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聖若瑟書院舊生校長 細說校園足球狂熱

王嵐| 校長訪談

2018年9月24日

聖若瑟書院辦學接近個半世紀,為本港傳統名校,人才輩出,畢業生於各行各業成就驕人。名人校友如地產金融界有李家誠、李國寶;醫學界有何鴻超、梁智仁;政界法律界有夏佳理、駱應淦;體育藝術界則有山度士、趙增熹等,更是已故諾貝爾物理學獎得主高錕博士的母校。

去年成為掌舵人的程景坡校長,原來亦為「聖Jo仔」,「我自己也是old boy,我是1976年畢業的。」關於畢業年份,他特別解釋道:「我們有個特別計法,不是以自己離開學校那年為畢業年份,而是計中五那年,方便大家相認。」

百年學校,歷史悠久,程校長不作冗長介紹,只是分享箇中特別之處,「學校開辦之初,是一所專供澳門葡籍天主教教徒就讀的學校,由喇沙會的修士開辦。」初期學生主要為葡萄牙人,以及少量學習英文的華人,後來逐漸招收華人學生。「所以早期不少舊生都有葡萄牙血統,如夏佳理、山度士等。」

說起學校歷史,作為舊生的程校長對於校內的外國修士老師們印象尤深,「在我讀書的那個年代,至少有六至七個修士在學校,其中有一個作為director,即現在的校監、校長,以前都是同一個身份。其餘修士則負責教學,主要教英文和R.S.(宗教科)。」

問修士借波

修士們離開家鄉來到香港,不少更是將大半生奉獻予教會、學校,「他們就住在學校的4樓,可謂與學校密不可分。」程校長笑言自己當年對修士們帶着敬畏之情,「我都驚修士㗎!不過那時逢星期日,我們都會回學校踢波,有時負責帶波的同學遲到,或忘記帶,我們便一起上4樓去敲Brother Thomas的門,問他借波,有時Brother也會和我們一起踢呢!」

程校長口中這位熱愛足球的Brother Thomas,即是有「足球教父」之稱的湯瑪士修士。他服務了學校約50年,曾任校長及校監,且因喜愛足球而擔任過校隊教練,帶起學校的一股足球熱。「那時一到星期日,不同年級甚或已經畢業的舊生,都會回校踢波。有好多隊,大家入了兩球就會自動讓下一隊踢。」程校長畢業後回校任數學老師時,也有落場,「有些波友比我更大,年紀最輕的自然是學生,大家一起踢。」

聖若瑟書院的足球不僅在學界數一數二,於香港的足球史上更有着不容忽視的地位。如香港八九十年代的足球明星山度士、著名足球評述員黃興桂等,均是在學校練就好腳法,於專業足球領域上發光發熱。學校的足球成績好,主要是當年修士們熱愛足球,「第一批修士來自法國,後來的修士如Brother Thomas和Brother Patrick等則多來自愛爾蘭,漸漸帶動學校的足球文化。」

程校長停一停再說:「他們當時來學校時年紀都很輕,才20多歲,又喜歡足球。那時是每一個聖若瑟的學生都會踢足球,分別只是叻啲或無咁叻。」

由開辦至今一直以英語作為教學語言,且長久以來由外籍修士教授英文或其他科目,學校的英語氛圍濃厚,學生的水平亦相當高,「我們同學的英文能力的確不錯,不管是自聖若瑟小學升上來的,抑或是其他小學的學生。」他當年畢業自中文小學,甫來到聖若瑟書院,面對只能以英語對話的修士們,英語能力亦因而大大提升,「我能夠進行基本對話,不過因為修士們一句中文都不懂,所以也讓我練就不懂也要試着去說的心態。」

學校如今雖不再有外國修士擔任老師,但不乏與外籍人士交流的機會,「如我們會邀請美國領事館的領事來學校開講座,講座後安排Q&A環節。那次我也很喜出望外,沒想到同學們反應很踴躍,尤其是一些平日比較靜的學生,也很積極發問。」學校邀請嘉賓來校固然屬平常事,但領事館主動聯絡學校就相當罕有了,「那次愛爾蘭領事館主動approach我們,說:『你們學校從前很多Brother都是愛爾蘭人呢,相當有淵源,想借學校禮堂來辦辯論比賽。』結果那次比賽在我們學校舉行,我們的學生有參加,也能觀賽,是一次很好的經歷。」

執二攤入行

學校具傳統英語優勢,中文科亦同樣注重,「我們有很多不同的特別班,給在中文科表現特別好或成績稍遜的同學。例如學校在星期六會開一些詩歌創作、對對聯的班,或針對中國文化方面的內容;亦有一些文言文班、普通寫作班等,幫助有需要的同學。」程校長分享一些中文科的教學活動:「老師安排學生練習口試,完成後則讓學生們互相評價,互相分析優劣;又會在堂上讓學生就不同題目進行正反辯論。這一些活動都讓語文課更加有趣活潑。」

當過多年數學老師的程校長,談及早前數學科的一項有趣活動,更是興奮:「那次中五級兩班學生一起上,在old hall那邊,用尼龍繩做了一個人那麼高、那麼大的模型,講關於3D的三角問題。」他笑言自己教書時不那麼喜歡用實物去講解:「我認為學生需要有好的想像力,而不是依靠一個具體的實物。但如果想引起學生的興趣,製作這麼一個巨型模型,無疑是個很好的方法。而且當學生可以走進模型之中,置身其中,那個震撼力、衝擊力也不是一般小模型可相提並論的。」

聖若瑟書院程景坡校長在訪問中自言是個「數學人」,大學時修讀數學亦是因為喜歡數學,對於日後是否要做老師或數學老師,根本沒有考慮,「現在回想起來,自己的入行過程也相當有趣。」原來當時有一位聖若瑟書院舊生,同樣在大學修讀理科,「其實學校原本是請他的,而那時電腦業剛開始,他也打算在那方面發展,所以覺得自己或不會長做。他覺得若只能做一兩年,對母校會感到很抱歉,所以來問我有沒有興趣,結果我就這樣入了行,一畢業就回到自己的母校。」

超難度考卷

那時才二十一二歲的程校長,既教高年級,也負責低年級,「教高班好有趣,因自己和學生年齡相近,但教低班就覺得辛苦了。其一是那時自己不懂得怎樣去維持課室秩序;其二就是覺得內容很淺,結果教得很快,考試又出得很深。自以為學生都能夠明白,卻沒發現原來他們都不懂。完全是一個令人討厭的數學老師。」

沒有教學經驗的教育新鮮人,初執教鞭難免碰了些釘子,幸得當時的數學科科主任提點,「那時兩位科主任都幫了我很多,其中一位更是我中六七時的純數科老師謝新如老師,她在數學方面教了我很多,而且後來才發覺,原來很多關於數學的想法,以為是在大學學到,卻其實是在中學時從謝老師身上學的。」

這位謝老師當年上課時喜歡問「true or false」,「她問100題,我會答錯90題。因為那些問題大多是『看似是對,但實質是錯』。雖然我總是答錯,但卻教曉了我不要總是急着去求解答,而忽略了好好理解問題本身。」

另一位令程校長獲益匪淺的則是梁長興前校長,「梁校長教了我很多關於教學的事。還記得那時我第一次出卷,他看過後問我是不是太長太深了,我還對他說:『不會呀,我還怕學生太快做完,個個100分呢!』那時梁校長語重心長對我說:『真是這樣嗎?你想清楚,學生不可能100%接收到你教的東西,能接收到80%已經是非常厲害的了。』當時我還不相信,心想學生若真的不懂,大可以來問我呀!」

後來程校長給學生先來個測驗,才發現原來他們的確還有不明白的地方。「後來我每個星期都有小測,這樣我既能知道學生還有哪些地方不懂,學生自己也可以發現。」後來那份「太長太深」的數學卷下場如何?「前校長將內容減了一半,將難度也減了一半,還對我說應該會有不少人不及格。我還是不信。」結果呢?程校長笑答:「結果真的很多學生肥佬!」

 

 

程景坡小檔案

家庭狀況:已婚 ,育有一女

學歷:香港大學文學士、香港大學教育文憑、執教科目:數學

興趣: 解答數學問題、羽毛球、足球

喜愛作家:蕭文強、喜愛書籍:普及數學

座右銘:要讓強大的人變得更偉大,世上只有一種辦法,就是幫助別人

 

 

聖若瑟書院

成立年份:1875、宗教背景:天主教

類型:資助、學生性別:

校訓:Labore et Virtute(勤勞與美德)

學校佔地面積:約4552方米

地址:中環堅尼地道7號

 

撰文:王嵐

[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中華基督教會扶輪中學校長 手腦並用培育未來人才

下一篇滙基書院(東九龍)校長 讓學生學習文學及第三語言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