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遵理創校校長 見證學校走過高山低谷

潘天惠| 校長訪談

2016年10月17日

你未必認同主攻教授考試技巧的方法,但不能否認,很多學生在成績上進步、自信心增加;你或許認為私校充滿銅臭,但很多學生從中找到新出路;你未必接受補習天王的宣傳手法,但若非如此,他們也不能屹立到今天。

遵理學校最初在元朗冒起,從3間教室發展到今日的16間分校,並由純粹的補習社演變成全日制高中日校,更提供專上教育、海外升學及專業培訓,創校校長陳子瑛走過了高山低谷, 見證過家長迫爆玻璃的墟冚,也遇過十室九空的危機。

「人生的搏殺期全部奉獻給遵理, 由朝做到晚,生仔都無時間……遺憾倒是沒有,這兒的學生都是我的仔仔女女。」滄海桑田,時光無法倒流,但他深信一切的犧牲都是值得的。這是一個九十年代典型的香港人奮鬥史。

遵理學校的英文名字叫做Beacon College,Beacon即燈塔,坊間稱他們為「燈塔學校」,創辦人之一陳子瑛校長,多年來不辭勞苦守望燈塔,回想最初也是出於對教育的熱愛,才會以教育作為終身事業。

「自問家境一般,中三四已開始替人補習,賺點外快,當時見到自己教出來的學生進步,內心也感滿足,慢慢確立了做教師的志向,考完A-Level後,順理成章進入教育學院。」陳校長說話不慍不火,入行時主要任教數學科和體育科,「畢業後教了幾年小學,存了一筆錢夠我在暑假到英國進修教育,回來後就加入了遵理。」

他是家中長子,自覺責任更大,工作上從來不敢有半點怠慢:「我有3個弟弟, 其中兩個都是教書的,目前也在遵理任教英文,兼顧日校和補習。」

「你畢業了,家人不可能再供你讀上去,惟有自己賺點學費再去英國。」他沒怨天尤人,畢竟上世紀八十年代,完成中學兼且有機會晉升教育學院,已經是很多人夢寐以求的起跑線。「我媽媽曾經是小學教師,後來才成為家庭主婦,爸爸是行船的,平均一年才留港一頭半個月,童年時相聚時間不多,當年又沒有社交網絡,也不懂書信來往,只知道要努力讀書。」

「因此,教育我們四兄弟的任務都落在媽媽身上,她是一個要求嚴格的人,無論多忙也會督促我們做完功課,才可看電視,平日甚少讓我們在街上流連,別的小朋友放學去球場踢波,我們也是乖乖回家。」嚴母出名師,結果3兄弟也繼承母親的教鞭,作育英才。

收施德樓文具感鼓舞

幾乎每個老師和校長,年輕時都會遇上忘不了的恩師,陳校長也不例外。「我們一家人住在油麻地,後來抽到公屋被派到葵涌的梨木樹,每日往返油麻地的學校讀書,當年交通又不像今日便利,來回車程要3小時,實在非常吃力。」

「到了小學四年班,大概是搬家半年之後,我們覺得這樣下去不是辦法,於是跟弟弟一起轉校,在梨木樹懇求學位。」雖然是幾十年前的記憶碎片,但說着說着、拼拼湊湊,校長不期然流露出感恩表情。「幸好,我們遇上蘇主任,是他跟我們面試時,知道了我們的情況後,答應收我們做插班生。」

「當時他是我的班主任,任教數學科, 講書非常生動,引人入勝,我的數學科通常也考得不俗。考得好的話,每次他都會獎勵我們一支鉛筆,那年頭的小學生大部分用中華牌,他會給我們買質素好一點的施德樓,記得自己收過他的擦膠和圓規,鼓舞很大。」成年人的一言一行,足以影響小孩一輩子,從中可見一斑,身教的感染力往往可以超越歲月的洗刷。

深明為讀書奔波之苦

陳校長是過來人,曾經為了讀書而四處奔波,在荃灣聖芳濟中學完成中五後,預科轉往可風中學,深明當年香港對學位的殷切需求,遂加入遵理學校,希望為本港學生提供更多升學途徑。「最初真是好辛苦,派傳單、清潔打掃,全部雜務一腳踢,由早做到晚,開校時只有中四五兩班。」1992年,遵理獲批開辦正規日校,成為首間同時經營日校的補習學校,開校校長正是陳子瑛。其實,遵理的歷史已有27年,只是在日校誕生前3年,只有補習社業務而已。

1989年,女藝人伍詠薇的兄長伍經衡, 聯同女友(即今日的太太)和表妹,共投資5萬元在元朗創校。選址元朗的主要原因,也就是避開香港的老問題,地少租貴,減少營運的難度,而且當年元朗接駁市區的交通不便,學生外出補習艱難,與其浪費時間,不如留在區內補習社上堂。由於區內競爭不大,遵理一擊即中,由3個課室的小小補習社,發展成今日的補習王國,全港共有16間分校。時至今日,總基地仍設在發跡地元朗,伍經衡仍是校董。

「遵理最初是沒有校服的,之後慢慢建立了規模,除了校服之外,我們也增聘了訓導主任、輔導主任、體育老師,盡可能做到全人發展,跟一般文法中學分別已經不大……嗯,一般中學擁有獨立校舍,而我們沒有吧!」他停了兩秒,再作補充。

「除此之外,我們是比較專注教授考試技巧,讀書時間多一點,基本上是按照補習的模式去授課,筆記比一般學校多,也會操練past paper,而課外活動一般安排在周六日,有興趣可自願參加。」雖然沒有運動場,但遵理也曾贏過學界足球、手球和籃球冠軍,最威水一次是在2011/2012年度勇奪精英比賽全港總冠軍。

2006年,他們獲國際超級品牌機構頒發兩項「超級品牌」大獎,2007年再獲《CEO資本才俊雜誌》頒發非凡品牌大賞(最佳教育機構),隨後又得過中國教育行業用戶滿意十佳品牌、香港100最具影響力品牌等,得到業內業外人士認同。

「管理上,我們更側重同老師的溝通,分工細緻,較少操勞行政上的事情,而且更加專門,生物老師只教生物,物理只教物理,最多中文老師會兼中國文學,這樣可以減少工作壓力,也令他們更加專業。」難怪近年愈來愈多優秀的津校老師意興闌珊,轉型為補習天王、天后。

「踏入DSE年代,主要是重讀生和轉校生為主,部分是由外地回流香港,很難成為插班生;另一批學生是在公開試一時失手,重讀中五或中六,當中也不乏名校生。」陳校長認為津校與私校之間,其實是互補不足,「比較極端的例子,有學生已經升到大學二年班,才發覺那科目不適合自己,把心一橫由中學重新起步,再報一次DSE,印象中那同學本來是修讀翻譯,之後再轉科。」

別以為私校就是「曳仔集中營」,陳校長一再強調遵理重視操行與成績:「收生時我們要經過面試,操行差一定不會考慮,染金毛和抽煙的話,甚至會被即時踢出校。我們上堂時規定嚴謹,所有學生一律必須關掉手機,禁止聊天、玩耍、hea住上堂。」

「如犯校規,首先我們會作出警告,其次是見家長,屢勸不聽,便要求退學,成績、操行缺一不可。我們希望收到一班真心讀書的學生,而非付得起學費的學生,入讀之後成績更上一層樓,更要讓父母放心讓孩子進來,不會覺得私校充斥壞學生。」

為事業放棄生兒育女

談到遵理的風光與危機,陳校長先是露出會心微笑道:「中三淘汰試取消後頭幾年,我們擴展得最快,輪位盛況就像今日人們排隊買演唱會門票,最深刻一次是見過迫爆玻璃,不是開玩笑,有家長爭位時導致玻璃爆裂!2008/09年是全盛時期,日校學生最多的時候有幾千人,開學禮甚至要到伊館進行。」

他及後收起了笑容,頓一頓說:「我們的低潮也是全香港的低潮,2003年沙士襲港,人心惶惶,人人都不願出街,學生戴住口罩上堂,收生急跌,日校和補習班都遇麻煩,班班皆辛苦,但我們一邊要留住老師,一邊要捱貴租,足足捱了兩三年才能走過來。兩個試變為一個試,加上副學士、毅進等不同出路,我們也受到衝擊,近兩年收生人數總算穩定下來。」

陳校長把一生青春貢獻給教育事業, 坦言就算目前雙腳有痛風症,暫時也沒退休打算,更放不下學校的仔仔女女。「當年由朝早做到夜晚,搏殺期太忙,錯過了生小孩的最佳時間,我同太太達成共識,決定不生了,生了也照顧不了(最大的犧牲?)不,有得必有失,最重要是開心,我不覺得這是遺憾,學生就是自己的仔女。」

撰文:潘天惠

[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體藝中學9A校長 非典型狀元路

下一篇王華湘中學 校長善用資訊科技先天優勢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