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思前想後美國難下殺着 官地私地港商外商奪得

林行止| 林行止專欄

2020年7月7日

一、

《港區國安法》生效不數日,香港市民兩極化的感受,彰彰在人耳目。親建制(藍絲?)雀躍狂喜、反建制(黃絲?)沮喪忐忑;在嚴刑峻法之下,筆者相信後者的抗爭很快歸於沉靜,考慮要付出的「機會成本」,缺乏政治鬥爭基因的港人,在法律(刑法)面前低頭、緘默,應是普遍的取態。當然,這不代表「人心回歸」,是這些人把對政治現實的不滿「內斂」而已。勇武抗爭者尤其是年青一輩,無視二地警力的結合變得愈兇猛、執法意志愈堅定,肯定仍會奮不顧身走上街頭,但人數一次比一次少,不難預期。至於那些趁機赴外國傳揚港人「抗爭意志」的人,其志可嘉、其be water的手法堪稱靈活,但這類為數不多的抗爭者(包括那些網紅的KOL),只要他們仍有親朋戚友在港,活躍期恐怕不會太久!一句話,如果「日內公布」的「美對港多項制裁」不湯不水、雨點小小,香港的抗爭運動,在本港和海外,雖然不會就此聲沉影寂,但很快便會失卻動力,慢慢變得「持平」……。形勢比人強,「避劍保存實力」,是年紀老邁、膽小如鼠的筆者沒出息的「忠告」。

特朗普總統七月三日在南達科他州拉什莫爾山的「國家紀念公園」及七月四日在白宮玫瑰園的國慶日演說,一如舊貫,滔滔不絕、誇誇其談,但他不僅發出新一輪攻擊社會主義和馬克思主義的「極右之言」,劍指中國,十分顯然;他又再次強調,新冠狀病毒源自中國,因中國瞞報疫情(secrecy, deception and cover-up)為禍全球一百八十九國,「中國應該負上全部責任」,其有意糾眾向中國索償之意,盲人可見。

更令人關注的是,在國內外反華情緒高揚的氣氛下,如果「選情需要」,中美海軍對峙的南中國海爆發「武力衝突」的可能性,不容抹煞。這種發展也許為仇中者所樂見,因為他們深知中國軍力難與窮兵黷武多年的美國比肩(身處南海的航母「列根號」艦長佐治.威可夫﹝G.Wikoff﹞公開揚言其領導「全球最強的艦隊」全日無休備戰對付中國),但在勝負未定之際,恐怕香港已被封鎖成為死港。北京已牢牢掌控香港,此舉只是反掌之事。這種情勢,對誰都沒好處,但誰亦無法扭轉、阻擋!

這一期《信報月刊》的主題為〈別了!香港〉,「總編的話」以〈一個時代的終結〉為題,是一篇大家應細讀的好文章。它指出「在大國你死我活的博弈中,昔日香港可以左右逢源,今日卻變了裏外不是人,為了自保,只能事事政治正確,單邊靠攏。正如當年阿姆斯特丹、威尼斯這些國際金融中心的興衰是歷史的必然,香港地位的改變,亦不以人的意志而轉移。」鞭辟入裏、一針見血之言。當然,當權者如不負上級所託,會全力令香港不致重蹈上引諸城的覆轍。

二、

撇開南中國海風高浪急隨時有不可測突發事件不談,以當前中國亟度需要外滙的國情,京官治港成敗,筆者認為應以能否讓這頭「金鵝」多產順產為準繩;單憑「代港立法」震懾港人令社會「變亂為治」,不等於成功治港。換句話說,香港社會在「安定」後能否繁榮,才是治港成敗的關鍵。在這方面,筆者相信京官信心滿滿,那即是說,他們已有一套可令香港「絕境逢生」的部署——制訂經濟計劃和牽引民意,是京官的看家本領。

恒生指數從去周二(六月三十日)的二萬四千四百多點,快步「上行」至昨天(七月六日)的近二萬六千四百點,在經濟表現頹態畢呈的現在,有此令好友振奮的驕績,肯定是《港區國安法》令投資者對香港前景充滿信心的結果。中環人皆知,前景不穩定是投資大忌,反之則人人爭相入市。這幾天來的股市走勢正是如此。

事實上,股市升勢令看好《港區國安法》為香港帶來「大治」者大表樂觀之外,還有為十多間被迫退出美國股市及去不了華爾街只好來港「眾籌」的內地企業鳴鑼開道的意味。不必諱言,港股如斯暢旺(股價及成交量俱增),為新舊公司公招股營造了「熱烈歡迎」的氣場。股市上升,既是彰顯國力的表現,復有鋪下為內企(國企私企)集資坦途的妙用。真正妙不可言!

控制得宜的股市有這麼多神奇功能,看來令股市「可以看好」的「市場現象」將陸續而至。以當前的市情,筆者相信美國政府(駐港領事館)暗標拍賣壽山村道三十七號六幢海景宿舍,必能賣得好價(美國人滿意的價錢)及由本地地產商投得——這顯示了在《港區國安法》生效後、香港物業發展商對物業前景充滿信心;地產商以實際行動支撐《港區國安法》,若成事必有獎賞!這六幢近年少見的高尚住宅地皮若由內地商人投得,上述二項作用,未免要打扣折。

更有「指標」性的土地拍賣,是有「中環最後一幅地王」(地政總署前署長劉勵超在本報「天圓地方」欄七月二日的分析,非常到家,不容錯過)別稱的「城中綠洲」,這幅四點七六公頃(約五十一萬三千平方呎)土地的拍賣結果,最遲於今年九月揭盅。這次拍賣的特點是政府回應民間訴求,不再以標價高下為準,而是土地及設計各佔一半分數(所謂weighed 50-50 for Design and Price)。這也許是好事,惟「設計」優劣,有很大主觀成分,即主事者有很大的酌情權,因此,筆者估計這幅「地王」的得主,極可能是非中資非港資的外資——外資對《港區國安法》有信心,不然怎會一擲數百億(估值四百億港元)購買土地——尤其在商廈已成黃昏產業的情形下,外資看好有《港區國安法》護航的香港土地,其政治意涵便不得了!

上面所寫,純屬揣測,是否不致遠離事實,稍後便見真章;除了這類算不上正宗正統的手法,治港京官還有足以令外資安心在港投資的招數,這點明天再說。

上一篇教育仍是要堅持一國兩制

下一篇港區國安法對傳媒的影響

活動專輯
更多內容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