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元朗信義中學
校長與副校是Fantastic Four

王嵐| 校長訪談

2020年1月20日

對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元朗信義中學尹浩然校長的印象,始於數月前的一張網上新聞照片,相中的他,在理工大學中,雙手環抱一名年輕人。後來得知,尹校長是港大畢業生,理大非他地頭,而相中的擁抱亦不是校長與自己學生激動相認,只是一位教育工作者對年輕人最直白的關心和安撫。

現實中的尹校長一派學者風範,親切笑容和篤定言談淡化了嚴肅感,彷彿以自身表述着「嚴而有愛」。作為空降校長,落地踏入第六年,說到團隊,他一臉泰然自若,還鬼馬地說:「我經常說我哋4個就是Fantastic Four!」

這個欄目雖名為校長訪談,惟尹校長早於邀約階段就表達出強烈意願:「希望與學校幾位副校一同受訪,因為大家是一個team。」

訪問當日所見,他口中的「Fantastic Four」所言非虛。3位副校,包括鄧智荔副校長、譚建勳副校長、董明副校長,人人專責不同,卻互相理解配合,為學生共同爭取更好的機會和發展。

鄧副校長負責學校的活動,包括境外學習,「學校自十幾年前開始至今,大概分3個階段,一開始時積極去不同地方交流體驗;後來和境外學校結成姊妹校,讓全校同學都有機會接觸;現在來到3.0,就以學生作主導。」鄧副校長指:「而且近年我們以專題的形式去進行。譬如去年,我們的『全球教室』去紐西蘭,就是以地理為專題,全team都是地理人,大家去看火山、看自然景觀;而有一次就是以音樂為主,去了英國Cambridge,由Cambridge的教授教唱歌,亦有表演活動等等。」

尹校長接口說:「人們說『自主學習』,很多時都集中在課堂前的準備,例如一些課前預習。但我們認為Active Learning不只局限於此,不是一種學習模式,而是一種culture。就像鄧副校長說的那次紐西蘭交流團,我記得當中有一日要去女皇城,就要學生自己規劃,帶老師去。」

校規也有溫度

元朗信義中學與外國的聯繫不僅限於交流團,尹校長直言,團隊奔波走訪海外大學,成功與多間海外大學合作,通過校長推薦計劃,讓該校的中六畢業生於DSE前已經獲取錄。「而且不是conditional offer,而是直接取錄。」

要符合資格,是否有相當高的成績要求?「事實上比起成績,我們更看重學生的學習態度。」以上推薦計劃涵蓋來自英、美、澳、加等以英語為母語的海外大學,亦有日、韓、台和中國的高等學府,總共21間。「我們希望盡力為同學們爭取機會。」尹校長認真地說。

董副校長與尹校長同為歷史科老師,早於校長到任之前,兩人已於歷史科的不同活動遇過。學生多年來均來自第一組別,成績優異不在話下,品格同樣純良受教,記者問及負責校內訓輔工作的董副校長,是否較少頑劣學生,他笑言:「也不是,因為還是有很多嘢要教學生!很多細微的、別人可能不注重的態度、價值觀,我們也要去教,不能積非成是。對人無禮貌,要教;對父母態度不好,要教;有批判無思考,要教。因為這些是關於個人的價值。」

別以為董副校長是個嚴厲無情的「教官」,他口中強調的是「教」而非「罰」,「學生犯了什麼錯也可以教,沒有不可教的。就算是校規,也是有溫度的。」

大數據做預測

負責學術事務的譚副校長與鄧副校長一樣,跟尹校長都是香港大學校友,三人雖然不是同學,但求學年期接近,譚副校長笑言:「曾經在港大的時空中相遇但不相識。」

讀理科的譚副校長,以大數據去幫助學生提升學習效能,成果顯著。「我們將考畢DSE的學生成績,結合該學生在校內考試的成績,做出一個預測。舉例來說,就是將考獲level 4、5成績的學生,與校內答卷的成績對比,然後將數據累積約5至6年,便能得出一個反向預測,憑校內成績去預測DSE成績。」

取得數據後第一步要做的就是及早找出學生需要加強的地方,譚副校長笑言:「你知道大學中英文兩科都要考獲3,相當不容易,全香港只有58%人中文有3。而且等到中五中六就來不及了,所以我們在中四的時候便會綜合他們的數據,找出有危機的同學,重點幫助他們『奪3』。」

他停一停再說:「我們不叫補底班,學生們都叻,只是現在未確保能有3,所以叫『補3班』、『提中班』。」不只幫學生提高成績,更會貼心考慮學生的感受,學校領導團隊的心思,見微知著。

3位副校長分享了各自負責的領域後,留下尹校長繼續接受訪問,有別於4人同場時的熱鬧氣氛,尹校長稍稍正色道:「其實這一次我希望與副校長們一起受訪,一來是因為我們是Fantastic Four,二來我深信一個稱職的校長,需要有胸襟。過去我聽過一番說話:一個人成功,不是看他個人有多成功,而是他能讓別人一起成功。」

只有一個志願

校長作為一校之長,旁人看來必是最高決策者和帶頭人,然而實際上,校長同樣身處一個團隊之中,「如果只是自己一個埋頭幹,可以做到的事不會多,或可以這樣說,這個校長壽命不會太長。」

近年空降校長漸多,新舊團隊磨合成為不少學校的挑戰,尹校長直言:「做人不能忘本,不應只顧着向前,卻忘記、忽略了本身已擁有的。反而能與之一起向前,那個力量才是最大的。」

求學時期萌生想做老師的念頭不算稀奇,尹校長卻笑稱自己是幼稚園時已經有此想法,「係呀!因為我很記得當年幼稚園的老師都很溫柔,讓我感覺很可靠很溫暖。然後上到小學,作文堂每年都一定會有『我的志願』,我就年年都寫我的志願是做老師。」

尹校長當年的堅定引來連續教了他4年中文的老師的好奇,「去到小四,老師忍不住問我:『尹浩然,你年年都係寫老師,沒有改變嗎?』我當時說:『王老師,我真係想做老師呀!我無其他志願呀!』」

及至中學選科,喜愛文科的尹校長本來心意已決,豈料母親利誘他選擇理科,「當時大家都覺得成績好應該去讀理科,日後做醫生等等。我媽媽更話,如果我揀理科,就會買部蘋果電腦畀我。嘩!當時班上得一兩個同學有,而且是當時最新的,我當然好想要,都掙扎了一下,不過最後都係揀了自己鍾意的文科。」看來他遵循本心的堅定,自小學至中學都沒有改變。

「後來其實我入大學時,家人都有叫我去讀Business、Law,因為當時以第一名的成績入大學。但我不認為讀文科就不比理科叻,讀文科一樣可以好叻。」他笑言自己理科好差,然而除卻物理、數學,幾乎科科滿分,「Bio同Chem都滿分,不過Phy我係得幾分。最記得我考數學,有一題long question研究咗成個鐘,出來後仍然茫無頭緒,同學話:『係個游泳池嚟,你唔知?』所以每一個人真的各有專長。」

特別開班安排

熱愛歷史的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元朗信義中學校長尹浩然,中六時全級僅他一人修這科,學校照樣為他開班,記者驚訝學校的安排,他卻指:「當時我不覺得有多大不了,以為就是這樣。反而是後來自己認識了其他學校的人,聽到別人說因為人數不夠所以不開班,才發現自己的情況是例外。」

沒有母校當年的「特別」安排,或許就不會成為歷史科老師,尹校長自言得到過照顧,讓他更明白機會對學生而言的重要。「我對自己講,如果日後再遇到這樣的情況,我絕對不會讓學生因為這樣的事,而失去讀自己想讀科目的機會。」

元朗信義中學的高中科目中,有英國文學,有音樂,都屬於一般中學少有的學科,他直言:「很多學校沒開這些班,不是因為沒有任教的老師,或沒有叻的學生,而是因為想讀的學生數目不夠。但教育不是等價量值,可能就是那一位學生會成為音樂家呢?」

尹校長強調機會和選擇:「學生應該擁有自由選擇的機會,除了品行,所有事都可以是optional的,人是生活在一個optional的世界。」

 

尹浩然小檔案

家庭狀況:已婚,育有一子

學歷:香港大學哲學碩士、文學士、香港中文大學教育文憑

執教科目:歷史、中國歷史、通識教育

興趣:思考、旅遊、書法

喜愛作家:金庸、Harris R. Lewis

喜愛書籍:《射鵰英雄傳》、《神鵰俠侶》、 Excellence without a Soul

 

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元朗信義中學

成立年份:1959

類型:津貼英文中學

學生性別:男女

校訓:正心修身

學校佔地面積:約6174方米

地址:元朗天水圍天耀邨第二期

 

撰文:王嵐

[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香港真光書院校長 深諳以靜制動之道

下一篇天主教南華中學校長 為輸在起跑線學生力爭機會

熱門主題
更多內容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