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普檢後如何打好疫苗戰

李道|

2020年9月18日

普及社區檢測計劃結束,總結共約170萬名市民參與。顯然,計劃並未找出全港所有隱性患者、未能切斷潛在傳播鏈;即使退而求其次但求「盡做」,亦僅找出42名確診者,按推算即尚有數十至一百名隱性患者殘留社區。毫無疑問,這對本港疫情並非好事,跟理想存在不小距離;不禁令人反思,難道政府日後所推防疫抗疫措施,包括終極的注射疫苗工作在內,都要陷入遭人質疑成效而難以有效貫徹之困?果如是,香港疫情豈不注定沒完沒了?

政治攻訐影響莫低估

檢測數量當然愈多愈好,站在科學、理性的抗疫角度,絕對無可爭議,惟眾所周知,政治化因素卻嚴重限制了普檢成效。必須釐清,影響所及,不單黃絲杯葛普檢計劃,就連藍絲亦無積極響應。

黃絲拒絕參與的原因眾多,包括擔心個人資料「送中」、不信任內地檢測人員及機構,甚至不欲這項由中央牽頭的計劃大獲成功,凡此種種,相信大家都知之甚詳。值得留意的是,黃營的政治抹黑操作,亦一定程度左右了其他綠絲以至藍絲,例如同樣會擔心檢測不準確,採樣過程或有感染風險等等,除了政治化原因,還可能涉及個人因素,例如未能抽空做檢測、不想確診後被強制隔離14天,以及之前曾經做過檢測──不計普檢,衞生署及醫管局累計檢測人次逾100萬,高危群組檢測數目亦近60萬──當然不得不提的,還有抱持僥幸心態以為自己不帶病毒。多重原因交織下,卒之促成普檢只獲全港兩成多人口響應相對冷淡的反應。

其實,效果未如理想的政策措施又豈止普檢一項?剛開展第二輪派發的「銅芯抗疫口罩」也是一大例子。

眾所周知,該口罩也一直承受政治攻訐,以致許多市民都沒有佩戴。儘管不似普檢有統計數據反映措施有多冷淡,惟只消在街舉目一看亦不難看出銅芯口罩有多不受歡迎。跟上述情況一樣,黃絲固然對該口罩興趣缺缺,尤其黃營接連拿出研究報告質疑「無用」甚而「有害」。此外,連帶藍絲亦頗大程度接受了相關抹黑,包括覺得口罩所謂「底褲」花樣會降低個人品味,更莫說這跟普檢還有一大差別,就是把它戴在臉上容易構成標籤效應,不論走在街頭還是在公司、學校都可能遭黃絲側目,甚至可能遭黑絲「私了」。現在國安法生效後「私了」風險大減,加上口罩再獲新一輪國際認可,意味第二輪的口罩使用率或比第一輪高。然而,不必諱言,相關增長恐怕少之又少,幾可判定戴上銅芯口罩者仍屬少數。

可見,黃營對一系列政府抗疫措施的抹黑工程,影響力實在難以言低。畢竟,諸多抹黑說法之中,只要其中一個成功命中挑起市民心底質疑,足以令他或她不去響應配合政府政策;何況,不同說法會產生累積疊加的作用,即使一個抹黑不奏效,還有更多抹黑不斷推陳出新,加上政府公信力已在耳濡目染下每況愈下,更遑論謠言成為信念後往往百詞莫辯,難以推翻。事實上,無論政府及專家如何澄清檢測過程安全、樣本資料又如何做足私隱保障,黃營都可繼續死抱原有觀點不放,彷彿一切改善優化工作都是白做。同一道理,不管現在銅芯口罩再獲億個許可,甚而改變口罩的外觀設計,都恐難扭轉市民對此的偏見。

由是觀之,此前以為有500萬人參與普檢,既是大錯特錯,過分低估政治攻訐對黃絲以至綠絲和藍絲的影響力;現在有人放風,預計未來將有70%港人注射疫苗,亦恐犯上同一錯誤,甚至乎,有關數字會勢淪為日後被人抽秤的指標。

做好常識宣傳很重要

話說回來,並非所有政府推行的防疫抗疫政策,最後都注定失敗收場。

舉其大者,莫如政府鼓勵市民戴口罩、多洗手之類。或曰:防疫抗疫應戴口罩、多洗手,難道不是常識嗎?然而,增加檢測有利控制疫情,難道不也是常識嗎?這更是國際共識所在!經此一「疫」,大家相信深切明白,所謂常識絕對可以透過政治手法搓圓撳扁、指鹿為馬。對於美歐等地起初一直抗拒戴口罩,甚至在政客煽動下歧視戴口罩的人,有地方且將是否戴口罩作為辨別是否支持某一政見的象徵。對此,香港人每每感到匪夷所思,亦正正體會到政治究竟如何干擾常識。

其實,常識之形成,「去政治化」絕對必不可少。查香港人之所以建立疫下戴口罩的常識,肯定受益於2003年沙士的慘痛教訓。可幸,當年香港尚未泛政治化及高度政治化到今日的地步,否則能否建立戴口罩的優良常識與文化恐屬未知之數。

另一政府成功的防疫抗疫工作,乃是成功執行強制檢疫令,將確診者及高危人士從社區隔離開去。當然,居家隔離亦有漏洞,初期便有不少「手帶人」隨街走。然而,由於確診者會播毒的常識,早已深深植根市民腦袋,故可在眾志成城下做好全民監察,加上當局檢控有效殺一儆百,後來「手帶人」已幾近絕跡街頭,強制檢疫令亦成功發揮到預期作用。此役帶出一大重點:在常識之上,如果讓市民意識到某政策沒有貫徹到底的後果,可能怎樣直接兼嚴重地威脅每一市民的安全,則全社會必然會全力配合響應,相關措施也就有充足的認受性(legitimate),例如大家見到「手帶人」都會作出舉報。

畢竟,人人皆有自私的基因,因此特別看不過眼其他人的損人利己行為──確診者及高危者難免都會渴望自由、不受束縛,但假如其利己行為最終損人,則大眾就斷不輕易放之任之。普檢無法找出所有隱性患者,肯定亦會遺禍社區,然而,這始終不及遺下確診者或高危者直接,況且不去普檢背後所涉風險,亦不至於令自己及家人都人人自危。饒是如此,普檢起初宣傳沒將重點放到不去檢測的直接損人一面,而僅強調「離地」的宏觀效益,以及如何有助社會找出隱性患者,到後來才訂出「為己為人」口號,較多側重站到市民的本位思考,甚至很晚方提出(或意識到)措施有助推展旅遊氣泡,可讓市民盡早恢復旅行等等……若然普檢宣傳如反對醉駕、警告吸煙禍害等,一早集中「貼地」強調不去檢測怎樣累己累人,包括可能危及家人性命、破壞原有幸福家庭之類,政策效果可能大大不同。

有鑑疫苗注射一役必不可失,有關方面誠宜早早謀劃整套政策,除了完善Policy(政策)還要在Politics(政治)、PR(輿論宣傳)通通做到滴水不漏,勿讓政治化操作有機可乘,此中要點就包括預先建構市民對疫苗的常識,以及強調大家不打疫苗的可怕禍害。

不排除疫苗之役比普檢之役更加難打。畢竟,增加檢測量儘管有國際共識加持,普檢計劃最終還是受不住政治化攻勢,何況世界上及網絡上一直有股「反疫苗」勢力?各國間大打疫苗戰,亦勢增加箇中的政治味道。展望未來,誰不覺得,由黃營到特朗普之流,都必會砌詞或藉故攻擊貶低政敵的疫苗?

疫苗好與壞,科學是唯一衡量標準,可是,科學亦恐不敵政治抹黑及「假新聞」。據《經濟學人》指出,那份廣泛流傳表示注射疫苗會導致自閉症等副作用的報告,事後已被證實是虛假的,乃是有人刻意抹黑所撰。遺憾地,相關子虛烏有但卻先入為主的說法,仍獲世上不少人信奉。不少地方好像巴西,「反疫苗」思潮近期還進一步升溫,民調顯示該國近四分之一人明顯表示不會注射疫苗,原因主要是質疑其效用和安全性,以及受各類陰謀論影響,例如認為注射疫苗會導致基因被操縱,又或在接種時可能被植入晶片,以及疫苗由流產胎兒製造即意味違反宗教教義等。當然,民粹總統博爾索納羅一直淡化疫情嚴重性,也是國民抗拒疫苗的一大主因。試問,誰不覺得巴西之困會在香港上演?

設法「去單一內地化」

其一,根據過往經驗,「由下而上」主導疫苗輿論戰,包括先由專家推廣疫苗功效,特別是不注射疫苗的惡果,肯定比「由上而下」透過政府呼籲為佳,此乃做好常識建構繼而去政治化的一大關鍵。日前,有專家即時澄清英國那宗注射疫苗後出現嚴重後遺症的案例,正是題中應有之義。

其二,所謂「由上而下」亦宜避免過分放大中央身影。港大與內地機構一起研發疫苗,對港人來說接受程度便必較純粹由大陸自行研發為佳。由此路進,「旅遊氣泡」及健康碼的推行,香港一次過跟十多個國家和地方商討,繼而一次過跟複數國家結成聯盟,也一定比單單跟內地合作的好,可避免被扣上「向內地獻媚」的帽子。必須強調,這非百分百「去內地化」,始終由檢測到口罩及食品供應等,香港根本沒有條件斷絕依賴,何況內地客亦是香港旅業的重要收入來源。上述提議的重點,乃是「去單一內地化」,即尋求中國化和國際化的兼容,由研發、訂購疫苗,到重啟關口等等,內地身影只是種種措施裏的其一部分而已,影子裏還有許多其他地方包含在內。

總括而言,站在防疫控疫的角度,接下來的疫苗戰誠無戰敗空間。普檢與銅芯口罩之敗,會否成為疫苗戰的成功之母?有關方面必須好好檢討,切忌一錯再錯三錯!

上一篇不正常現象常態化

下一篇國慶中秋極高危 食肆放寬空間微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