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學校角色與推廣體育

何偉倫| 教育講論

2017年5月20日

據說香港一直欠缺一個具長遠目標、內容全面的體育政策,又聽說由於體育界別對香港沒有任何經濟貢獻,因此有關體育發展的空間往往被擠壓變形。體育產業發展的不受重視,對於某些人來說(特別是相關科系的老師),大概可以在學校的運作模式中看出端倪。比方說,在考試為主導的運作模式下,體育課往往被排在榜末。特別是在考試季節前,體育課往往被改作補課之用。再者,有些科目在安排測驗項目時,也會有意無意之間安排在體育課前後。要麼在時間不足的情況下可以借用一下課時,要麼讓同學運用一下體育課的「自由時間」溫習……最弔詭的是體育課往往可以有借無還。

學校的體育課被忽視,體育產業也不被重視,而且發展緩慢。然而推廣體育發展,其實學校也可擔當重要角色……

無可否認,體育發展往往欠缺直接的經濟效益。就以剛過去的年度盛事七人欖球賽為例,購買門票所花費的金額可能只是一千幾百元。然而,本地的一些酒店推出了欖球賽優惠,持有欖球賽門票入住的旅客,所花費的金額可能是一萬幾千元,但卻又只會分開入賬。如果迪士尼樂園真的好像個別人士所言是一隻會生金蛋的母雞,同一概念下也應該沒有什麼理由看輕體育發展吧?由是觀之,候任行政長官口中所說的「Connect」,似乎存在很大的體驗空間。再者,批判思考及邏輯訓練也許不單單是年輕一代的事情。

體育發展具有獨特性,是一個對社會能否健康運作的基礎元素。由體育活動所孕育出來的社會凝聚力則更加是數據分析所無可衡量的。當一班熱情的支持者花費時間在球場內外互相交流,不但耗用個人的資源製作打氣用具,甚至乎穿省過縣去為支持的作客球隊嗌「香港加油」,又難道不是另外一個渠道、一種切切實實的國情教育?又或者是疑似問責官員口中所謂的「港情教育」?

重視體育產業

當然,倘若新一屆政府仍然打算一如既往地忽視社會凝聚力量的關鍵性,體育發展則似乎仍然大有可能繼續「無運行」。最近舉行的全港運動會開幕式上,運動員只有三兩分鐘的分享,相對於表演歌手的三兩首歌,則似乎已經對公眾有所啟示了……

體育發展是否真的只是由政府主導才能夠生存,並且對社會作出貢獻,正是當下最為引人爭議的話題。縱然政府當局已經早於接近20個年頭前提出不少政策把體育普及化、精英化及盛事化,觀乎當下不同社區的發展情形,仍然存在很大的空間作出深化和加強推動本地體育事務,並配合社會的實際需要。

事實上,體育發展需要接地氣,並非單純因為是否出現了管治危機,抑或是需要把體育發展當作國情教育或港民教育的原因。聯合國的教科文組織大會擬訂了「國際體育運動憲章」(International Charter of Physical Education and Sport),並且提出體育運動理應是屬於基本人權的主張,有關運動人權的概念及體育發展對一個社會是否能夠得到健康運作的功能,已經在不同的地方受到重視。

借鑑中國經驗

從日本到南韓,及至台灣到中國,早已經看透將體育發展與社區建立起互聯互通的關係。這些地方老早透過發行運動彩券,並且善用其收益。比方說,中國已經推出運動彩券很多年,由運動彩券所得出來的利潤,往往補助了政府當局未能夠及時交付資助的項目,以至資助好一些新興的運動專項。就以本土新興的花式跳繩及巧固球為例,參與相關運動者往往不單缺乏練習場地,甚至乎連一些花費不多的小工具也缺乏,委實令人感到失望。反而內地的相關單位往往透過彩券盈餘去推動個別項目的人才培訓,以至資助出國比賽的費用。即使不論及民間的力量,內地政府對於運動員的關愛,老早已經把香港拋開了一定的距離。對於個別運動員及教練都有一套機制去作出不同的保障,如從獎金到房產都有一個制度去作出支援;而學習環境的配合、就業前景的輔導和退役後的安排,均有其行之有效,而且具有公信力的運作。近年,個別國家級的游泳選手因為私自接受廣告工作而被調離代表隊的例子,或多或少證實了內地單位是如何地着緊運動員的個人發展及社會功能。

體育發展除卻要政府機關作出一個由上而下的結構性調整外,由下而上的社區支援還是少不了的。早前,一宗新聞報道指出一些空置校舍被露宿者用作臨時居所的情況。空置校舍固然大有空間為體育發展作出貢獻,諸如一間廢棄的小學便足夠三五個團隊用作訓練基地。

活用校舍場地

至於現正運作的學校,似乎更有發揮的空間及附帶的連鎖功效。每一個學年,大部分校舍都有超過100天是沒有課堂及課外活動,倘若能夠將校舍開放則可以有效地調撥場地資源。既然需要開放相關場地則自不然要改善現有設施的設計和質素。當學校的設施成為了社區的康樂體育設施,慢慢便可以把社會凝聚起來。

理論上,社區的氣氛好起來則帶來良好管治的可能性便得到提高。再者,因應延長運作的模式而衍生額外的人手需求亦不見得是一個大問題。剛剛退休的在校教職員可以優先考慮是否參與晚上的運作,在校的教職員或鄰近居住的家長,甚至乎一般街坊鄰居也可參與運作。把現在正運作的校舍定位為社區運動中心的終極目標,可令鄰近居民以最少的時間及最短的步程便能參與體育活動。

長遠來看,市民(運動後)的身體狀況自然有所改善,並減省醫療開支。再者,把校園用作晚間運動中心自然需要相關的設施,諸如安裝自動售賣機或是小食中心延長運作,某程度也可以為參與的學校提供穩定的收入,以作出不同項目的資金。

近年,世界各地都出現了形形色色的聲音希望作出各種各樣的改變。學校往往被視作為一個社會的縮影,是否也應該順着時代脈動追求進步革新,似乎已經不是一個是與非的命題……

撰文:何偉倫

香港高等教育科技學院語文及通識教育學院特任導師、新力量網絡研究員

 

教育版徵稿

《信報》教育版誠徵來稿。學校校長、老師、教研工作者、學生可以分別投稿至「校長開壇」、「教研陣地」、「學生樂園」,每篇文章約為700字;至於各教育界資深人士可投稿「教育講論」,文章約為1200字。來稿請註明有關職銜、投稿欄目、聯絡方法,以及所屬學校或教育機構,並且電郵至[email protected]。本報有最終採用權。

 

登入

上一篇助學生脫困 測考焦慮因素與對策

下一篇校長專家親傳授 升小選校面試心法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