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對港區國安法的初步觀察

盧安迪| 自由的國度

2020年7月3日

《港區國安法》日前公布並實施後,各界都有不同反應和評論。我想就此分享3點初步觀察。

首先是關於審理國安案件的法官人選。國安法考慮到香港的實際情況,沒有以國籍篩選法官,這是值得肯定的。國安法第44條規定,行政長官應在香港已經有的法官之中,指定若干名負責審理國安案件,每次指定的有效期為一年;而「凡有危害國家安全言行的」,不得被指定為國安法官;如果被指定後才有危害國家安全言行,則終止其國安法官資格。

原有法官已宣誓効忠

由於「有危害國家安全言行」不是一項刑事罪行的名稱,只是揀選法官的準則,所以國安法中未有詳細定義。我所不明白的是,如果一名法官有危害國家安全言行,如何還會繼續擔任香港的一般法官,因而需要擔心他被指定為國安法官。

畢竟,香港的法官在上任時需宣誓擁護《基本法》,効忠中華人民共和國香港特別行政區。如果法官無力履行職責或行為不檢,則經由終審法院首席法官任命的、由不少於3名法官組成的審議庭建議,行政長官可將其免職。

現在,如果「有危害國家安全言行」是屬於牴觸《基本法》,則假使一名法官有「危害國家安全言行」,至少都已構成違反「擁護《基本法》」、「効忠中國香港」的誓言,行為不檢,因而經香港的原有程序被免職,連一般法官都做不了,所以不存在是否指定他為國安法官的問題。

若非如此,則似乎意味着除了擁護《基本法》、効忠中國香港外,「沒有危害國家安全言行」是一個更高的要求,就連一個沒有違反前述基本要求的法官,都可能不符合這個更高標準。然則我很好奇有什麼言行是既屬於擁護《基本法》和効忠中國香港,又屬於「危害國家安全言行」。

我的第二個觀察是關於國安法第四章的「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很多人支持中央訂立《港區國安法》的理據是:每個國家都有國安法,為什麼別國可以訂國安法,我們不能訂?但如果這個理據要成立,《港區國安法》的大致尺度就需要跟別國的國安法相近,否則就不能理直氣壯地說「別國也是這樣,為何我們不能」。

請求制裁 尺度不清

誠然,《港區國安法》所定義的前3項罪行──分裂國家、顛覆國家政權、恐怖活動──至少在字面上跟國際慣例相差不大。當然,很多人擔心這些罪行在執行上的尺度有較大不確定性,但至少在字面上,這些條文是可以自圓其說。然而,第四項罪行的其中一點,即請求外國對中國或香港「進行制裁、封鎖或採取其他敵對行動」,則似乎比較特殊。

我不肯定「進行制裁、封鎖或採取其他敵對行動」的精確定義是什麼,也不知道「請求」的精確定義是什麼,但如果連發言要求別國對中國或香港提高關稅,或禁止某些中港官員入境,都屬於請求別國採取敵對行動,因而構成刑事罪行,則此尺度實屬趣怪。

如果一個澳洲人在澳洲發表聲明,呼籲中國提高對澳洲的關稅,很難想像澳洲會把這視作一項刑事罪行,捉他去坐監。再者,《港區國安法》第38條把該法的效力延伸至境外的非香港人。在特朗普成為美國總統後,不少討厭他的英國人曾要求英國政府禁止他入境,但很難想像他們會被美國政府視作罪犯,因而在去美國旅行時被拘捕。

第三個觀察也是關於「勾結外國或者境外勢力危害國家安全罪」,但卻是關於其中的另外一點,即「通過各種非法方式引發香港特別行政區居民對中央人民政府或者香港特別行政區政府的憎恨並可能造成嚴重後果」。這項罪行有3個元素,即「非法方式」、「引起香港居民對中央政府或特區政府的憎恨」和「可能造成嚴重後果」。

非法方式引恨才有罪

一些反對派朋友嘲諷道,行政長官經常做一些導致港人憎恨港府甚至中央的事情,她是否違反了國安法這一條?這或許是一個幽默的調侃,但在技術層面是不成立的,因為行政長官大部分出醜的時候,都是在行使其在憲制下的正當職權,只是做得不好而已,所以不滿足「非法方式」這一犯罪元素。

但基於同樣原因,我也不太明白為何港澳辦副主任張曉明先生日前說,如果有人傳播關於警方在去年太子站831事件中打死人的謠言,便可能違反國安法這一條。如果張副主任只是想用這個例子說明「引起香港居民對中央政府或特區政府的憎恨」這一元素,則沒有問題,但如果要說明整個罪行,則也要考慮另外兩個元素,包括「非法方式」。

我理解內地有造謠罪,但在香港,造謠本身不是刑事罪行。當然,造謠可能會扯上其他罪行,但那些罪行各有定罪門檻,不是那麼容易告得入。假如就831事件造謠是違反香港原有的刑事法律,特區政府老早就會採取行動,但迄今未見相關行動。因此,我不肯定這些行為屬於「非法方式」,從而受國安法這一條影響。

盧安迪 史丹福大學經濟學系博士生

 

(編者按:盧安迪著作《自由的國度2──STEM教育與美國》現已發售)

歡迎訂購:實體書、電子書

上一篇立法政治掛帥 避劍保存實力

下一篇水炮車射傷傳媒不理想 警研新指引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