熱門:

香港航海學校「寄宿」校長 對儀容要求嚴格

王嵐| 校長訪談

2019年9月16日

本港有寄宿設備的學校屈指可數,位處赤柱東頭灣道的香港航海學校,是其中之一。「雖然我們的規模不算非常大,全校12班,但我們全部學生都寄宿。」航海學校校長陳道沛原來亦是一位「寄宿生」,「我們每一任校長都會住在學校,而且我更是由進來學校那一年開始就寄宿,已經是第十八年了!」

陳校長當過記者,做過議員助理,老師是他的第三份工作,轉眼就持續了近20年。「其實不只是轉行要適應,來到航海學校也讓我面對了很大的衝擊和改變,從一個不修邊幅的大男孩,成為對自己儀容紀律有嚴格要求的人。」

較諸外國如北歐等的教育體制,本地中學絕大部分為文法學校,極少是提供專門課程或訓練的中學,惟香港航海學校是當中少有的例外。學校建於海灣邊,從校園步行至海灘,只需一分鐘。航海學校傍海而立,正正體現了這所學校只此一家的特色。

「學校的使命是採用不同的教育方式和活動,發揮學生多方面的潛能。在傳授知識和技能的同時,透過獨有的紀律訓練、水上活動和寄宿生活,培養學生的責任感、忠於職守及善於處事待人的素質,為未來升學、投身海事或其他行業,奠下基礎。」陳校長介紹道。

他娓娓說起學校歷史,談起當年創校人貝納祺大律師、簡悅強爵士、何明華會督等社會賢達,將舊米倉改建為兒童營,收留因戰後流離失所、無依無靠的孩子。初衷是為照顧有需要的街童,後來希望培養他們成為能以自身能力、一技之長立身社會的人,促成了辦學的發展。「當年航海行業相當發達,而且亦需要人才,而學校籌劃期間,亦有不少航海界的人參與,遂沿用已存校舍,為入讀兒童提供海員訓練,定名為『香港航海訓練學校暨小童營』,是為學校雛形。」

培養國際級船長

創立初期,學校提供3年的航海課程,修畢即可出發上船,「即以前俗稱的『行船』,當時一去就是一兩年,現在半年左右,甚或最短可能3個月,就已經去了很多不同地方。加上現在通訊設備進步發達得多,不似從前一別就真的要很久才能聯絡。」陳校長簡單計算後說:「我們有些早期的校友,現在已經七八十歲左右的年紀,卻仍然非常壯健,而且都已是國際級的船長呢!」

航海學校早於六七十年代培訓了一批又一批具有專業知識和技術的海員,投身海事行業,不少人取得國際認可的船長執照,更有畢業生考獲當時公認高難度的英聯邦船長執照,成為本港航運業的中流砥柱。

惟九十年代,學校因經濟轉型,航運業萎縮,本地註冊海員人數由極盛時的9萬多人,下降至不足一萬人。面對行業需求驟減,加上當時學生普遍不以投身海事行業為首選出路,故學校開始增設多元的職業先修課程,「包括膳宿服務、基礎商業、工藝等科目。學校在1993年成為本港首間實用中學,為不能於主流課程中學肄業的學生,培訓一技之長。」轉型為實用中學後,學校仍保留海事傳統及訓練作為校本課程,以鍛煉學生的意志和體魄,讓他們在畢業後有更多選擇。

及至2001年,學校步入主流化年代。為兼顧當時學生學習需要及學校傳統,以「體驗式教育」為藍本,開辦一系列校本課程。「我們秉承給予學生多元發展的理念,在常規課程外,積極維持傳統,在海事、紀律、餐飲服務等方面提供訓練,讓學生可在取得基本學歷和各種資歷的同時,擁有良好品格、機警精明的頭腦和強健體魄,應付升學就業的需要。」

近年畢業生除升學外,亦因應個人志趣,透過學校舉辦的各類計劃,投身航運業、紀律部隊、酒店及餐飲服務等行業,成為本港新一代的發展動力。

自出自入教員室

香港航海學校校長陳道沛於訪問之初,曾笑言自己從一個不修邊幅的年輕人,轉而成為一個注重個人儀容、紀律的人。看來學校的紀律要求,不只影響學生,更影響校內每一員。「我們的學生每天都要接受步操訓練,而在儀容方面的要求,更與紀律部隊一樣,不能留過長頭髮、不能戴花巧眼鏡等。而且學生需要自己執拾床鋪,以及確保宿舍整潔。」

回想10多年前加入學校那天,他不無感慨:「我剛來到那天,學校正在舉行第二次的校本『體驗式學習』。當時的校長徐耀光先生,正在帶領全校師生為即將進行的西貢十日九夜體驗學習營準備。」

教職員會議上,大家為路線的規劃、物流的考慮、課程的切入、學生的分組等進行討論,各人的忘我投入讓他印象難忘,「整間學校的氣氛很高漲,學生們充滿活力,同事們都在四處張羅,那種感覺仍然歷歷在目。」

問及他的入行經過,原來竟是轉折的「子承父業」,「我爸爸亦是校長,他曾經在長洲一間小學做校長,現在已經停辦了。」小時候讀的不是父親工作的學校,但放學後卻經常往父親的學校跑,彷彿學校成了他的遊樂場。「我經常會走進教員室,那對當時一個小學生來說是很新鮮的。我又會與老師聊天,或聽他們討論教學。所以小時候學校對我來說很特別,也是很開心的回憶。」

雖然當時年紀很小,但老師們循循善誘的形象,他印象深刻,「那時很少會有踢出校的情況,無論學生多頑劣都會教好他,不會放棄。那種情操,很令人敬佩。」

教育的神聖觸動到他的小小心靈,而父親與師生在課後一起打羽毛球的歡快畫面,則讓他至今不忘,「所以學校始終給我一種非常溫暖、親切的感覺。」

初到被校長「指點」

在大學念的是哲學與政治,因為喜歡中文,畢業後順理成章地找了傳媒的工作,當上了政治版記者,後來發覺不適合自己,轉當議員助理。「那時做了一年左右,都是自己一個在辦公室寫文案、講稿等,鮮少與人接觸。想想自己還是希望做多與人接觸的工作,想起學校,便決定投履歷做老師。」

香港航海學校是陳校長第一間工作的學校,也是至今唯一一間服務過的學校。現在的他衣履整潔,原來當年初到任時,曾被校長嚴肅「指點」過,「在學校教書的老師也要着制服,但我只有在小時候穿過童軍和紅十字會的制服,長大後出社會工作,打扮都相當隨興,來到這裏不只要穿制服,還要教步操,要適應的地方很多。然後有一次,我在學校走着,校長在很遠看見,就叫住了我。」

原來陳校長當時的上衣是穿回前一天的,他心想沒有流太多汗,沒有什麼污漬,一件衣服穿兩天沒問題。「但徐校長的眼睛非常銳利,就像鷹一樣,從很遠的地方看見我,就喚我過去。我還矇查查問有什麼事,徐校長就對我說:『你沒有時間洗衣服嗎?如果身為老師都這樣,怎樣教學生遵守儀容、衣着規條?』」

記者問他是如何被發現,陳校長笑着回答:「其實只是很淡很淡的汗漬。」

初期在學校工作,既要教學,亦要擔任舍監,「我初時在學校可以說是沒有上下班時間,而是賣身式的工作。」住在學校的老師,上課時間要教書,下課則要帶活動、照顧學生。「其實當時我只是24歲左右,卻要去教、去管一班18歲的男仔,真的很大挑戰,要迫自己成熟。」

他回望近20年的教學生涯,不禁慨嘆:「學生當然會頑皮,但作為老師,比起課堂秩序,更重要的是與學生建立關係,當你和學生建立了關係,他們自然會相信你。所以教了這麼多年,我學到的是如何對待人,關於人的學問。」

 

陳道沛小檔案

家庭狀況:已婚,育有一子一女

學歷:中文大學文學士、香港大學碩士、浸會大學教育文憑

執教科目:中國語文科

興趣:書法、流行曲、戲劇、羽毛球

喜愛作家:張五常、金庸、劉以鬯、陶傑、當年明月

喜愛書籍:文學、歷史、社會科學、人物傳記

座右銘:人盡其才

 

香港航海學校

成立年份:1946、類型:資助

學生性別:男、學制:寄宿

學校佔地面積:約20000方米

地址:赤柱東頭灣道13至15號

  

 

 

撰文:王嵐

[email protected]

 

上一篇路德會呂明才中學 校長樂陶陶度過26年

下一篇聖公會聖匠中學校長 用一支壞咪說明學生價值

熱門主題
更多內容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

You are currently at: www.hkej.com
Skip This Ads