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疫症過後如何發展經濟

何喜華|

2020年9月29日

新冠疫情蔓延至今逾半年,本港經濟活動大受影響,市面百業蕭條,經濟遭重創且嚴重下滑,首當其衝的自是各行業的打工仔。最新失業率(2020年6月至8月)升至6.1%,涉及近25萬人,超越2009年金融海嘯水平,創過去十多年來新高。若連同近15萬就業不足人口,合共近40萬名勞動人口陷入失業或就業不足的困境,佔全港總勞動人口近一成(9.9%)。

餐飲裝修重災 50萬勞工恐陷困

失業重災區主要為住宿及膳食服務業,失業率急升至一成四(14.0%);樓房裝飾、修葺保養等建造業失業率更高至近一成六(16.2%),其他行業如教育業、資訊及通訊業、專業及商用服務業,以及藝術、娛樂及康樂活動業,失業率亦高於總失業率,各行各業打工仔女均受重創。

前線基層勞工均面對被辭退或開工不足的問題;隨着工作量驟減,僱主會減少員工人手,或將全職員工轉為半職或兼職以減低營運成本;更有基層工友被停薪留職,就業情況不景導致家庭每月收入大幅下跌,生活捉襟見肘。疫症在本港仍蔓延一段長時間,保守估計,若政府沒有任何經濟增長措施,跨境經濟活動(包括訪港旅客)維持停止運作,恐怕未來半年失業率會再度攀升,失業和就業不足人口亦會增加至逾50萬,問題嚴峻絕不容忽視。

因應外地疫情嚴重,本港亦未有積極與鄰近地區恢復經濟活動,可見疫症後經濟復甦之路漫長,短期內難現曙光,難怪當局表示未來二至三年失業率難降至百分之三以下的低水平。保守估計,即使成功研發疫苗,全面克服疫症亦需要一至兩年的時間。對於本港而言,更大的挑戰是在於重建疫後經濟,找出經濟增長點,讓香港社會走向另一個新的台階。

「輸血」難救經濟 「造血」方是長計

因應經濟不景,政府透過近三千億元的防疫抗疫基金應對,主要策略是保就業、提供就業或失業支援。動用公帑數額至多的是耗費810億元的保就業計劃,該計劃無疑有助短期支援企業避免倒閉,間接保住僱員崗位,然而,實際上支援企業的津貼均以給予僱主和老闆為主,僱員不一定能受惠。至於就業支援方面,最主要是為特定行業人士(如小巴司機、註冊體育教練、地產代理等)提供個別現金津助。還有失業支援,則主要是透過短期放寬申領綜援的資產限額,讓更多失業人士合資格申領綜援以解燃眉之急。就算政府向市民派發一萬元,亦只是短期刺激消費,長期作用有限。

短期措施固然重要,但以上措施僅屬緊急「輸血」方案,無助本地經濟自行「造血」;即使當局計劃創造就業,動用六十億元只是打算未來兩年在公營及私營機構創造約三萬個臨時職位,另會招聘一萬名公務員及開設五千個短期青年實習名額。長期「輸血」絕非長策,觀乎政府對策,似乎未有找出新的經濟增長點,恐怕本港經濟早晚走向垂死之路。再者,半年疫症已耗掉庫房近三千億元,相當於半年公共開支,長此下去,恐怕不足兩年,庫房財儲便會見底,情況嚴峻不容樂觀。

2003年非典型肺炎肆虐香港,及後中央出手挺港,連番推出支援香港經濟措施如個人遊等刺激市道,令經濟短期內重回正軌;惟時至今日,本港經歷去年反修例爆發連串衝突,本地經濟漸病入膏肓。隨着鄰近地區不斷發展,本地主題樂園已失去競爭力、以往購物天堂的優勢,亦被其他地方(如海南)迎頭趕上。時移世易,香港早已不如十數年前般具吸引力,仍透過自由行重振香港經濟的如意算盤恐怕難以打響。就算中央針對性推出金融發展政策,強化本港資本市場角色,亦只能惠及個別行業人士,未能全面應對整體勞工市場困境。

除吃老本心態 主動籌劃定位

雖然近月樓市股市暢旺,資本市場集資氣氛熾熱,惟僅屬上層社會透過資本賺錢的炒賣活動,無助本地實體經濟發展,未能解決勞動階層就業生計困局。反而資產泡沫化令物價飆升,導致基層生活百上加斤,造就新一輪的貧富兩極化,加劇貧富差距。

特區政府絕不能以「吃老本」的心態,以外向型經濟為由,被動觀察經濟發展,反之,更應主動籌劃香港在中國、亞洲,乃至世界上的經濟定位,研發本地產業,照顧各勞工階層的經濟需要,才算負責任地應對社會深層挑戰。究竟如何應對後疫症的經濟發展?如何達致有效的經濟復甦?這是全社會需要回答的問題。

正當新冠疫症在香港爆發第三波疫情之時,中國內地疫情早已受控,雖說近日仍有零星確診個案;若不討論政治因素,無可否認,中國在今次應對新冠疫症的處理方式及力度,實在是全球任何一個國家亦難以相比的。只要出現任何一兩個新本地確診個案,當地省市政府在短時間內全面封閉城鎮,實施全面嚴格的人員管理,日常車水馬龍的市中心,不消半天便可叫停運作,街道頓時空無一人,社區人員管理能力實在高效。因此,縱使疫症最早在內地爆發,全國逾十四億龐大人口(佔全球總人口近五分一)中,確診人數曾經是全球各國中最多,惟迄今累計大半年的病例為八萬五千多宗,較現時美國一天新確診個案的數目(九萬多宗)還要少,與美國至今逾四百多萬確診個案相比,實不可同日而語。

為此,早於3月下旬,內地政府已決心恢復各行業產能,將抗疫納入經濟新常態,同時穩住就業和經濟發展,避免疫症對全國上下造成不能補救的傷害。姑勿論是為了政權管治穩定,抑或是惠及人民福祉,繼續維持國家經濟活動有其迫切性和必須性。這不僅涉及滿足全球物品的生產供應鏈(例如︰口罩、糧食、原材料等),更要確保民眾能維持基本生活狀況,以防社會動盪。現時全中國有逾9億勞工,若未能處理好就業問題,後果將比疫情失控更為嚴重。疫症下的香港,同樣面對近半百萬勞工失業和就業不足之困境,內地政府在疫下的經濟策略,對香港又有何啟示?

力拓基建 刺激內需帶動復甦

首先,因應就業市場不景,內地政府近月已推出各項經濟策略,首要是大力投放資源增加基建,擴大內需,當中包括推進舊城改造,一方面有助刺激經濟,增加就業職位,同時通過改善社區建設,提升市民生活質素。隨着內地城市化不斷發展,原有城市規劃和建設已不再符合經濟發展及社會需要,各城市中心的舊城區,土地資源稀缺,卻又遲遲未能重建更新加以善用,舊區內的居住和衞生環境仍惡劣,舊城改造可謂刻不容緩。

香港同樣面對類似的情況。本港疫情反覆沒完沒了,估計未來兩至三年經濟難以回復原狀。為此,特區政府應該大力投放數千億元推行本地基建工程,包括填海增加土地供應發展、完善交通系統和發展各條鐵路工程;因應房屋供應短缺,當局更可訂立未來十年房屋供應大計,以確保充足房屋供應。各項基建和社會建設項目,均是透過內需刺激經濟;一方面可增加就業機會穩住經濟,亦可改進社區硬件,提升市民生活質素,實質地提升生活的幸福感。

加快市區更新 提升生活質素

與此同時,特區政府應加快市區更新的步伐。根據市建局在2019年就油麻地及旺角地區進行的研究,單單是該研究範圍內的逾3000幢樓宇中,便有逾九成樓齡在30年以上,樓齡中位數52年。當局預算到2046年,全港樓齡逾50年或以上的樓宇數目,更多達三萬幢。樓宇屬半世紀前建築,建築規格及條件未符現今社會標準,加上不少日久失修,板間房劏房等林立,租戶承受貴租之餘,居住環境極為惡劣;疫情期間有劏房租戶被要求居家檢疫,蝸居不足百尺空間與家人共處一室,根本難做到有效隔離,亦反映舊區環境惡劣。

奈何過去多年,市建局一直未能提升市區重建的速度及房屋供應數量。近十五年來,市建局的重建項目,只提供2.3萬個單位,不少物業售價貼近市價,小市民難以負擔;重建項目如「掃貧」項目,將原有舊區居民掃出社區,換來的是經濟能力較高的一群。市建局常以收支平衡的商業經濟模式考量重建項目,例如項目收購價高、剩餘地積比不多不利增加發展潛力、業權相當分散和零碎等,便斷言重建誘因不大,並不積極重建發展。

如同地產發展商研判重建價值,發展重建項目着眼於經濟回報,忘卻促進市區更新,改善舊區居民生活環境的初心,所謂「以人為先,地區為本」淪為空談。為求撥亂反正,特區政府應重訂市區重建策略,加快市區更新工作,更應注資市建局積極開展更多和更大規模的市區重建項目,並考慮基層市民日後入住和負擔的能力。

二之一

香港社區組織協會主任

上一篇「樂」在瘟疫蔓延時

下一篇張竹君授勳榜上無名之謎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