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聖公會李炳中學 新校長延續科研強勢

胡鳳意| 校長訪談

2016年6月27日

「取生命的水喝」,除了是《聖經》啟示錄的篇句,亦是聖公會李炳中學(下稱李炳)的校訓。「水的深層意義,正如《聖經》內所講,是生命的水,是同學生命中重要的元素,在他們整個人生當中受用無窮。」校長彭君華解釋說。

要獲得生命中重要的經歷、元素,少不免探索實踐,與學校核心價值不謀而合。學校大門口寫上「I SEE I ACT」四個大字,正正展示這個核心價值。「學校重視同學探索與實踐,推動科技創新方面都是本着這個精神。」學校科研成績亮麗,彭校長加入李炳第二年,默默配合學校強項。「這已是學校很優秀的傳統,每年都會參加不同的科學活動。我來到的角色、定位,是要將這個好的優良傳統延續下去。」

訪問當天,記者鼻敏感發作,跟彭校長見面的第一個招呼,以打噴嚏代替。他一走進房間,便為記者準備熱茶,整個訪問噓寒問暖,輔導老師的貼心特性表露無遺。今年是他來到學校的第二年,他未有大幅改革,反而專注觀察學校的特點長處,幫忙承傳。「前任校長一直推動以愛育人,這點我也非常認同。剛才你也猜到,我是輔導出身,所以更加緊張同學的德行、情緒管理的範疇。我自己也是一個讀科學的人,主修化學,所以無論是科研方面,還是學生德育發展,都希望可以幫到學校。」

科研成績突出

「初來到時,到訪其他學校,一聽到是『李炳』,大家就會話『你哋科研好勁』!」李炳學生近10年經常有精采發明,在香港、全國,以至國際層面都大放異彩。2011年更獲中國科協及國家教育部評為「全國科技教育創新十佳學校」,是首間香港中學獲此評價。而最近期的作品「自診螺絲、螺帽及墊圈」,除了在香港青少年科技創新大賽(高中組)獲一等獎外,亦代表香港遠赴美國參加英特爾國際科學與工程大獎賽(Intel ISEF),並獲得美國知識產權法協會專項獎。「校訓鼓勵同學探索,科學部分正是重要元素,所以基本上我來到接任,是看如何承傳。」

科研的教學並不只是一小撮人的福利,彭校長積極將更多資源引入學校,讓更多學生得到培育。「今年參加了理工大學的活動,其實是理工大學工程系有一科要求同學必須參與service learning,所以我們聯絡對方。大學生來到學校,會入所有中一課堂,可能是8至10個大學生入一班,與學生分小組,教他們做主題相關的project。最後試後活動時間會全級到理工大學參與日營完成整個project。」

不過,學校內總有學生不喜歡科研,所以校方亦在人文學科上探討有何可以讓這批同學受惠。「所以我們也鼓勵同學參加其他類型的比賽,今年亦有同學參加了饒宗頤文化館舉辦的歷史文化報道比賽,獲得冠軍!」比賽主題是「那些年……那些事」,同學挑選了鐘錶為題,利用鐘錶過往在港的演變過程,帶出香港發展歷史。「他們找回很舊的寶露華、鐵達時的相片、廣告,做了一份報紙報道。我讀過他們設計的報紙,也覺得研究做得很深入,又能看到那個時代究竟發生什麼事。」

問及空降校長為學校帶來什麼新元素,彭校長笑說:「帶來壓力算不算?」在觀課一環,他帶來新的做法。「我很着重觀課,但觀課不是事後只是校長私下與同事傾談,傾完就算。」他要求副校長、科主任、學習領域主任一起入課堂觀課,觀課後要一起仔細討論。「他們很專業,發表的意見都很具體!今年已是第二年,同事會緊張,但又能接受到。如果能令同事知多點自己的優劣,從而提升教學,這是我應該做的。」

問及DSE成績,彭校長坦言還有進步空間,但亦有同學有不俗成績。「有位成績較突出的同學5*及5級的有3科,最後以28分進入中文大學歷史系。但整體DSE成績尚有很大的進步空間,這也是事實。」是故他致力將成績亮麗的科研的教學引入正規課程中,亦在教學方法、整體課堂編配等作出微調,讓老師們的教學效能提高,最終幫助學生提升成績。

教書如做大戲

輔導出身的彭校長,其實大學選科時最想做社工。「我一路到大學學士畢業都無打算教書,但做不到社工。大學學士畢業時,覺得自己不夠,好想再讀更多書、做研究,一路讀上去。」他讀完3年的學士課程,再讀碩士課程,研究有機化學。香港的大學生多有兼職,他也不例外,甚至有家住半山的補習學生,時薪高達三百多元。但他為這位學生補了個多月,還是請辭。「我發現自己不行──因為我不能夠單對單坐下來,這種教學方法我覺得很悶──所以我從來都沒想過會教書!」

但是,人物地點轉一轉,事後發展截然不同。「直至做大學tutor,我發現站在班房教學生時,我很享受!」帶領大學tutorial或教導學生們做實驗,他很享受這種一個對多個的過程。「過程中不只教他們化學,可能年紀相近,學生只細我兩三年,我跟他們聊天、分享經驗,感覺很好!那時發現,教書原來不是補習。」他又透露,當時已完成碩士課程第一年,只要入紙申請,教授又批准的話,就可以轉攻博士課程。「但後來決定不轉了!同期有兩位很好朋友的同學一起讀research,三個本來打算讀PhD,三個最終都M Phil後出來教書!」雖然修讀博士是彭校長的心願之一,但他最終加入了位於將軍澳、當年屬新校的景嶺書院,一做便是18年。

彭校長整個訪問過程中說話聲音輕細,難以想像他在課室中駕馭同學的畫面。「我入課室是另一個樣!我自己接受不到的,不可以畀人。所以我入到課室,不可以令課堂悶,否則我自己都接受唔到。」他認為老師的「意識」很重要。「如果你沒有aware到自己的教學成效,沒有aware到學生的專注力在不在你身上,那你為什麼要上課?」

不沉悶的課堂,學生有所得益,但仍有小量副作用。「回到家中,經常都很累,為何這麼疲累呢?太太答我『你上堂時不要好似做大戲咁啦!』」彭校長笑說:「要引起同學的注意、動機,有些故事、說話要講,要令大家投入,所以上完40分鐘的課我很累。」

「我會高速說話,然後用很多古靈精怪的例子。」他以化學科要教同學做平衡化學方程式作例子,即席示範一下。同學有時不明白化學方程式數字的擺放位置,例如硫酸根離子(Sulphate,SO4)為什麼數字4會放在O後面。其實這是個硫原子和四個氧原子通過共價鍵連接而成的結構。「用一些他們生活接觸到的例子,例如一個橙有幾多塊橙皮?搣成4塊橙皮,再將橙包好,都是有4塊橙皮,那麼4要寫在橙皮還是橙的後面?」不過他也笑言相隔已一段時間,也不知現在能否「做大戲」般教書了。

解答同事疑問

彭校長在景嶺書院服務18年,見證學校由band 5到他離開時成為band 1英中的過程。「來到這裏(李炳)有同事問,『校長你來自band 1英中,是否想將學校變成band 1?』又有人問我習慣與否……我的答案是,我不是來自一間純粹band 1的英中,是一間由band 5做起的學校。而且最重要是,我不是來到才知道學校情況。」他坦言李炳的學生可能能力未必比人強,但他有信心、有準備與同事一起面對。「所以不是『想不想學校做band 1』,而是我們整個團隊有無能力教好學生,令家長放心。是否一間band 1不是由我決定,是家長選擇、評價。」

「見到學生入到大學、有成就,我固然開心。但更高興的是見到學生有很好的轉變,令他的人生走得更好,反而我最重視這一點!所以我覺得很amazing,我中學時很想做社工,雖然做不到,但最後反反覆覆做回與輔導相關的事!」身為教徒的他,認為一切都有神的安排。「很多同事問我,李炳是否我真心想去的學校。我求神,希望有一間基督教學校讓我服務;神現在為我開了路,是否還要想得如此複雜?我亦不是會選擇學生的人。一間學校成功與否,並非有多少同學入大學,而在於團隊如何能發揮出應有的能量,培養學生!」

撰文:胡鳳意

[email protected]

攝影:陳縱宇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上一篇衞理中學襄助烏龍考生校長 貫徹最強教學法:以身作則

下一篇中華基督教會基朗中學校長
延續前任佳績 滿足家長期望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