英國法官則純粹由多名法律界人士和一名非法律界人士組成的遴選委員會決定人選,所以如果比較英國和美國,一般會說美國的法官任命比較具政治意味。

司法獨立是指法官仍要對法律問責,而且當法官審案時亦要考慮到案件一旦脫離了一些法律原則就有機會被上訴法庭駁回。法官需要按《基本法》和香港法律作出公平開明、無黨無派的審判。法官面對公眾的情緒或意見時,亦需要按理智上的誠實和對法治的執着審判。筆者看不到「港區國安法」由行政長官委任法官審案會改變任何以上所言的司法獨立精神,亦不會損害上文所說司法獨立的3個層面,香港的法官將一如既往專業地作出判斷。

反對派近日炒作特首指定法官審訊案件,是想營造特首權力無限,可直接任用一個律師或大律師為法官審訊案件,玩弄字眼,製造假象,引起恐慌。現時法官的委任有多重把關,行政長官只是指定法官審訊國安案件,《基本法》第48條明確規定,行政長官依照法定程式任免各級法院法官,這安排並無違反《基本法》。

就法官的解任,《基本法》規定,法官只有在無力履行職責或行為不檢的情況下,行政長官才可根據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任命的審議庭的建議予以免職(此審議庭由不少於3名本地法官組成)。如屬終審法院首席法官的免職,有關審議庭須由行政長官任命,並由不少於5名本地法官組成。《基本法》又規定,終審法院法官和高等法院首席法官的免職,事前均須獲得立法會同意。

法官委任和解除職務一直受到《基本法》保障,大律師公會和反對派就指派法官大做文章,自欺欺人,將恐怖情緒無限放大,不將「一國」原則放在眼內,亦不將自己的法律專業放在眼內。他們口說保障司法獨立,對法治念念有詞,但最為關心的卻是法官的政治意識形態,是否與他們相近,是否在判案時有利於反對派。大家亦留意到他們對參與修例風波中獲輕判的默不作聲,對判監禁的指摘為「重判」,他們並非真正關心法官是否對法律問責、具法治精神、是否可以獨立審判,說白了他們說得愈起勁,愈證明就是破壞司法獨立的千古罪人。

季霆剛 浙江省政協特邀代表、全國港澳研究會會員

上一篇陳太告退與陳家駒「着草」

下一篇中央設立駐港國安公署有何深意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