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疫情三重挑戰 墨守死路一條

李道|

2020年12月24日

香港疫情正面臨三重重大挑戰,倘不再引入新思維、新政策抗疫,未來每日確診數字再創新高,恐是無法避免的厄運。

節日太頻密不自覺播毒

第一重挑戰來自節慶。剛過去的冬至,各位讀者捫心自問,究竟有否與親友共同過節?縱然,限聚令及禁堂食令有效阻止人們在外用膳,不少市民亦減少了大家族式團年,惟窩在家裏涉及兩三個核心家庭的聚餐,始終在所難免。

而且,隨着數日後聖誕假期將至,又會有大量年輕人及年輕家庭聚集慶祝。最壞情況是,其中有人在周初冬至時先遭病毒感染,待周末聖誕時即病毒量處於較高峰時再進一步藉聚會傳開。須注意,這段期間帶病毒者未必出現病徵,又或僅僅剛出現輕微病徵,亦即有人可能不自覺地在席間播毒。加上,約一星期後將迎來除夕元旦,這又是染病及播毒的高危日子。

如果上述節日間的相距天數夠長,特別是長過14日的潛伏期,風險還不致那麼大,至少患者發病後未必會繼續赴宴;可惜,節日的編排並非人為可以影響,僥幸心態亦會助長隱性患者暗裏播毒。此外,如果在冬至之前能夠重推普及社區檢測,爭取將社區內隱性患者的數量減低,則冬至及後來聖誕的播毒風險亦可同步大減;可惜,一切都無從補救,甚至乎,即使今日馬上推行全民檢測,亦無法阻止連串節慶催生第五波疫情,因為時間實在太過緊迫了,譬如周初染病、周中檢測,亦恐因病毒量不足而現「假陰性」,相關隱性患者必因自覺無恙而繼續赴宴。

總的來說,基於檢測及發病的滯後性質,連串節慶究竟會導致多少人染疫,將會引發多嚴重的第五波疫情,可能遲至12月底至1月上旬才會逐步浮現。第五波疫情之爆發,恐非「會不會」的問題,而是「一定會」出現!

病毒變種須擴封關範圍

更可怕是,香港還面臨第二重挑戰──英國新變種病毒。姑且稱之「英國肺炎」?這隻變種病毒的厲害之處,乃傳播率比之前高出70%,須留意,一隻病毒如果致命率高、傳播率低,並不足以構成嚴重疫情,例如HIV病毒;疫情之所以一發不可收拾,傳播力才是最重要的因素。

況且,市民實不宜以「離地」眼光審視變種病毒,因病毒非但很「貼地」甚至已經「抵地」了。不幸地,港府證實,兩名由英國返港的確診學生,病毒基因排序便與英國變種病毒吻合。

英方表示,早於9月份已發現病毒。誰又覺得,經過長達3個月的時間,病毒還會局限在英國本土,而不會好像始於武漢的舊版病毒般,廣泛滲透到不同地方了?世衞指出,歐洲多國已發現變種病毒,惟所涉宗數並不太多;可是,這究竟是「發現」宗數不多,還是「實際」宗數不多?在全面覆查此前確診資料之後,實難給出最終答案。

香港就剛證實病毒的確竄入了,不難預期其餘各地會陸續出現失守病案。有見及此,即使香港「及時」針對英國實施「封關」,但假如變種病毒早就竄進其他國家,則定有能力進一步「繞道」竄入香港甚至走遍全世界。

香港走漏兩個病例已經嫌多,再多的話後果必定不堪設想。所以,當局除了關注英國狀況,亦應留意其他國家的變種病毒病例,尤其那些仍容許英國旅客自由入境的,必要時應擴大「封關」範圍。

香港之失守,實是非戰之罪,怪只怪英方延誤通報疫情。資料顯示當地有追蹤變種病毒的擴散情況,指出倫敦12月份確診個案裏已有三分之二屬於變種病毒,11月份數字則為四分之一,但不知為何,卻遲至12月底才正式向世界發出警告。某程度言,港府回應速度已算「及時」,至少跟歐洲多國的反應同步;而最新發現的兩宗變種病毒個案,所涉學生也分別早於12月7日和13日自英抵港。

倘要追究責任,對象理應是英國方面,為何待12月底即大量留學生、外派人員等回鄉之後才公布變種病毒情況?當中有無政治考量,包括企圖溝淡「脫歐」衝擊?

抗疫愈疲勞愈難靠自律

然而,香港所面臨的最大威脅,更大程度是自己本身的抗疫疲勞,人們不再那麼自律。所謂「外防輸入,內防擴散」,兩者必須同時做足,缺一不可。

一方面,第四波疫情花了足足3個多星期,確診數字才回落至100宗以下,消退速度難跟對上一波相提並論,市民不再那麼積極抗疫必然是一大底因。君不見,不管專家、政府如何聲嘶力竭,呼籲市民避免聚會,冬至時不少家庭還是一起團年,儘管規模有所縮減;同一道理,試問誰又覺得,市民會避免一起慶祝聖誕和除夕元旦?如前所述,節後確診高峰注定滯後出現,故難以即時帶來警惕作用。最近有「假新聞」謠言,指政府會進一步全面禁止食肆堂食、禁止商場開門等等;惟即使如此,如同慶祝冬至可以在家進行,市民一心要聚會見面總可轉移陣地。「中國人是要管的」,其實除中國外,這句亦適用於全球任何地方;始終,法律之所以出現,很大程度就是為了管束人們行為,否則只要依賴人們自律便成。若然香港市民無法擺脫抗疫疲勞,任何「內防擴散」的工作注定事倍功半,甚至功敗垂成。

另方面,無論是留學生急欲返港,抑或是在港親友希望見兒女一面,即使沒有變種病毒出現,眾所周知如果跨境人流增加,香港輸入病毒的風險都會同步增加。

大家確然陷入抗疫疲勞,惟在行使出入境自由的同時,多少總要思考自己對宏觀社會的影響。或曰,只要在港隔離14日(或28日),並在指定酒店進行檢疫,便可確保病毒不會流入社區,不會對港構成額外風險;但問題是,一旦有病毒經旅客同步抵港,即使做足一切隔離措施,惟相關患者所接觸過的一切人等,包括機場人員、酒店人員,以至確診入院後所接觸的醫護、病人等等,真能保證一一做到滴水不漏、不會感染他人?當二代感染出現後,難道又不會透過其親友等傳開,出現三代、四代感染?尤其今次所涉的,乃傳播率更高的變種病毒。當無法百分百做到「全面封關」,則病毒竄入機會總難歸零。香港疫情之所以反反覆覆,原因之一正在「外防輸入」方面總不能「全面封關」。英國稍稍被多國「封關」,英鎊便應聲大挫,兼擔心會影響到食品、藥物等的供應;彼國的「被封關」經驗,正是香港「全面封關」呼聲的最佳回應。

派錢鼓勵檢測接種疫苗

如何抵抗抗疫疲勞?方法離不開賞與罰。過去,抗疫政策主要重在罰,其中違反限聚令、口罩令的罰款便大增至5000元,而違反強制檢測更可被判監兩星期。

賞的方面呢?目前無疑欠奉。除非香港人真箇喜歡「敬酒不吃吃罰酒」,否則抗疫措施多從賞的方面入手誠無可厚非。是故,繼此前有人提出派錢鼓勵市民參與檢測,近日又有人提出派錢鼓勵市民接種疫苗。相關建議無疑大膽,但實際上又「why not both」?

箇中最大問題,一是道德問題,畢竟由參與檢測到接種疫苗,皆是市民應有義務,不宜賞金掛帥,二是自由問題,市民應有拒絕檢測和疫苗的權利,尤其當今高度政治化環境裏有種「反政府」及「不合作」的氛圍,不應存在響應政府政策才可有賞、不接受則無賞的狀況。

先談後者,這無疑是個「偽命題」,畢竟如申請公屋、居屋之類,對不少人來說豈不等同派六合彩?對此「獎賞」,市民都有申請或不申請的自由,難道拒不接受、拒不拎賞才是貫徹「反政府」及「不合作」的應有之義?不少青年便熱中申請公屋「等派賞」了。

至於前者,只消簡單微調一下,譬如改以補貼市民請假的名義,來資助進行檢測和接種疫苗,就可將賞錢制度的本質扭轉,有效規避道德問題了。至於擔心賞金會對庫房構成壓力,同樣可以微調方式解決:預算案來年度繼續派錢、減稅既是少不免的,只消簡單左手交右手,例如原本計劃全民派錢10000元,於賞錢制度下則改為減稅7000元、加上以1500元資助請假檢測和以1500元資助請假打針(以上乃慷慨地假設請無薪假一天即日薪1500元計算),則對庫房就無影響可言,不涉額外的公帑開支,甚至可能因有人拒不配合而省回不少。

始終,第五波疫情已是勢所難免,隨着1月中確診宗數上升,接下來必須守住的高危日子,乃2月中旬的農曆新年,若然無法好好處理,春節以後恐怕爆出第六波疫情。

如何是好?1月中下旬推出「全民檢測資助計劃」,未雨綢繆預先切斷傳播鏈,確保多數市民不帶病毒,實是保障大家安心過年,繼而防範之後再爆新一輪疫情的唯一出路。說到底,有了今輪冬至、聖誕、除夕新年的覆轍在前,難道不應加強防範農曆新年的挑戰?繼續墨守成規沿用現時一套,誰又覺得可防新春後爆疫?

上一篇【信報短評】打疫苗終極一戰 信心方便是關鍵

下一篇疫苗可揀從善如流 安排接種切勿亂套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