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熱門:

金熊獎匈牙利導演 高壓成長拍戲探生命圓滿之道

張綺霞| 幕後人語

2017年5月11日

剛憑電影《夢鹿情緣》獲得第67屆柏林影展金熊獎的匈牙利導演Ildikó Enyedi,從小就是一個內向敏感的人。成長於共產黨政權專制統治的年代,社會仍然封閉,沒有出版和新聞自由,人們不能自由出國和發表言論,「無力感很重,因此我很想找回活出自己生命的力量,讓生命變得圓滿,就算被四周權威質疑。」

後來她成為當地罕有的女電影導演,拍攝出多部作品,雖然各自探索不同議題,但她認為也有一條主線貫穿其中,就是「我們如何能讓生命盡量圓滿」的問題。《夢鹿情緣》說的正是愛情中人們如何可以走出自己的安全區域,理解自己與他人的脆弱,讓生命不再困鎖於舊日記憶與傷口中。

Enyedi首部劇情片My 20th Century早在1989年康城影展奪獎,闖出名堂,但在1999年拍下最後一部劇情片後一度沉寂,要轉投電視和教育,然而心裏念念不忘要拍電影,《夢鹿情緣》的獲獎,可說讓她吐氣揚眉。電影拍攝緣起,是她在醫院中的生死體會,人在那個運作精密、理性專業的系統中,情感需要卻往往被忽視,人就如物件般,出生和死亡都在流程中被處理。「這系統很是殘忍,卻沒有什麼人探討過這問題。」

作為「嬉皮後期的一代」,她感嘆東歐政治變天後,自九十年代社會開始分裂成贏家和輸家的對立,龐大、理性、科學的社會系統控制着每個人,主流鼓吹每人只需跟着社會要求的角色運作,就能過美好人生。然這系統卻忽略了許多根本需要,例如是人與人之間的親密。她將電影場景設置在整潔文明的屠房中,屠場科學而冷酷的系統化宰殺,屠房員工木然面孔背後的柔情,形成有趣對比。在她看來,這個屠房是社會的縮影。「主角如此封閉內向,只因外面的環境是如此理性、實際、冰冷。」

電影講述在屠房中,財務總監Endre注意到新來的質量檢查員Maria有獨特的美,然而一邊手臂麻痹、感情路上屢遭挫折的他,在想靠近一步時總停滯不前。而有亞氏保加症徵狀的Maria,對社交感到恐懼,給人冷漠無情的印象。一天他們發現彼此竟然每晚都做着相同的夢,夢中他是公鹿,她是母鹿,在雪地裏自然相依相偎,縱然是那麼親密,然每天醒來,2人依然因各種原因無法靠近……

這對男女習慣把感情緊鎖,如果沒有夢鹿的奇幻情節,他們只會成為一輩子都擦身而過的路人,維持自困但安穩的人生。從電影開始,Enyedi就刻意描畫2個角色各自生活的重複,重複是安全感的依靠,同時也是限制。她笑言,很想把角色推出自己的房間。「那不只是要建立關係,也是重新定義自己的生命。」

藉愛情打開自己

Enyedi指出,愛情是開拓生命的重要決定,然而在現代都市中,人們習慣為自己築起重重圍牆保護自己。「要向一個陌生的人打開自己,是非常危險和可怕的事情。」她指出,通常在這個關口,與生俱來的荷爾蒙會推人一把。「這種原生衝動可以推動任何事」。夢境正讓2人覺察到自己原生衝動,因此不得不為此做些什麼,不再被動等待。

電影說的除了是愛情也是自身傷口的療癒。「我希望人們看過這套電影後,也能勇敢追尋想要的,同時,也給自己多點耐性和溫柔。因為這不是一件容易和快捷的事。」大部分人都不會打開自己,因為他們連面對自己時也無法打開。愛戀正是一個打開對方同時也把自己打開的機會,了解自己更深。彼此靠近就有彼此傷害的危險,許多人仰賴一些約定俗成的規條行事,因此難以達到真心交流。

愛情世界中,Maria是對於社交潛規則也感到陌生恐懼的新手,然而男主角已經是一個身上負着許多傷痕的老手,Maria勇敢但笨拙的示愛,在男主角聽來只是嘲弄,而男主角口是心非、為顧全尊嚴的推搪,在Maria聽來卻是無轉圜餘地的拒絕。愛情近在咫尺,然而要跨出那一步卻如千斤重,一不小心失足,隨時會情緒崩潰,把自己推上絕路。

夢中一切都自由,親密的慾望輕易實踐,但現實中困難重重,誤解經常發生。「在人際相處中,我們總是不習慣預期對方有正面回應,因此害羞的表現常被誤為驕傲或蔑視。」她笑言,自己也是一個內向的人,因此遇過不少類似誤會。而當一個人承受過情感創傷,也很容易變得脆弱敏感,害怕被再次傷害嘲弄,「我們總是只感受到自己的脆弱,卻感受不到對方的脆弱。」

拍戲如「北極長征」

就算在現實中終於達至渴望的親密,但第二天醒來,又再次發現許多地方都無法彼此磨合,然而Enyedi認為,真正的親密還是能維持的,關鍵是不要忘記對方和自己都是同樣的脆弱。她用輕柔的語調總括:「我覺得在人與人之間的關係中,最重要的是不要為困難而傷心,明白有問題是自然的事,不要害怕去面對它。」

內向的Maria選擇走出自己的安全區域去冒險,Enyedi笑言那也是自己一直在做的事。不擅長交際的她,從小都不喜歡閒聊或閒逛,只有在工作時才可自在地溝通,「當大家都有了一致的目的,才是我最舒服的場合。」

她初入行時,電影幕後人員幾乎全是男性,初入電影學院時班上只有她一個女生,而在工作現場,她也常是唯一的女性,但她自言,就如Maria對待工作的專心一意,在片場中她幾乎能忘掉外界一切紛擾,只集中做好眼前工作,沒怎麼細想自己的女性身份會帶來怎樣的限制。

最近她應香港國際電影節之邀來港分享心得,認為作為電影導演,就要有決策的自信,如果環境讓你覺得限制和不自信,就算是天才也未必能做好。

「我為眼前的工作熱切着迷,整個人都投入進去,或許有些傷害到我的事情發生,有一些男人不會遇到的困難,但我沒有怎麼留意。如果我真的意識到,可能就不會那麼堅強了。性格內向的特質或許幫助我很多。(笑)」

在電影拍攝中,她也明白到打開自己的重要,在這個圈子多年,她的內向性格也改變不少。「拍電影時大家都進入極端的溝通狀態,表達自己同時聆聽他人,就算一個認識了10年的朋友,也不及只合作過一齣電影的工作夥伴那樣認識得深。」能與許多人深入交流,因此每次拍攝的得着也很多,也是她最享受的一點。她笑言,拍戲有如「北極長征」,雖然看不到終點,但至少夥伴能緊緊地走在一起,「拍電影時,最重要的是深深信任彼此。」

 

 

Ildikó Enyedi小檔案

出生年份:1955

出生地點:匈牙利布達佩斯

曾獲獎項:1989年康城影展金攝影機獎、2017年柏林影展金熊獎

 

 

場地:香港洲際酒店

撰文:張綺霞

[email protected]

 

登入

上一篇因德里駭人強姦案 印度導演反思社會權力架構

下一篇導演陳嘉上 打倭寇做真男人

回上

信報簡介 | 服務條款 | 私隱條款 | 免責聲明 | 廣告查詢 | 信報會議中心租賃 | 加入信報 | 聯絡信報

股票及指數資料由財經智珠網有限公司提供。期貨指數資料由天滙財經有限公司提供。外滙及黃金報價由路透社提供。

本網站的內容概不構成任何投資意見,本網站內容亦並非就任何個別投資者的特定投資目標、財務狀況及個別需要而編製。投資者不應只按本網站內容進行投資。在作出任何投資決定前,投資者應考慮產品的特點、其本身的投資目標、可承受的風險程度及其他因素,並適當地尋求獨立的財務及專業意見。本網站及其資訊供應商竭力提供準確而可靠的資料,但並不保證資料絕對無誤,資料如有錯漏而令閣下蒙受損失,本公司概不負責。