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內外經濟險象環生 立港安法顯非其時

林行止| 林行止專欄

2020年6月30日

一、

本文見報時,距離人大常委一手包辦的《香港國安法案》表決成法的時間,大概只有數小時;最近數天,有關《香港國安法》(下稱「港安法」)嚴懲被定罪者的傳言滿天飛,雖未獲當局證實,但寧信其有因此避禍遠走高飛者固有人在,與「勇武抗爭者」割蓆者亦頗不乏人,可見此法威力凌厲、先聲奪人。事實的確如此,去年香港因「反送中」掀起這場未完未了的抗爭運動,不僅令社會失序、警民對峙,還招來外來勢力介入,在治港京官眼中,香港已陷入亂局,而古有明訓:「治亂世用重典」,「港安法」因而有對「非法分子」起威懾作用的條文(包括囚終身及送內地審判),不足為奇,亦不難理解。

以常情度之,筆者認為和傳言比較,「港安法」有「加辣」亦會「減辣」。前者旨在加重反政府者的「機會成本」,進而令抗爭運動緩慢趨安定;後者的目的有二,其一當然是免除外商的憂懼(如投資銀行發表與國策相左的報告不會成罪),其一則是營造「豬欄效應」,令無條件或因他故不想離港者,有「咁都冇咁驚」的幻覺而舒一口大氣。

上段這幾句話,是出於希望香港這個經濟城市於立法權被北京「收回」後,仍能穩步向前。在這種設想下,如果今天公布的「港安法」未能安人心,企業特別是外資絡繹於途遷離而港人新一波移民潮大盛,北京便應該「額外開恩」,在港實施若干「良法」,挽回這種削減香港「實力」的趨勢(顯而易見,京官當然有引內地專才及企業來港填補空檔的構思,惟此法雖可行卻絕對不易有成)。數十年前,筆者多次為文,勸告當時因反共而拒進中國百貨公開購物的港人,要面對現實,放下政治成見,大購國貨,因為唯有在經濟上滿足內地的需求,香港才有令人安居樂業的社會環境。這種想法至今未變,只是如今中國八方受敵,「港安法」更受千夫所指,北京因此要放軟身段,別寫進太多外來勢力(國際人士)無法接受的法規……。天下沒有免費午餐,北京如果仍要利用香港創滙,令「內地運港的垃圾亦可變成美元」(前財政司彭勵治之言),「港安法」不宜有太多令西方世界有必要(俯順民意)杯葛甚至制裁香港的嚴刑峻法!

中共建國七十年來,現在可說是最需要利用香港創滙的時候,如果在七十一年國慶前後自斷此創滙源頭,對中國是非常不幸的事。

二、

內地的財政真貌,外人無從了解。一個最新的例子是,在全球經濟瀕近癱瘓、所有國家進出口貿易幾乎停頓的情形下,華爾街網誌胡爾夫街(Wolf Street)去周六據《世界貿易監察者指數》(World Trade Monitor Index)撰寫的報道,指出中國出入口貿易竟然如常運作,明眼人因此指出這是天大的造假(deep-fake status),在環球貿易大倒退的此際有此佳績,誰是中國的貿易對手,答案是「火星」!

這件「小事」,令人覺得中國的經濟實況,肯定比公布的數據差得多!如今國際上仇中防中勢力聯合,抵制、制裁中國之聲清晰可聞、行動此起彼伏,加上內地疫情未止、水災已至且蝗災將現的此際,即使香港的「創滙」功能未失,中國經濟前路亦崎嶇難行。除了上述種種極度不利的現實,特朗普總統強行「美國優先」即不理他國死活的經濟政策,亦是內地經濟發展一大隱患。

「資深」讀者也許記得健杜貝格(C. Kindleberger, 1910-2003)這個名字,筆者此刻想起,是因為這位曾任「馬歇爾援歐計劃顧問」的經濟史家,在其傳世的《世界蕭條》(The World in Depression,1929-1939)中,指出世界經濟無法擺脫繁榮、暴挫(crash)和恐慌最後衰退和蕭條的覆轍,而從蕭條衍化為大蕭條,原因有三——①恐慌引致極端市場行為(如盲目拋售);②嚴重衰退形成蕭條;③沒有樂於承擔責任甚至犧牲自我以成全大我的仁慈霸主(benevolent hegemon)。當前世界便面對這種殘酷的現實。特朗普總統揚棄世界經濟賴以共榮的自由貿易,不僅不對經濟困難國家伸出援手,反行「餓死鄰居」(「迫使鄰居行乞」)之策;加以世界經濟受「疫情」之害,各國不暇自顧,所有國家都為自保而不顧他國榮枯,這種情況等於世界公共利益無人理會,經濟陷入大蕭條便不可免!

三、

經濟現狀和前景如斯黯淡,因為要和中國「算舊賬」,特朗普不但不當仁慈的經濟霸主,看美國連月來對中國絕不手軟的打壓甚至欺凌——軍事、政治和經濟——其卻成為殘暴霸王之意,盲人可見。中國當然不是束手無策,但面對不講理的強敵,要付出更大努力和代價,十分顯然;在這樣子的客觀環境下,代香港立「港安法」,雖可彰顯其對香港有絕對管治權的威嚴,等於在政治上取得重大勝利,卻大增與世人和睦相處的難度。

去周六本報的〈美歐建對話機制 謀合作共抗北京〉的新聞,道出中國與歐盟「展現明顯分歧」,這種發展,可能與為保經濟利益(德國商品的中國市場)近來「疏美親中」的默克爾總理態度突然改變有關!六月二十四日德國《明鏡周刊》(DER Spiegel)英文版刊六名作者共撰的長文〈中國和世界對抗〉(China Versus The World),以去周中印邊界軍人「互毆」為引子,詳細縷述中國的崛起及與歐洲和世界關係的嬗變(沒有什麼港人不知道的訊息),最後指出默克爾夫人有意行「聯歐親中」(unified European stance toward Beijing)之策,但德國內部尤其是國會「外交事務委員會」主席盧根(N. Rottgen)已發起強烈不滿之聲,他指出總理夫人以落後觀點(Outdated Perception)看中國,未能與時並進,遂與西方主流看法背馳,令二戰後長期支援德國的美國「不高興」。盧根的看法在國內有不少人(包括執政和在野政黨的政客)附和,這種氣氛,是默克爾夫人已修改對華政策的動力;至於她會不會全面認同美國的對華政策,要看會否如六月四日《明鏡周刊》的〈默克爾和歐盟成為中美不和的磨心〉所說,七月一日當上歐盟主席後,默克爾會以特邀嘉賓榮譽邀請習近平主席出席九月十三日在萊比錫召開的歐盟首腦峰會!

在美國的鼓動下,國際形勢對中國愈來愈不利,再看看內地的天災人禍,中國此刻的要務是設法和西方國家修好;可惜,「港安法」之立,擴大中國與西方世界的距離,這種發展,對中國的政經發展恐怕大為不利。

上一篇港國安立法後迎「大時代」

下一篇唇槍舌戰嘥心機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