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黃營成功爭取什麼了?

李道|

2020年7月14日

修例風波以降,黃營為港人成功爭取什麼了?最直接的答案,是《逃犯條例》確然被撤回了,這可視為一勝;但時至今日,相信無人反對,這卻間接換來《港區國安法》,當中還包含更辣的「送中」條款,絕對堪稱反勝為敗。

或曰,現在英國等地研究放寬港人移民,到底意味黃營並非完敗吧,甚至為港人開拓更好將來!問題是,這對「香港」來說,其實究竟孰好孰壞?

《港區國安法》無疑是針對修例風波度身設計的產物。

修例風波令國安法更快更辣

就時間性而言,眾所周知,過往一直有人提議,中央可透過附件三方式直接頒布23條,惟相關說法一直只聞樓梯響,理由大概是未有迫切需要,就連藍營的一眾權威代表,也一再重申23條立法必須進行,但這非人大工作而應由特區決定。可是,荊軻刺秦王始速禍焉,修例風波耗盡了中央等候特區自行就23條立法的耐性,加上中美「新冷戰」如箭在弦,《港區國安法》遂成為香港回歸祖國23周年的「禮物」。

至於《港區國安法》具體條文,許多均針對修例風波抗爭手法。譬如比23條多了一條恐怖活動罪,就包括不容破壞、干擾交通工具等公共服務,而顛覆國家政權罪所涉的嚴重干擾政權機關履行職能,亦顯然是回應佔領立法會、包圍政總等等。而這套法律制度和執行機制最辣之處,乃容許中央全盤「一把抓」維護國安工作,不單「行政主導」,更恐「行政話晒事」:極端地言,北京掌控的國安公署既可自行立案偵查,又可交由最高人民法院行使審訊權,亦即「銅鑼灣書店」事件已可「合法」進行;儘管案件不用「送中」,但在香港法院審訊時可以不公開過程、不設陪審團、以至人大享有本法解釋權等基礎上,港方「判錯」機會堪稱是零。

若然沿用23條自行立法的模式,即由港人撰寫而非中央一手操刀,相關維護國安法律肯定不會如斯矮化普通法、司法獨立、分權制衡,以至港人治港、高度自治等精神。

綜上可見,沒有修例風波的話,就無今日所見的《港區國安法》,至少不會來得那麼快、訂得那麼辣。雖然,這個結論有點blame the victim,畢竟立法的不是黃營而是中央;然而,不識時務、不識莊閒、不識「全面管治權」真諦,無疑是自討苦吃、引火自焚。

「外交牌」客觀作用近零

黃營曾指望「外交牌」可以牽制中國,從而阻撓「一國」蠶食「兩制」。事後回望,這份屬一廂情願,客觀結果是無助港人捍衞自己家園,最多僅爭取到港人在外地另闢家園。

「新冷戰」下,美國算是最積極「遏制中國(Contain China)」一員。當日通過《香港關係法》時,黃營就一度歡呼震地,大談此招如何有用,但顯然地,美國此舉象徵意義大於實際,形同一隻不會咬人的老虎,所以,及後《香港自治法》再獲通過,黃營已不見那麼雀躍,而國安法亦如期在港刊憲生效。可以看到,上述美國措施作用近零,無阻中央在港的予取予攜,甚至反過來是加劇「新冷戰」繼而令國安法加快「加辣」的催化劑。

美國的所謂遏制尚且不痛不癢,其餘各國的措施更是軟弱無力,充其量僅打打嘴炮譴責一番,站在道德高地輕輕虛應了事。始終,政治上只有永恒的利益,中國國力早非吳下阿蒙,各國豈會為了替小小的香港發聲,不惜斷送龐大的中國紅利?華為一役已是一大先例,說明外交角力從來利益至上。另一歷史例子,乃是以色列和巴勒斯坦的經年談判,即使道義上應該偏向巴人,但西方列強豈不偏向實力更高的前者?至於疆、藏,對西方既無利用價值(no stake),當然亦不易獲得外界全力撐腰,同樣僅口惠而實不至。

弔詭的是,鼓吹「攬炒」實相當於自毀香港實力,亦即自毀香港的外交籌碼;當香港不再是金融中心、貿易中心,誰的眼尾又將關注我們?

移民自由?多數遺下承受苦果

英國研究放寬BNO持有人居留權限制,固然有一定的道義考量,但更多的是基於實際利益。對此,坊間已有大量討論,例如英國旨在吸納富裕的退休港人,以及補充脫歐後的勞動力不足,其中有英國智庫並估算港人移英或帶來400億鎊經濟貢獻。不過,這裏無意詳談英國之「得」,以下將集中討論香港之「失」--英得港失,兩者俱屬毋庸置疑。

港人日後可望更易取得居英權,算是黃營此刻最大成功爭取;然而,這是一個純粹的成功爭取,抑或建基於失敗的爭取呢?必須弄清,所涉港人是「自願走」還是「被迫走」。

箇中分別非常簡單易明:如果香港並無國安法,而港人又更易移英,這必是自由度最大、大家最樂見的狀況;不過,如果港人是因為在港自由及自治權喪失,而不得不考慮離開香港的話,則必是等而下之的選擇。

除此以外,目下尚可劃分為四類人:原已打算離港移英的,肯定是早有條件、已達移民門檻的港人;然則,英國究竟是否降低門檻,他們都沒有得益可言。如果本身條件較差、根本無能力移民的,則無論門檻多低都無從受惠;這批人絕對屬於多數,他們注定留在國安法下的香港。故此,真正受惠門檻降低的,乃是一些中間剛剛達標者;但他們赴英之後,是否代表未來有更好發展、生活得以改善?對條件未必足夠的他們來說,風險絕對難以言低,至少要放棄香港原有一切,到彼岸做開荒牛從頭建立;「人離鄉賤」的「賤」,便指社會地位及謀生能力的向下流,近日坊間已見不少有關外移港人向下流的報道。當然,最後還包括一批堅決留守香港、留守家園的人。

事實上,許多分析指出,最終離港赴英的香港人最多料約數十萬,換言之大多數的港人將會留下來;其中除藍絲外,必然也包括為數不少的黃絲,而他們均要被迫無奈「被遺下」,承受政治攬炒後的「苦果」。

由是觀之,黃營真箇為大家成功爭取好事了嗎?畢竟,要享受移民自由,背後還有「有錢有自由,無錢無自由」等考量,政治自由只是諸多自由的其中之一而已。

香港文化?廣東話式微加劇

除了個人層面,港人出逃對「香港」亦非好事。這裏述及文首引號所指的「香港」,不單是地理層面的香港,還包括更宏觀的文化層面的香港。

國安法下,黃營非但無法捍衞港人原來生活方式,以致不少人不得不逃離香港,更有甚者,是連他們向來重視的香港本土文化,亦難捍衞守住。一來,黃營一直擔心內地人來港「溝淡」香港,但若然港人移民潮成真,「溝淡」之謂豈不進一步愈演愈烈?再者,港人移民後為了適應當地生活,難免要接受當地的文化同化(cultural assimilation),例如減少使用廣東話,更多使用英語之類——到了下一代、以至下下一代,廣東話的式微勢必加劇,連帶飲食文化以至「三觀」等亦必日益「去香港化」。

有曰,港人「大流散(diaspora)」或有利香港文化傳揚各地,這顯然又是一個美麗的誤會,甚至是癡人說夢、文過飾非的文宣論述。在政治上,修例風波時海外港人環迴聲援,的確造就一個全球連線共撐抗爭的氛圍;不過,在其他文化層面,港人淪為外國的「少數民族」,香港文化亦必淪為弱勢文化,如前所述被當地強勢文化蠶食。即如台灣出身的大導李安,他在移居美國之初亦曾拍過傳揚中國文化的「父親三部曲」,但他之一舉成名贏得奧斯卡,還是要靠媚外的《斷背山》,而此後除《色戒》外,他都主要拍攝「西片」,顯見要在別人地頭推崇自身文化的困難。至於香港土產大導吳宇森,雖將港式拍攝風格帶到荷里活,不過在美國拍過好些「西片」後,他要拍回東方色彩的《赤壁》之類,還是要重返亞洲市場方成。港人「大流散」真箇有利香港文化的傳承,會令廣東話等發光發亮?抑或會因人員及人才的流走,而掏空本地文化的發展位能?要守住「香港」,被動「出逃」居然是條上策,豈不是荒天下之大謬?

逾千年來的「大流散」始祖猶太人,縱有猶太教的宗教力量支撐,但好大程度已在不同地方被當地文化同化,包括甚少再用希伯來語文;進一步言,你問猶太人樂於「大流散」,抑或寧願集中到以色列立國?必然是大家聚居一處好。

黃營為香港成功爭取什麼了?就結果論,一切只怕適得其反,與原來的初衷目標相違,以至連「香港」這個家及身份特徵都恐破散敗掉。如何扳回?至少路線必須改變,止蝕。與握有「全面管治權」的在上者打交道,盲目恃勇對抗已被證明是不成的,難道大家尚未嘗夠歷史教訓?

上一篇如何理解公務員的擁護、効忠和中立原則

下一篇再見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