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李惠利中學校長重新詮釋「三思而後行」

潘天惠| 校長訪談

2014年11月10日

位於葵涌葵葉街的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李惠利中學,名字很長,歷史不短,創校三十七年,當年碰巧發生了極具爭議的金禧罷課事件。2002年上任的張欽龍校長,掌舵十二載,接近學校壽命的三分之一,在本港中學界買少見少,帶領學校穩步上揚,但在位久不代表故步自封,落伍老土,反之極力拉近與群眾的距離,並重新詮釋一句尋常話:「三思而後行,不是指反覆再三思慮才做。」那是什麼呢?看下去自有分解。

位於葵盛邨對面的循道衛理聯合教會李惠利中學,那一帶集結了學校群,附近環境幽靜,穩重而健談的張校長笑聲洪亮:「哈哈哈,一講李惠利,送貨工人不時會送錯去九龍塘那一間,尤其是政府辦學甚少使用人名,但我們之間沒有關係,這兒是標準的文法中學。」張校長所講的香港專業教育學院(李惠利分校),原本座落九龍仔聯福道,前身為李惠利工業學院,現已搬到將軍澳調景嶺。

生於上海、香港發迹的商人李惠利,被譽為「鐘表大王」,賺到幾桶金後致力回饋社會,以其命名的學校不少,但每所學校的辦學宗旨迥異,李惠利根據循道衛理聯合教會的理念製造社會楝樑。「本基督精神,發展全人教育,六育是靈、德、智、體、群、美,校訓『各盡所長』簡單有力。」張校長為人爽快,三言兩語便交代了學校背景。「我們的特色『三劍俠形式』,學校附近有堂會和社會服務處,互相合作和協調,一些活動有效互補(如場地),並且強調生命教育。」

文憑試自由選科利弊

新高中來臨,經驗豐富的沙場老將張校長見招拆招:「李惠利慢慢由二十四班變成來年的二十七班,主要是高中由四班拆成五班,教師照顧較少的學生,效果更好;老師方面,由於通識列入必修科,課時重新分配,老師也要面對轉型,教擔加重了,但現在的『喪補』現象對師生其實不太健康。」

文憑試任由學生自由選科,有利有弊,張校長看得透徹,給學子們一點小提示:「舊制時,學生選科清晰,理就理、文就文,相對容易,但今時今日,我們鼓勵他們從心而發,根據自己的興趣隨便揀,就算物理配歷史亦可,往往忽略了科目之間的互通性,其實理科和文科之間存在相輔相成的關係,生物、化學和物理是有互通性,學習層面闊一點,如biochemistry便是一例,現在學少了,基礎有影響,學生升上大學後問題慢慢浮現出來。」

話雖如此,坊間常說一蟹不如一蟹,張校長絕不認同:「新制對中、英的要求增高,我覺得這一代學生的表達能力,理應比上一代更高,以往考試講求學術性多點,不過回到基本步,最重要是自主學習,只要願意備課、聽書、做功課、溫習,你一定成功。」

「看數據,大學的升讀要求略為不同,以往中文及格率是九成,今天DSE中、英科僅得五成左右,亦就是說『最低消費』不再一樣,提供多元出路是必須的。」望望世界,衝出香港,天空更大更闊,張校長借此作出呼籲:「香港適齡中學生減少,入大學率變相升至三成左右,可惜,就連band 1學校中六生都不是100%皆大歡喜,那麼,我們亦不應該把自己局限在香港,台灣、內地、韓國升學機會多的是。」

喜歡金庸的張校長,言談間散發着武俠精神,主動談到現今的不公現象。「當學生減少,搶學生怪象愈趨普遍,外面的人揀學校一般只看學術成績,導致一些學校有時迷失方向,好簡單,為了提高成績,校方可以集中資源扶持精英班,最容易、最快捷的途徑,這樣等於放棄了部分學生,造成競爭不公平。」

作為家長的,又會用什麼準則為兒女選學校呢?張校長繼續抱打不平:「你說多奇怪?一間學校的生死,居然操縱在仍未入學的家長手中,即使現在的家長對學校十分滿意,學生過得愜意,也阻止不了學校被殺,我認為在機制上我們是時候進行檢討。」

「今年升中派位頭三志願九成幾達到歷來最高,家長不是沒有選擇,現有制度已經很合理,應該給學校多一點空間,而非讓學校背負殺校的壓力求生,給時間慢慢完善未完的事。」張校長咧嘴而笑:「低頭拉車時,舉頭望明月,我們常常強調世界視野,先要帶學生看世界,不是獨沽一味地做、做、做。」

馬斯洛理論說明隔閡

張校長引用馬斯洛理論(Maslow's Theory)來說明兩代隔閡:「生活年代不同,我們以前的社會資源匱乏,升學競爭比今日更大,教育當年奉行精英主義,我常問家長:『記得幾時第一次食壽司嗎?』我自己在大學畢業後。」吸一口氣,張校長再說:「富裕社會的小孩幾歲人仔就吃壽司,有些會日日吃,反映新世代已離開馬斯洛理論的最低層次,一般也在第三層次,追求理想、追求個人滿足,因此他們向上游一定比我們難,這說法是希望家長了解孩子多一點。」

學校是一個有機體,造就孩子發揮潛能,培養正向價值觀。「所謂『三思而後行』,不是指重複思想三次,而是先去想自己,再去想其他人,第三層是易地而處,從反對者的角度再想一次,只管從自己的角度思來想去,最終只會鑽牛角尖。」

張校長是中大化學出身,喜歡左溝右溝,大學三四年班時,開始成為導師,自感有春風化雨的天分,加上同一科的朋友多數走上教師之路,於是決心走入教育界。「1986年入行,大約都成三十七、八年(記者的弟弟同年出生,快速反應:「二十八年」),哈哈,入行距今二十八年,服務過三間學校,2002年來到李惠利,上一間是將軍澳的迦密主恩中學。」

回憶總是薄荷味,張校長頭一年在屯門任教,長途跋涉兼早出晚歸,翌年轉校,深深體會三思而後行的道理。「記得教中三班的數學,我做班主任,有一課是教百分比,當時那班學生能力較弱,因為百分比看似不難,以為講完了就得,豈料那班學生眼光光望住你,心想自己在小學已讀完,根本是莫名其妙,究竟他們不明白的地方是什麼?我實在不明白。」

迦密主恩中學1987年開校,乃將軍澳區內唯一的英文中學,寶林邨當時仍未落成,可想像到9月開學時,校園儼然新市鎮的孤島。「政府規定不能延遲開校,沒有巴士、沒有電話、沒有傳真,也沒辦法留堂,學生必須齊齊搭校巴返學和放學。」或許,今日學生難以體會當年與世隔絕的情況,「哈哈哈,1987年9月1日電視台頭條報道「一間與世隔絕的學校如何開辦」,皆因社區未發展,周圍是地盤,校方被迫困住學生,沒辦法讓他們外出。」

壞學生出書講當年事

作為開國功臣之一,張校長與戰友們齊心協力,帶領學校發展,成績不斷向上,但一名高分低能學生的危險動作,校長如今說起猶有餘悸。「那同學在會考斬獲二十二分,來讀化學,神奇地,他好像沒有實驗室經驗,連最簡單的燃點本生燈也不懂,拔了喉才點火,隨時發生爆炸,幸而沒有釀成災難,難道中一到中五也沒學?為何中六也不懂燃點本生燈?」

張校長在老師時代另一難忘的是一名「壞學生」,但坎坷過後有艇搭。「我當時是訓導主任,罰學生絕不手軟,何況是有黑道背景的,他被我們踢出校。世事如棋,2011年他寫了封信給我,原來他之後成為一名老師,考到兩個碩士學位,寫了一本書,細訴當年被踢出校的經過,其背景也異常坎坷,又記得我對他的一句話,老師真可改變一個人的命運。」

自言天生頑皮搗蛋的張校長,中學成績優異,拿到獎學金,當年已親眼見證了雖死猶生。「哈哈哈,以前中學做實驗落重本,不是用白老鼠,而是用白兔解剖,手起刀落,切開了那白兔才翻生,嚇得我全瓶哥羅芳淋下去!」張校長擁有金庸筆下的俠義精神,相信與當年的白兔無關,而是受中學班主任感染。「當年學校也頗為寬鬆,記得中五其中一堂,神推鬼差,一次過不見了九名學生,他們逃課出去食下午茶,雖然不是約定,但一下子不見了九名學生之多,老師怒不可遏,說了一句『我一定罰你哋,否則幫你哋挽鞋』。」此言一出,駟馬難追。

「事件搞得很大,當時快會考,誰想臨尾香,於是班主任鄭淞生老師親自出馬求情,極有義氣,而且那老師是學校的捐款人,鄭老師為學生去到好盡,希望低調處理,全班同時聯署求情,最終他們大步檻過,我們叫他們做九大行星,哈哈哈!」笑聲不斷的訪問結束,張校長笑傲江湖,感染力非比尋常,記者離開時身心舒暢,總算緩和近期亂局給人帶來的鬱悶與愁煩。

撰文︰潘天惠

攝影︰郭錫榮

[email protected]

部分圖片由受訪者提供

上一篇長沙灣天主教中學校長 無懼炮彈追尋自主人生

下一篇莊啟程預科書院校長 引入芬蘭式保底 長期拆牆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